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CEO Jan Koum表示,虽然被Facebook收购了,最初那些助力WhatsApp走向成功的“专注、简单与高效”的理念从未改变。

(WhatsApp的员工在位于Facebook园区的新办公场所办公)

3年半前,Facebook宣布将以19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WhatsApp。但是直到今年1月份,WhatsApp的团队才从他们原来的办公场所搬到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的园区。在WhatsApp新办公室的门旁有一个醒目的文字提醒标识:“请将声音控制在最小。” 我在其他科技公司从未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标识。进去之后,还有更多类似的提醒标语,例如”安静区“等。

出于好奇,我问WhatsApp的CEO Jan Koum为什么在办公场所这么强调保持安静这件事,他告诉我说,因为他们发现工程师在一个没有干扰的环境中的工作效率和质量是最高的。“和那些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年轻相比,我们的年龄稍大一点,脾气也更大一点,因此更希望有一个非常安静、不受干扰的办公环境。” Koum说道。Koum是在2009年和自己的好朋友、同样来自雅虎的同事Brian Acton共同创办了WhatsApp。

(Jan Koum本人)

我去WhatsApp采访当天,他们公司的环境确实出奇的安静。WhatsApp非常推崇全身心投入、不受外界干扰的理念,而达到这个目的的做法不仅仅是减少不必要的噪音,更主要的是“专注”本身。公司将《Focus is the new ‘F’ word”》这句话用磁铁在冰箱上贴便条的方式将贴到公司的各个地方。一位WhatsApp员工还提醒我注意到一副来自湾区的艺术家Ian Ross的色彩斑斓的壁画,看起来非常吸引人,其实这幅壁画的主题也是”专注“。见下图:

(Ian Ross的壁画)

更重要的是,WhatsApp对专注的坚持与推崇很好地反应在WhatsApp这款应用本身。从刚推出到现在,WhatsApp只增加了少数几项新功能,例如语音通话和视频通话。“公司的文化来源于我们所打造的产品,我们一直想打造一款简单、实用和高效的产品,不能占用用户手机太多的流量和电量。”Koum这样说道。Koum自己也是一个特别专注的人,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产品开发和打磨中,只是偶尔会抽出时间接受媒体的采访。

到Facebook 2014年收购WhatsApp时,WhatsApp的月活用户超过4.5亿。收购的两年后,月活用户达到10亿。今天,WhatsApp的月活用户已经突破13亿,其中日活用户高达10亿。用户每天使用WhatsApp发送550亿条信息、45亿张图片、10亿条视频。这款App支持60种语言,用户数最多的几个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

WhatsApp用户数的持续告诉增长很容易让人联想起Facebook自己在用户增长方面的惊人表现。不过WhatsApp在用户增长方面的做法和Facebook是完全不同的。长期以来,让Facebook非常引以为豪的一个地方在于它的增长团队已经将获取新用户变成了一种科学。Koum对WhatsApp在获取用户方面的不同做法感到自豪。WhatsApp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如何让自己的产品更加简单易用,甚至不需要你创建用户名或密码就能使用。正因为它的简单易用,WhatsApp的口碑传播力非常强。

“WhatsApp的增长全部来自于自然增长,这对于我们而言非常重要。我们从未做过任何形式的增长黑客或类似的事情。公司的目标是让每一个智能手机用户都能用上我们的产品。” Koum这样说道。

保持产品的简约与团队的精简

尽管WhatsApp所取得的成绩让无数人艳羡,但当它成为Facebook的一部分之后,没人能确保它能做到和之前一样专注,精简与高效。毕竟Facebook自己就曾经常因为想同时做太多事情而非专注于做好少数几件事而栽过跟头。Facebook将它的Messenger功能单独拿出来变成一款独立的App,即使这样,Messenger里面的功能依然太多太杂。Instagram也是这样,它也在尽快为自己添加更多新功能,要知道Instagram最开始只专注做一件事,就是让用户更容易地美化和分享照片。

今年2月份,WhatsApp新增了看起来与它的核心使命有些脱离的新功能:“动态”(Status)功能,专门用来分享经过装饰的照片、视频和动图,而且所有内容都会在24小时内自动消失,这和Facebook的“Stories”功能与Messenger的“Day”功能非常类似。Koum承认Snanchat是这种阅后即焚功能的原创者,但是他认为WhatsApp的动态功能不是对Snapchat功能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克隆。“图片所能传达的信息比纯文字要丰富很多,而视频所能传达的信息又要比图片丰富很多。因此我们希望给我们的应用里增加更丰富的动态。让我们源于2009年的动态功能能更符合今天的需求。”Koum说道。

刚推出动态功能时,有些用户对此感到不满,因为他们怀念原来纯文字的状态功能。不过大部分用户是非常喜欢新版的动态功能的。今年7月份,WhatsApp公布,有2.5亿的用户每天都在用这项动态功能,比Snapchat的用火用户总数还要多。通过发布动态功能,WhatsApp帮助Facebook有效压制了来自Snapchat的竞争。

和同样被Facebook收购的Instagram一样,WhatsApp被收购后依然保持了很大程度的独立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决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

(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

不过既然被收购了,资源整合是免不了的。在更好地进行资源整合和防止出现重复造车,WhatsApp深度整合进了Facebook。例如,WhatsApp可以利用自己母公司的强大招聘机器来为自己快速招聘优秀的人才。此外,WhatsApp也不需要自己去搭建用来支撑语音和视频通话的基础设施了,因为它可以在Facebook已经搭建起来的基础架构上来开发这些功能。

这种资源的整合和有效利用能让WhatsApp能保持一个精简的组织架构,尽管WhatsApp有4.5亿的庞大月活用户,但公司员工只有不到250人,被Facebook收购的时候,WhatsApp只有55人。作为对比,从被Facebook收购到现在,Instagram的员工从13人增至500多人。而Facebook自己目前有超过2万名的员工。

WhatsApp的员工规模还是扩张中,它现在在Facebook的招聘页上还挂有50个招聘职位。“工程师都希望都在一个敏捷的团队中工作,不用开太多没必要的会,上面也没有太多自己不写代码、不开发产品的领导管着自己。因此我们的目标始终是保持一个精简的工程师团队。” Koum说道。

对用户隐私负责

有一项工作是WhatsApp一直想做、但用了很长时间才完成的工作,那就是提供无缝的端到端加密功能。这样用户的每一次文字、语音和视频沟通内容都能不被其它任何人或机构所监控,包括不法分子、黑客、政府,甚至连WhatsApp自己都不行。如此一来,在无需用户改变使用习惯的情况下就能保护他们的隐私。WhatsApp从2013年就开始这项工作了,直到2016年才最终完成。“有很多政权机构正在或是想监控偷窥自己国家公民的隐私,这种过度的监控和审查是一种非常不民主的做法,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反对这么做的。”Koum说道。

WhatsApp实施的端对端加密的举动也引起了一些争论,因为这一举动导致WhatsApp应用在一些国家被封,如巴西。不过Koum表示,WhatsApp坚持不给政府开后门监控用户通讯信息的做法让政府不得不开始慢慢接受这一现实,从而确保了每天数亿聊天通话信息不被泄露或监控。

“我们知道,政府和执法机构已经开始理解并接受了端对端加密的事实。现在没有人会再来要求我们关闭端对端加密或是停用这个功能了。一旦你为端对端加密产品开了一个后门,那么这款产品就不再是一个端对端加密的产品了。” Koum说道。

商业化尝试

Facebook给予了WhatsApp足够的自由度,让它能专注于打造一款简约、实用、用户满意的产品,而不是着急去从这13亿用户身上赚钱。在被Facebook收购之前,WhatsApp就非常反对通过广告方式去盈利,到今天依然没这么做。这和Instagram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Instagram近日曾透露称自己的平台上有超过100万的广告主,给Facebook贡献了不少的营收。

有一段时间,WhatsApp表示可能会考虑一种和Messenger所采用的类似商业模式:充当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桥梁,让商家在自己的平台上为客户提供服务。不过Koum并没有透露具体会怎么做。不过他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你订搭乘的汉莎航班延误了,你可以通过WhatsApp收到航班延误的信息,然后可以通过WhatsApp重新预定其它汉莎航班。通过WhatsApp平台给用户提供服务,商家很有可能要为此支付给WhatsApp一定的费用。不过Koum强调,WhatsApp还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从这类服务场景中盈利上,而是在考虑用户体验的提升。

“现在已经有一些商家在用WhatsApp与他们的客户进行交流了。在某种程度上,这就好比你将一颗圆木订在一个方孔上,不是特别合适。如果能让商家以一种更恰当的方式使用我们的网络,就会更有价值。”Koum说道。对WhatsApp而言,尽管开发让商家能更好地与自己的客户交流的功能是一个他们从未接触过的新边界,不过这和他们最初想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用来替代无线运营商的付费信息发送服务的更好替代品不是一样的理念吗。

和Koum交流了有关WhatsApp的现在和未来之后,我问了他一些有关过去的问题。问他,是不是有一个瞬间,他和他的合伙人Acton知道他们正在打造一款未来能获取数十亿用户青睐的火爆产品?

Koum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Acton确实慢慢找到了一种制胜之道,这并不是源于一种所谓的顿悟,而是源于他们不断尝试和试验,充分利用现有的技术(例如苹果于2009年推出的iOS推送功能),同时仔细观察用户使用自己App的方式。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这种方式是可以复制的、可行的。

Koum最后自信地断言:“今天想获取10亿用户比当年我们获得10亿用户要容易得多。”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59142/whatsapps-cofounder-on-how-it-reached-1-3-billion-users-without-losing-its-focus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WhatsApp CEO:我获取13亿用户的秘诀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