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左岸,36氪经授权发布。

就像去年直播火热时的段子“谁做直播不是新闻,谁还没做才是新闻”,今年“什么被共享不是新闻,什么还没被共享才是新闻。”

无疑,资本市场捧红了共享经济,从旅馆、汽车、自行车,到充电宝、雨伞、板凳、篮球……无数的创业项目都希望在资本大潮中分得一杯羹。前不久还真有人拿着“共享PC上网兼营各类饮料小食品”的创业项目到处去路演,后来终于有投资人看不下去了,提醒了一句“你这是要做网吧吗?”

能不这样说大实话吗?还让不让做“共享秋裤”和“共享公厕”的创业者愉快地改PPT了。

创业失败,人走东西没动窝

盲目的共享创业会带来哪些问题?懂懂笔记首先是对满街的“共享遗骸”犯了愁。

我说的不仅仅是前一段时间,网上曝光的漫山遍野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残骸。虽说有人透露,那些共享单车的金属和橡胶配件几乎无法“回炉”,但只要运营企业还在,还可以喷喷漆,换换零件重装上阵。我们想先说说那些完好如初,码放整齐、占着大量空间却无人问津的共享单车“残骸”。

为什么会有崭新的单车“残骸”?这源自懂懂笔记在不少道路和车站发现的一个怪现象。从十一之前,懂懂笔记的小伙伴们就经常发现,很多车站、道路附近,摆放着某品牌的共享单车,而且是整齐划一,规矩停放。嗯,这很好。

但是十一期间,偶尔路过这些路段,发现这些车辆依旧整齐,与别家共享单车潮汐般的来来往往形成很大反差。嗯,这还好吧。直到十一长假后,已经上班两周,小伙伴们依旧发现这些共享单车纹丝不动,才发现背后的反常。仔细一研究,原来这家在8月份就已经爆出退押金难的问题了。

不是这家的车辆不好用,而是消费者没有人敢交押金骑车,谁也不愿意这时候往里填旋儿,当冤大头。

这个景象,正是共享单车创业大潮退烧后的冰山一角。资本市场失去耐心,中小型平台开始退场。这与去年千播大战后期的中小平台陆续倒闭如出一辙,只不过直播平台倒闭之后没有给社会公共资源造成损害,但是这些已经和即将“退场”的单车平台,却会留下满地狼藉。

从今年6月13日悟空单车宣布关张开始,共享单车行业的倒闭潮便就拉开,媒体的标题大多是“50天内连续倒闭三家”。如果算上今年2月份已经在莆田“消亡”的kala单车,至今已经有 4 家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停止运营,另有4家企业被爆出无法按时退还押金。

kala单车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遗弃的残骸谁来管?即便是小小的kala单车,都号称“先投资购买了5000辆单车在莆田投放”,但是第一批车辆投放后不久运营方发现丢失严重,其举措竟是“老板带着哥哥和两个表弟,苦苦搜寻了6个小时”,结果有“510辆不翼而飞”。于是乎,kala撤了,老板也撤了。

500多辆单车,散落在当地街头巷尾、河沟旮旯也就罢了。那些开张之初就号称下单数十万辆、投放市场几万、十几万的共享单车平台呢?

近几个月来,在悟空单车、3Vbike停运之后,7月份南京町町单车不仅停运,老板更被媒体爆出已携带数千万押金跑路。这三家当初都号称要在多个城市投放数万辆、十多万辆共享单车。此番停运,遗弃的车辆和押金如何处理?就在8月9日,南京当地有关市场监管部门对外证实,已经无法联系任何町町单车的工作人员。江苏省消费者协会表示,鉴于目前该企业“失联”,建议消费者走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老板跑了,押金没了,可单车还在……

这仅仅是几家小平台,后面还有更大的。以前不久被媒体曝光无法退押金的酷骑单车为例,数据统计公司 QuestMobile 7 月份的报告中显示,国内每月使用酷骑的用户总数仅次于摩拜和 ofo。不过,如今行业第三这个名头已经不再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东西,投资人退烧撤离,除了行业前两名,其余的平台多数是在生死挣扎。

身处“烧钱比烧纸还快”的共享单车市场,目前所有平台都在依靠外部供血,一旦失去了资本的青睐,就相当于被判处极刑。从此前关张的kala、悟空、3Vbike和町町单车,到如今出现“退押金难”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均是如此。

近日,继酷奇单车之后,拥有不错口碑的小蓝单车也被爆出押金难退的问题。在懂懂笔记居住地附近的地铁站和小区门口,一直以来就停放有大量的酷奇和小蓝单车。如今楼下和车站的的酷骑单车基本已经没人使用,依旧整齐停放。至于小蓝车,此前经常会有运维人员将附近损坏的小蓝车聚集到一起然后统一送走。不过,据停车场的保安透露,十一长假后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小蓝车的运维人员了,那些损坏的小蓝车也被随意丢弃在路旁无人管理。

路边损坏的小蓝车

如果说此前倒闭的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小规模平台,单车数量只有几千上万辆还可以承受,那么未来酷奇、小蓝、小鸣等众多第二阵营的平台一旦人去楼空,大街上的“僵尸车”会是一个什么景象……细思极恐。

当人去楼空、满地鸡毛,那些遗弃的车辆却还都停放路边,抛弃于河沟,没人管理也无法使用。是否有人能统计出,这些占据道路空间、生态环境、公共资源的残骸总量会有多少。又会是谁来为此买单?

倒在路边无人管理的“僵尸车”

继续疯狂投身共享新风口的人,会成为社会垃圾的制造者吗

除了共享单车之外,这股共享风潮并没有终止,因为本质是共享租赁,所以大量的共享是要通过生产制造出新的资源来完成。充电宝、雨伞、睡眠仓、迷你KTV、迷你健身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能共享的。”

但是,当看到如今共享单车清退大潮留下的满地狼藉时,我们还是不禁为那些快速发展、疯狂投入的“共享新经济”感到担心,因为市场已经在开始洗牌、清场了。

如今,已经有共享睡眠仓被勒令终止、共享雨伞大面积丢失、共享KTV被荒废。而曾经王思聪说出能搞成就“吃翔”的共享充电宝市场,也在近期迎来洗牌,出现了第一家宣布停止运营的企业。

10月11日,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LeDian正式宣布停止运营共享充电宝业务。对于自己失败的原因,乐电创始人楼莹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就目前来看使用频率还是不达标”。

幸好这是一位有良知的共享创业者。十一长假后,乐电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告知用户公司将停止运营,并已收回所有充电宝设备。并提醒用户“及时将未提现的押金提现”。不过,乐电对充电宝和机柜等如何进行善后,并未作出具体解释。

据懂懂笔记了解到,乐电的自助机柜设置了9个仓门,仓门内放置充电宝及充电线材,体积相当于一台小型冰箱。仅在今年3月,乐电已经在杭州地区铺设了近200台设备,覆盖范围包含公交站、商场、KTV、酒店等。

与乐电相同,来电、街电都属于固定租赁柜(内置便携充电宝)模式;而实体充电宝(机柜直接充电)的模式,则以小电、Hi电等为代表。但无论哪种模式,机柜都要分布于火车站、机场和景点等大客流区域,以及写字楼、餐厅、酒吧等场所。

除了停运的乐电,聚美优品陈欧投资的街电也在前不久遭到股东减持。十月初,街电股东Anker母公司海翼股份发布公告表示,为适应本公司战略发展及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激励需要,公司拟将对街电科技15.236%的股权转让给天津顺事通达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人民币4800万元。转让后,Anker的直接持股降至3%左右。根据4800万元转让15.236%的股权可以计算出,街电目前的估值为3.15亿元,而5月份聚美3亿增资街电时,其估值高达5亿元。

头部企业估值下跌,中小企业开始退场,如今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处境似乎要比共享单车更为“寒冷”。在这个寒冷背后,是充电池这种更为污染、更为持久对社会资源“损耗”的隐患。这也是近几个月来,多个一线城市对共享电动自行车说不的原因之一。

记得陈欧在此前与王思聪的互怼中曾表示:“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不过,不知陈欧有没有想过,倘若真有一天街电也消失了,那数十万块充电宝能否成为公益项目,而不是污染环境的垃圾?

至于现在和娃娃机、VR体验馆并称为商场三大标配‘神器’的共享KTV,在其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同样藏有隐忧。

据懂懂笔记近几个月的调查发现,无论实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还是沈阳、齐齐哈尔、郑州等二三线城市,共享KTV均已经大量的进驻各大商场,但有的地区使用率却令人堪忧。更多时候,它们承担的是商场的顾客们逛累了小憩的功能。

被人用来歇脚的共享KTV

此前懂懂笔记曾在《资本聚光灯下,共享KTV难言的“困局”》一文中专门解读过目前整个共享KTV的市场现状。文中一位共享KTV的经营者告诉懂懂笔记“其实共享KTV没想象中赚钱,甚至比娃娃机还差。”因为缺乏管理,很多迷你KTV里面扔有杂物、垃圾,无人时被肆意占用的现象并不少见。

未来,等待着一排排空荡荡共享KTV的结局,似乎和共享睡眠仓差别不大。到时候,又由谁来收拾残局?不过,机构和聪明人似乎并不太担心,君不见那影影绰绰的共享迷你健身房、共享船只、共享洗衣房已经蹒跚而来。

闲置的共享KTV

【尾声】

与Uber、Airbnb这些对已有资源进行共享的项目不同,我们身边的很多共享项目是被生生造出来的“共享”,其实它们本质上无异于租赁。此前,Airbnb副总裁克里斯·勒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诸如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这些更像传统租赁而非共享经济。这句大实话,有点不让人爱听。

这些项目往往需要制造出大量的新产品,并占用现有社会资源和空间,对制造出的商品进行共享。所以,一旦这些项目不成功,这些为了共享而被制造出来的大量商品就很有可能成为社会的负担。以充电宝行业为例,据不完全资料统计,2016年国内充电宝品牌多达500多家,年销量多达数千万台。而共享充电宝的诞生,每年又会生产出大量充电宝产品,其解决的只是人们可能没带充电宝的痛点。那么,众多所谓共享经济中的“痛点”真的存在吗?

对于有的人而言,在共享经济这个风口失败了可以选择退出,再投身到下一个浪潮中。不过,他们用来追逐风口的东西却可能会永远留在我们身边,成为没价值、没人用、没人管的“新三无产品”。

那些烂尾的共享:企业退场后留下一地鸡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