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已经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各个小区、公园,这是一个已经被重视的市场,但如何将广场舞与互联网更好地结合,如何赚“银发一族”的钱,还没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2015年广场舞火遍中国,大妈们抛弃了麻将,抛弃了八点档电视剧,每晚准时翩然起舞。不少人看到其中的商机,广场舞成了投资热点,据媒体统计,短短一年时间,手机应用商店中涌现了60余款广场舞App,并接连获得融资。

不过,最早进入广场舞的一批公司在今年遭遇了困境,不少已经转型,或由于拿不到融资而运营停摆。舞动时代正解散部分城市区县广场舞微信群,大福广场舞已转投电子硬件研发。

跳广场舞的大妈一直都在,但中老年的“互联网风”刮起后,又渐渐平息了。

广场舞App大洗牌,留下的寥寥无几

2015年,大福广场舞创始人方惠发布了一份《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报告中有这么几个抓人眼球的数据,1亿广场舞大妈人群、万亿级的市场。广场舞被认为是切入大妈们钱包的“入口”,有了广场舞,服饰、旅游、保健品这些行业都可以牵扯进来,迅速获得各方关注。

据公开数据统计,2015年-2017年市面上共有60多个广场舞App,并纷纷获得融资。此前,36氪曾报道过99广场舞、就爱广场舞和糖豆广场舞等项目。这些项目有诸多的相同之处,都是以广场舞为切入点(或是硬件或是广场舞教学内容),从而进入到中老年人群的社交和电商市场。

据几位创始人的说法,比较看好中老年这一市场,这一群体规模庞大,而且手机逐渐在他们之中流行,但市场上缺乏将他们联系起来的互联网产品。以广场舞为切入点,有几个优势:一是人群基数大,跳广场舞的大妈太多了;二是广场舞满足了中老年人娱乐、社交和健身的多重需求,尤其在夏天,基本成了大妈们每日必备的锻炼项目。

然而,在短短两年后,创业公司们就不得不面对“想象与现实的差距”,广场舞的市场并没有那么火热。大妈们对跳舞的确很感兴趣,但是对跳舞以外的各种变现手段根本不care。也就是说虽然App的总用户和日活在增长,但是变现的途径实际非常有限,主要还是靠广告,而非此前设想的电商、旅游等手段。

北京日报报道,原有的60余个广场舞App,如今继只剩下三四家了。据懒熊体育的报道,舞动时代正在逐步解散部分城市区县微信群,大福广场舞已转投电子硬件研发。而在留存下来的几个App中,36氪记者发现除了广场舞的视频比较受欢迎外,电商都比较冷清。

99广场舞公司旗下以直播切入中老年人生活的平台99直播今年初获得了天使轮融资,据其原来的介绍,在App上可以看到广场舞领域的KOL进行直播,在广场舞人群的基础上,逐渐向音乐曲艺、养生和理财领域延伸。但是,记者打开该App页面,发现都是年轻的女主播,而且内容与老年人完全没什么关系。另一家类似商业模式的友瓣直播早已停止更新,观看直播的中老年人也非常少。

大妈的钱不好赚,如何变现是广场舞App的大难题

广场舞满足了中老年阿姨的娱乐和社交需求,如何进一步发掘她们的消费需求呢?让庞大的流量变现呢?这是几乎所有广场舞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

大部分广场舞App初始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广告。电商被赋予了很大的希望,然而效果并没那么理想。广场舞App的电商平台很难与淘宝这类大平台抗衡,在商品、供应链和物流上都缺乏优势,在广场舞App上的商品,在淘宝也能买到,甚至更便宜。

保健品、理财产品也是相同的道理,转化率十分有限,中年老阿姨们对广场舞、在线下认识新朋友组建个广场舞团队很感兴趣,但是对后续各种购买不太感冒,尤其是在电商渠道,连价都不能砍。

就爱广场舞商城VS淘宝

旅游也曾是广场舞App主打的变现项目,组织一块跳舞的大妈们进行短途旅游。但组织旅游活动也并不是广场舞创业公司的强项,拼不过旅行社和OTA网站,旅游项目趋于同质化,大妈们出行一次后,就不愿再进行二次消费了,仍不具备黏性。就爱广场舞创始人范兆尹表示,“广场舞App怎么商业变现,大家都还在摸索。”

一亿广场舞大妈听起来很诱人,但如何通过App把这一亿人都调动起来,并且从她们那赚一些钱,就变成很头大的事儿了。广场舞的大妈还在,但这个市场仍然缺能够满足她们需求的产品,互联网思维、广场舞这项活动和大妈们的心思怎么结合在一起,还需要挖掘。

跳广场舞的大妈还在,但红极一时的广场舞App几乎都停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