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胡辛束正式开启了微信公号的自媒体之路。此前,胡辛束还在人人网上收割着最后一批活跃用户。在那个属于校园社交的黄金时代,胡辛束收获了第一批种子用户,凭借着《像机器人一样爱你》获得了第一篇10w+,也为今后的内容和用户埋下了颗"少女心"。

2016年7月,胡辛束获得了真格基金领投的450万元天使轮融资。彼时,发展了一年多的胡辛束已累积超过几十万用户,2015年全年服务的广告主们超过了200多家;也有超过300万阅读量的爆款文章,俨然成为了“第一少女心自媒体”。

当时的胡辛束已然可以“活得很舒服”,衣食无忧、财务自由;持续输出内容的疲倦、用户飘忽不定的喜好;追赶热点的无奈以及单一商业模式的乏味让胡辛束看到自媒体的“尽头”。

如何把当下的赚钱能力变成持久的赚钱能力?自媒体们迎来了第一次围困。

「靠内容来卖」、「内容值得买」无非是内容变现最明显的两种逻辑,前者做的是广告和电商,后者则是内容付费和社群运营的逻辑。

胡辛束的优势在于这种自带人格和标签的内容很容易被IP化。在IP的框架下,网感、对热点的敏感以及手上掌握的广告主资源都让胡辛束有能力做点跳脱“乙方”的事情。

2016年,资本加持后的辛里有束全年营收已经超过1000万,服务的品牌也超过500个。

时间来到2017年,公号生态里粉丝增加的速度变慢了,直播和短视频抢走了用户的注意力;单独的账号和内容已经留不住手里的广告主了。这次,辛里有束选择了做MCN,带着自己的少女心IP形成自媒体矩阵,扩大自己的受众范围。

在合伙人刘笑辰看来,与其把辛里有束叫做MCN不如说是自带渠道的营销公司。目前辛里有束已经签约孵化了十余个自媒体账号,用情感+美妆+UGC的内容策略覆盖了超过300万的粉丝,女性用户近8成,集中在18-35岁,服务超600+一线广告主,营收超过1700万,但这些都还集中在内容端。

打开率下降、粉丝粘性弱,转化率无法把控,线上的流量变得越来越贵;新媒体创作者们迎来了第二次围困。

彼时还仅是对内容的焦虑,现已成为行业整体的疲软;辛里有束需要加快自己的步伐布局商业端,跟上新媒体二次开发的步伐,寻找新的入口来沉淀流量。

在内容端,辛里有束的内容营销模式已足够稳定。在商业端,辛里有束开始做起了衍生品电商的生意,第一批推出的19款SKU当天就售罄了两款。但刘笑辰告诉36氪,电商依旧不是辛里有束的重点,电商链条的严丝合缝不是辛里有束的优势,而衍生品又太靠粉丝流量,而辛里有束这次不仅要做IP,更要落地成品牌,而线下流量的觉醒让内容生产商们找到了更好的入口,也成为商业模式的新出口。

国庆前,辛里有束在大悦城里做了一场3天的少女心市集,入驻了16家独立品牌。这是少女心品牌在线下落地的第一步,也是继新媒体营销和MCN模式后的新商业探索。

此前ToB的积累对辛里有束向C端的探索提供了资源支撑。在做这个线下品牌前,辛里有束已经与阿芙合作过“500色口红展”,与费列罗合作过“回忆释放博物馆”,与《摆渡人》合作过“移动小酒馆”等品牌定制的线下活动。

「少女心市集」的落地是辛里有束从乙方角色的抽离,也是其第一个少女心活动品牌,线下实景的切入,让辛里有束有了更高的自主性;也实现了同时服务多品牌,拓宽了其盈利渠道,也放大了“少女心”的品牌价值。

目前,辛里有束的服务品牌主要集中在泛娱乐和消费方面。平台级的包括衣二三,掌阅,亚马逊;集中线上的包括:氧气APP;非人哉漫画,猫王音响,什么值得吃等;还有线下的Blanko、当时照相馆等等。

新媒体品牌+多品牌聚合产生的品牌叠加带来的是流量+注意力的提升。线下活动的落地对新媒体自身是品牌增值;对于被服务的品牌来说,抓取精准用户;提高线下曝光;打响品牌知名度、甚至是体验式消费的落地都让线下活动成了新的流量式入口,也是为链接品牌和用户更亲近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活动比内容更靠近产品,更容易被标准化,具备了规模复制的可能。辛里有束也会把少女心市集向其他城市开始拓展。

除此之外,辛里有束18人的团队还在秘密孵化的品牌项目,要继续扩大少女心品牌的线下影响力。

「辛里有束」办了个少女心市集,这次要带着品牌从线下突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