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赵佳磊(微信号:sucizhao),墨腾创投(微信公众号MomentumWorks, 电邮hello@mworks.asia)项目经理,紧密关注东南亚,印度和中东的相关市场,以及其中中国投资人、创业者和成熟公司的机遇。

最近国内又一家做现金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了。而在这背后,还有上万家现金贷平台正在国内市场做得如火如荼。在各路玩家都疯狂涌入要赶在监管收紧之前分一杯羹的同时,很多也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国外市场。

而印尼,就是一块大家都看上的肥肉。这几个月各路中国团队带着投资匆忙赶过来,都希望能够在前期抢占市场。

翻开印尼Google Play的榜单,你会看到很多名字里带有Kredit(信贷)、Tunai(现金)、Uang(零钱)、Dana(基金)、Rupiah(卢比,印尼货币单位)字眼的app。很多都是这两个月才上线。感觉名字都快不够用了,都有些像今年初国内共享单车的颜色一样。有些名字都直白地用了英文的Cash(现金)和Loan(借贷)。

Google Play印尼 - 猜猜哪些是来自国内的消费信贷公司

其中大部分的域名注册地都是在国内或者香港,而域名注册方则是国内的机构和个人:

Cashkilat - 活跃于印尼,注册于中国

目前据我们自己做的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至少三十多家国内消费金融App在印尼上线,主要做现金贷。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中。以目前的势头,年底之前超过一百家都有可能。

很多团队都驻扎在这几栋楼里面

借贷市场活络的印尼

印尼会成为一个消费金融快速发展的市场,主要是因为其特有的国内环境,消费习惯和近期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

印尼现有人口2.6亿,目前其互联网渗透率为51%,社交媒体使用人口占总人口的40%,移动平台社交媒体使用人口则为总人口的35%。

同时,2.6亿人口中仅36%拥有银行账户,2%的人口拥有信用卡,只有9%的民众使用借记卡交易,每10万人口的银行分支覆盖率仅为欧洲的六分之一,贫困线(月收入26.6美元)以下人口6500万,19-27岁的蓝领人口有3000万的规模。

与此同时,印尼的消费者信心指数高达124,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仅为16.9%,新信贷份额与GDP份额的比率仅34.77%(银行),这就说明新兴消费金融有着巨大的市场,跟银行业务几乎都没有交集,更别提冲突了。

由于文化等因素,印尼人口普遍有着超前的消费观,没有存钱和投资的习惯,因而具备了较强的消费意识,超出中国同等收入水平时的消费能力,和众多的消费信贷场景:农业、婚礼、家装、购车及维修、度假及医疗健康等等。

一切都预示着庞大的、不断增长的消费信贷需求。金融海啸后平均超过5%的经济成长率亦促进商业信贷发展,使得在印尼排名第三的中亚银行(Bank Central Asia)去年挤下新加坡星展银行(DBS)成为东南亚地区放贷量最大的银行,显示印尼人口基数优势和快速经济发展造就活跃的资金市场。其他如印尼人民银行(Bank Rakyat Indonesia)也在资本报酬率和资本收益率两项指标上居东协地区之冠。

不过,随着经济情势改变和政策影响,印尼的银行贷款总量自2013年大幅减少,不良贷款率相对攀升,风险增加的情况直到今年度才稍微好转。

同时兴盛的民间借贷

除银行渠道外,印尼长期以来都存在着大量的民间借贷,但是这种借贷方式往往覆盖率有限;据Financial Inclusion Insights 统计,有48%的成年人有过借贷行为,而大部分借款行为的发生对象都不是银行。其中的主要原因是:

  • 无法开具备银行要求的文件(22%)

  • 不具备贷款资格(32%)

  • 不知道如何贷款(21%)

从借款对象来看,74%的人偏向于向亲朋好友借钱,59%的人选择民间借贷,33%的人只从民间机构借款,仅有7%的人只在银行借款。

过去除了地区性银行及合作社提供解决的方案之外,还有如微型贷款机构和民间非营利组织,直到近期互联网金融信贷模式开始崭露头脚。

左图:印尼是东南亚国家里最低的借贷GDP占比;右图:印尼银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冠东南亚,是银行获利率高的关键

衍生出个人信贷模式

目前印尼国内的互联网金融信贷模式主要还是针对白领的P2P贷款和个人小额贷款。Funding Societies、Taralite、Tunaiku、Investree、Koinworks 和 Amartha 都是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和白领阶级的个人贷款。只有 Uangteman 与国内现金贷类似,提供10-30天金额人民币500-1500元的贷款;另一家 PundiPundi 目前在做人民币250元额度以内的信用支付。

印尼的央行也注意到了互联网金融信贷模式的崛起,先是在2015年通过微型贷款的特别规范、2016年至今更陆续通将针对电子钱包等线上金融服务的规范出台。国内的政策环境鼓励中小企业的贷款的同时也透过政策监管提升了民众对P2P借贷的信任感,这包含正在研议通过以数字签名方式构建的KYC系统,掌握民众信贷消费数据。

现金贷各环节的挑战

举世皆然,现金贷经营的重点无非是获客、风控、资金、催收等四个环节。印尼目前来讲获客成本较低,很多印尼当地的创业者还没有注意到现金贷这个行业,所以依靠线上广告、Google AdWords、社交媒体可以很轻易地吸引第一批客户,但是后期如果想要把量做大,成本将相当高。毕竟小额现金贷在用户推广方面不具备裂变性,大家谁都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借了小额现金贷,如何有效地长期获取高质低价流量会是一个难点。

风控方面,因为目前印尼个人征信体系的极度不完善,当地人又偏好现金交易,很难留下交易记录,风控几乎是一个完全从空白开始积累的一个过程,这其中的风险控制仅通过社交媒体信息的收集并不能做到很好的效果,这就限制了平台业务的快速拓展。同时目前很多团队对外公布数据,都可信度存疑,一水的坏账率为0%让人觉得印尼人民还真是生性淳朴。

纯朴不假,风险仍在

资金是个很大的问题,印尼本土的资金端相对较少而且相对比较保守,如果不能跟当地的资金渠道取得合作,很容易在告诉增长过程中出现资金的断链。同时,现金贷平台大发展的同时会不会催生资金成本的增加也有待观察。

相对在催收方面,印尼人力成本低这话不假,但是因为催收的时候会碰到很多不同的场景,目前没有系统性的规范可以指导当地催收团队的执行,只能根据不同的场景一个一个分析,这就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国内的一套相对成熟的催收套路是否能够有效在印尼落地,也有待观察。

政策风险不能忽略

还有就是政策风险,太多的中国团队在当地的经营是否会引发金融服务管理局(OJK)发布一些调整措施,比如执照的发放和系统的接入等等。毕竟印尼作为一个穆斯林为主的民主国家,政府还是要照顾到当地民众的情绪。

2013年印尼央行把金融监管职能转给了OJK

毕竟,对中国的淘金者来说,这是别人的地盘。如果因为某些个别催收事件或者政治操作引发政府对中国现金贷公司一刀切,对所有业者来说都是得不偿失。

另外,如果印尼政府借鉴泰国年初颁布的政策,把所有现金借贷的实际收益(利率和其他一些收益)封顶在一个无法和风险相对应的数字。那大多数的项目可能就此歇业。

毕竟,对于一个国家的政府来说,金融秩序是国家稳定的重中之重。对于吃过1997年金融海啸大亏的东南亚各国政府来说,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于未然不会掉以轻心。印尼1997年危机不仅促使执政几十年的苏哈托政府倒台,国家陷入动乱(大家熟知的排华事件就是那时发生的),也不得不迫于国际压力让东帝汶独立。现在很有自信的左科总统不会让灾难重演。

如何规避风险

那么,国内来的业者如何规避这些风险呢?

一方面,抱大腿。这样不仅解决政策风险,同时资金和催收等问题可能也一带解决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国内上市公司与蚂蚁金服之间的合作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其实,印尼当地有很多大腿可以抱 - 很多老牌财团都是华人经营,对政商关系和走向有很好的把握。但是抱大腿风险也不小 - 毕竟现金贷这个业务不复杂,地头蛇完全可以学会之后自起炉灶;而且他们协助你做大了之后,会不会认知自己仅仅作为投资者的位置真不好说。

另外,可以通过快速做大并转型,做一个好企业公民。这方面,国内出海印尼,早起主打分期的Akulaku就几乎是一个榜样。Akulaku早期很激进,业务做得很大之后通过自建电商平台,用场景留住顾客,目前已经累计了大量的客户并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借助这个用户群体和流量,以及经营过程中累计的客户交易及还款记录,也许可以考虑横向发展开展其他业务,如现金贷,征信,引流等。

Akulaku已经站稳第一步脚跟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密切留意周围的风吹草动,也同时教育国内新来的小伙伴 - 就像过去海外华侨都有会馆一样。很多时候,业者之间虽然是一个互相竞争的关系, 但是保证整个行业的发展对有野心做大做深并横向发展的业者来说至关重要。

很以前会馆不一样的是 - 当年很多新来的同乡都是打算长期扎根;而现金贷这个业务可以很快盈利,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整个行业的自律和健康发展并没有那么直接。

虽然现在国内消费金融的平台都在往印尼涌入,但是对于还在观望的一些消费金融创业者,可以权衡一下自己资源和当地环境,结合长期战略来考虑是否要加入到这个新的热潮。毕竟印尼不同于国内,本地化差异和当地政策的不确定性都会给经营带来风险。

除了印尼之外东南亚还有其他不错的消费信贷市场 - 比如这里

况且,东南亚(甚至亚洲其他地区)的潜力市场也不止印尼一个,多看看多比比,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上百家中国现金贷团队抢滩印尼,前景如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