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上从不缺辅助炒股决策的产品和服务。小区里“时髦”点的阿公们不仅对“同花顺”、“大智慧”用得熟练,偶尔还聊起“跟单”和“策略”。但证券是个博弈市场,有人赚就有人亏(很不幸,亏的人远比赚的人多)。如果一款产品定位于让所有用户赚到钱(虽然这是每个市场参与者的诉求),则会陷入“伪命题”中。大众更容易被满足的是“追求信息优势”的需求。

投资咨询顾问出身的陈华告诉36氪:公开资讯人人可见,在市场有效的前提下,消息一出,套利空间就会被市场机制“抹平”;而研报、财报、以及众包调研又有滞后性,无法体现过程中的短时经营变化;但隐藏在“各个角落”的、关于公司经营状况和行业趋势的非公开信息还有待挖掘。

于是,陈华与团队成立了蛋蛋财富围绕流量和变现,以众包的形式,从上市公司员工、业内或间接相关人士除,搜集关于个股的“情报”,解决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对非公开信息的需求。

用户在“蛋蛋股票”APP中搜索自己关心的股票,一旦有消息会自动推送;空仓者也可以浏览全面的信息再决策。不过,陈华表示,荐股不是平台的主要任务。面对市场上3000多个标的,大部分“守着”自己最熟悉或自认为有消息的几只,换手率不高。因此,“蛋蛋股票”和其他辅助炒股决策的服务不冲突,人们选好股,也可能不放心,来看一下个股最近有没有负面情报,容易产生粘性。

而我的第一个疑问是如何保证情报客观真实?

据介绍,蛋蛋财富在起步阶段类似美国投资资讯及分析网站Seeking Alpha,情报由真人审核再发布,同时用“实名奖励+黑名单+评价机制”将信息准确度、信誉度和情报贡献者收入挂钩,最终,审核工作也将众包出去,以20%的收益分成激励审核者,用考核和末位淘汰精选审核者,组建专家团(简直是情报组织)。

陈华表示,蛋蛋财富未来会向众包调研和解盘等方向演进,但暂时不做策略或研报,因为审核机制尚未完善,内容仍待补充,过早开启“荐股”业务里会快速陷入“割韭菜”模式。

此外,比保证情报客观更难的是建立信任。股市上信息繁杂,无从鉴别,散户该信“股吧大牛”还是“小道消息”?

陈华透露,此前曾想过搭建一个人脉和信任体系共享平台,解决互联网上人们互不相识的信任危机(让我想到了利用泛熟人社交关系对接单身男女的 “一号媒婆”),当时已开发产品并运营服务号、APP。但在实现众包的过程中发现,要想做成这件事,需要双边市场资源和很大的资本推动(比如脉脉)。所以,陈华决定调整项目顺序,先用蛋蛋财富在金融场景中稳固积累流量,再去完善人脉平台。

基于此逻辑,蛋蛋财富用户要想获得情报有两种方式,一是分享,二是贡献,蛋蛋财富希望这种社交传播(让我想到了拼多多)可以快速积攒用户和内容,同时搭建起“信任网”。

用户还可以选按效果付费,比如情报在客观上利好,但在规定时间(可设10天)内,个股没涨就自动退费。

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有人愿意提供情报?首先,当然是收入驱动;其次,可能有“找人抬轿”的需求;最后,将对自己无用的情报提供给需求者,可换取有用信息。“蛋蛋股票”现已积累2万名用户。

这种以众包切入、积累内容的模式,有点像我们之前报道过的摩尔金融,但相比众包研报,蛋蛋财富更想借移动互联网红利做“共享情报”;内容上的差异在于“去观点化”,不荐股、重运营,靠积累内容,延长生命周期,建立信息壁垒。

据了解,蛋蛋财富将于下一阶段逐步推出会员体系,分为机构用户、VIP用户和包月用户,会员付费即可查看对应权限的信息量,像是游戏中的“人民币玩家”。待会员体系成熟,蛋蛋财富可从情报收集中分成获利。

在实现流量变现前,蛋蛋财富目前主要靠“指数衍生品”盈利。“指数衍生品”基于公开透明的上证指数,带有对冲性质,让用户预测价格方向、区间等,从而获利,也算是拓展市场的配套手段。

蛋蛋财富此前均由个人投资,正在准备天使轮融资,主要用于渠道营销和活动推广。

团队不到10人,联合创始人陈华为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硕士、连续创业者,有20年证券、互联网经验,联合创始人兼技术负责人吴斌宏,毕业于重庆大学,有丰富的APP后台开发、管理经验;联合创始人兼产品负责人韩昊,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曾任科大讯飞产品经理。

 

我是郝方舟,关注金融、教育领域优质早期项目,加微信nooxika请备注公司+姓名+事由。

“小道消息”来一套?「蛋蛋财富」在用众包的方式织一张“股市情报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