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下午,中关村梦想实验室的创客公社,田溯宁一口气讲了一个小时——这位一度被称为“中国Internet主建筑师”的互联网老兵,近来已甚少露面,这样对媒体侃侃奇谈的场景亦极少出现。 

生于1963年的田溯宁,曾亲历中国互联网和通信业的青年时期——1993年,他和丁健等人在美国创办亚信股份公司,因心怀“把互联网带回中国”的梦想,次年将亚信移师国内,成为最早一批将互联网带回中国的公司代表。CHINANET、上海热线、中国金融数据网和各省电信系统的互联网络等近百个网络工程,随后均由亚信承建。

1999年,田溯宁从亚信抽身,就任网通总裁兼CEO。2000年,亚信成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第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直至2013年,田溯宁重回亚信,带领这家老牌软件公司,进行了一系列重要变革。

近年来,田溯宁更常见的身份是:宽带资本董事长。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投资机构,主要着眼于通信、互联网、高科技等领域。关于已被热议多年的“物联网”,他认为公众的认知还是不够明晰,身为一名通信业老兵,他自觉有责任和大家一起探索。他在分享会上提出“万物+”的概念:手机联网之后,下一步就是万物互联,从互联网+到“万物+”,一个非常重要的网络平台已经开始。

以下为田溯宁的现场分享内容,36氪经授权发布:

过去20多年参与创业,回顾中国科技互联网的发展历史,很大程度还是跟基础的技术驱动力有关。在行业稳定后,是否有创新的技术?从前一段时间的云计算到现在,技术变革的来龙去脉怎么样,能不能在这样一个变革中再发现一些未来能够改变整个架构的事?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感受。

确定NB-IoT标准,2017年成关键一年

首先,通讯业的变革对世界的影响非常大。

1992年的时候,全球的电信运营商一直在争论,未来的网络是走X·25 还是IP网络?当时的中国电信坚定不移走向IP网络,那个时代的IP网络,是我们不曾想到的整个互联网的开始。我觉得大家低估了运营商在整个互联网生态系统中的非常关键的位置。20年前运营商走向IP网络,诞生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创新,把每个电脑连在一起,后来把每个手机连在一起,互联网能联系到全世界80%的消费者。IP网络的变革对今天的互联网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如果没有运营商走向IP网络,全球的互联网不可能这么便宜。IP网络改变了传统运营商过去靠时间和距离收费的商业模式,改为流量、包月等商业模式。IP网络是经路由的,没有距离的差别,邮件系统非常便宜。我们看到今天全球互联网公司的繁荣发展,确实都是非常成功的公司,但是运营商网络的变革在这个过程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2001年运营商提出GSM标准,开始的时候希望建立自己的封闭体系,后来IP开放了,全球运营商走的CDMA和GSM两个标准网络,才有PC互联网及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下一步是什么?今天互联网已经到了一个每个人都离不开的程度,成为社会的一个重大基础设施,或者创新的一个土壤。未来互联网究竟从哪个角度来发展?在这个过程中通讯网络在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应该关注2017年定了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即把NB-IoT(窄带物联网)作为全球运营商的一个标准。技术的变革跟网络的变革有非常大的关联,2017年的NB-IoT标准,就像90年代中期IP网络成为运营商的标准之后,整个互联网才得以如火如荼的发展。因此我觉得2017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

NB-IoT要解决什么问题?IP网络由于牺牲交换网络的特征,非常灵活,但是它没有解决一些问题,例如高安全、低时延、低功耗、高穿透等。如我们要自动驾驶汽车,网络的时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今天发一个邮件,电子商务,时延不是那么大的事情。如果汽车要联网了,时延就变得很重要了。IP网络的终端都是PC终端,功耗的问题以前没有想到,今天我们发现,如果物联网的功耗问题解决不了,频繁换电池,业务没办法开展,所以网络低功耗变得很重要。安全包括很多的问题,从信息网络到价值网络来看,安全、高可靠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它也走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早期是交换网络,后来是路由网络,现在又有交换网络的特点在里面。就像云计算一样,开始是集中计算,中间是分布式计算,个人计算,现在又走到云,网络也是这条道路。

NB-IoT变成标准,对整个技术环境影响非常大,使产业互联网得到可能。这一轮NB-IoT部署,到今年年底,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NB-IoT网络,全球走NB-IoT的有沃达丰等运营商,美国有另外的标准,总的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每个手机联网之后,下一步就是万物互联,变成从互联网+到“万物+”,一个非常重要的网络平台已经开始了。

 迈向“万物+”的技术驱动力

未来的网络发展,技术变革仍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计算和存储有摩尔定律,但是网络的变革是非常复杂的。我做了7年的运营商,网络首先是端到端,骨干网联好了,接入网没联好也不行。今天从互联网+到“万物+”,我觉得有几个技术都到了一定基础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个驱动因素,就是由于全球的手机普及,传感器的价格不断下降。原来的传感器非常贵,传感器就是半导体,必须有规模效应。手机大规模普及后,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规模化以后,价格不断的便宜下来,这是万物互联很重要的一个技术基础。第二个,连接之后这么多数据怎么处理?这5、6年来云计算把技术处理能力变得越来越巨大了,今天摄像头的数据,过去都是存不下来的。传感器、网络、数据和云,这几个技术合在一起,在未来我认为就是“万物+”时代的到来,从大数据的连接,大数据的手机,到成百亿、上千亿数量级的连接。“万物+”这个概念,比如基本上每一个汽车,肯定都是一大堆传感器。

我那天参加一个讨论会,他说每双鞋有个传感器。我现在运动比较多,穿耐克鞋,我买三双,对耐克下一步来说,他一旦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候,在下一次他就应该推荐我买哪个鞋,我鞋变成手机了,变成了活跃用户了,我下一步的价格就可以进行智能计费了,一个活跃的用户天天穿这个鞋运动。一个鞋有传感器,后台有云计算、大数据,耐克鞋就变成运营商了,他知道谁在穿,什么时候在运动,运动到什么程度,下次购买怎么样,定价将来也是个性化的。我觉得“万物+”的时代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时代,当都有传感器的时候,都联上网的时候,这个世界将会是一个什么世界?

互联网+我们想到的是PC互联网,是手机联网,“万物+”的时候,当企业智能、家居智能,人机互动,形成一种真正数字化、智能化的时代。我们跟机器联在一起,机器的物理世界所有的数据都慢慢的记录下来,这是量的区别。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那么大的想像力,就像原来不知道IP网络联在一起,电子邮件、web网站、搜索会改变这么多人的生活。未来有上百亿或者更多连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而且这个会互动起来,固定的连接,移动的连接,人的连接,和物的连接,我觉得这是很难想像的。我们正处在一个加速进化、加速创新的一个时代,很大的一个推动因素,就是2017年NB-IoT成为一个全球的标准。

移动互联网之前,大家没有想到今天有这么多的创新,今天的共享经济、嘀嘀打车,没有移动互联网是很难的。万物互联则要有更多的想像力,如果物都能联了,万物要怎么协同,万物会如何新,想一想都是很有意思。

举个例子,亚信公司做的是全世界最复杂的计费软件,像中国移动7亿手机,要做好计费是很难的事,要知道谁打的电话,在哪打的,什么套餐,什么型号的设备,非常复杂。我们CRM系统要有数百个数据库去解决。过去只是管一大堆手机,在“万物+”来临后,未来你要管每辆自行车,每个衣服,这个CRM技术怎么架构,数据库怎么搭,我们今天的IT架构没做好准备,这个时候怎么计费?

我们在欧洲有一个集装箱业务做计费软件,最大的问题是,一个集装箱从丹麦出来,途经网络在不断变化,在丹麦可能是3G网络,到海上是卫星网络,到中国可能用4G网络,以后还用NB-IoT网络,传感器要求的质量也是不一样的,这个结算、计费,质量怎样保证?在万物互联,万物+的时代,对每个行业都可能是颠覆性的。万物+框架之下,一方面充满着难以想像的机会,另外一方面,我们今天的IT基础设施,从服务器架构、存储架构、中间件架构,包括云化之后,对这些怎么去进行管理,可能我们现在还没有想到。

 新环境下商业模式怎么变?

在这个时候商业模式应该怎么变?我们已经看到了GE在走工业互联网,现在不卖发动机了,变成发动机的服务公司,比你航空公司还知道你的驾驶情况怎么样,是否优秀驾驶员,各种各样的驾驶状态,传感器都知道了。很多公司不再是产品公司,而变成了运营商,24小时在线,我时刻感知你的状态,这也是很大的一个话题。

一个行业的变化,非常重要的是能不能发展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出来。比如IT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变成了包月式,或流量式,把150年来最牛的运营商的商业模式都改变了。从贝尔发明电话之后,一百多年里全世界最伟大的企业是运营,最早的无线电、包括浏览器的雏形都贝尔实验室发明的。当时运营商也是全球最好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被互联网完全打破了,因为你包月了,变成后项付费,免费之后我给你推广告,从第三方来收费。

万物互联的时候,新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可能又会变成一个按质量付费,按数量付费,按各种各样的服务来付费。像刚才谈的集装箱公司,不同的物品有不同的价值,保证能力也不一样。在万物互联的时候,很有意思的一个词“moment”,中文是关键时刻,像嘀嘀打车,下雨天价格要提起来,人们在不同的时刻对价格敏感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些新的商业模式在不断的出现,会更加合理,使这个社会更加进化,更有意义。

产业互联网,核心就是整个行业在互联网化,我们过去互联网是改变消费行为,现在到企业去,到国家电网,甚至到亚信这样的公司,没有什么不被互联网化,未来20年很重要的主题,就是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什么时候能够到来呢?NB-IoT提供基础。一个产业从哪来数据呢?你的产品里有一大堆传感器、芯片,有一个高可靠的网络,比如说NB-IoT网络。这会带来商业模式的变革,就如刚才例子,如果耐克鞋每双鞋里都有传感器的话,定价体系的变化会变得非常深刻。现在有人在谈智能定价,怎么样根据你的使用率来定价。未来是不是我天天用耐克一双鞋,他是不是应该便宜。

城市管理也很重要,什么叫智慧城市?在传感器无所不在的时候,汽车排气量高,是不是应该养路费更高一些,一个低收入家庭,这个车多坐人,3、4个人用一辆车,是不是道路费用应该调整。技术变革造成我们很多商业模式可管理,可计量。

我觉得在万物互联、“万物+”的时候,中国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早期学习西方,后来我们做了非常大的创新,由于中国的规模造成了今天我们至少可以平起平坐的状态。但是根本性的创新,实际上还不太多,但在 “万物+”的时候中国是很有可能的,比如我们能写出管理几百亿终端的软件,这就很厉害。如果在这时候我们能够创造一种商业模式,根据每个客户的特征进行计费,每个人的价格都不一样,跟你的使用量,跟你的收入、忠诚度有关系,我觉得这种商业模式是非常重要的。

我真觉得“万物+”对中国的现代化还是很有意义的事。过去西方创造了富人俱乐部,他是来源于工业革命,蒸汽机革命,来源于世界大战,财富重新分布,才出现了美国、欧洲的一群人。中国十几亿人进入发达国家的水平,和平崛起,是很难的,你技术创新在哪?能不能发明电,发明汽车,发明电脑,这在过去咱们是很难的。在新的时期,我们能不能以我们的技术、商业模式的创新,让财富很好的积累起来,形成一个新型创新带来的富裕国家?在互联网上的技术创新、云计算,基本上是亚马逊他们做出来的,我觉得在“万物+”时代则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个产业链在中国,所有半导体、组装、套装都在深圳、东莞,马上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NB-IoT网络,110万的基站,软件升级也能做到。中国有这么多的产能,制造业都在中国,现在的利润率特别低。中国创新的人也很多,年轻人都在想创新,资本也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万物+”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候。

上面是我跟大家交流、分享、探讨的观念。总的来说是网络通信的变革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从交换网络到IP网络,到GSM网,现在到窄带物联网,这种变革是大的创新前夜的开始,大部分人对物联网,虽然说得很多,但是真正说明白很难,这真需要媒体同仁大家共同探索。就像早期说“云”一样,我5年前讲“云”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云计算太抽象。

网络技术在发生变化,环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果用一个词能够记住的话,我们真是到了“万物+”的时候,每个物都有智慧,有计算能力,或者万物都有了芯片,这是非常重大的一个事件。在这个事件的过程中,咱们怎么样能够传播好、把握好机会,这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一个技术变革被认可的时候,它都有一个阶段。刚开始有人讲,一大堆人反对,隔段时间突然爆热,隔一段时间再来。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阶段,作为一个互联网的老兵,通信业的老兵,也做了投资,我觉得有一个责任,跟大家交流,在媒体碎片化的时代,能不能把握这样一个技术变革,把这样的想法交流一下,我们一起来探索,真正做好还要有10年、20年的路程。

这时候有两个事情很重要,一个是技术原创,我们做IT的人经常想,谁发明了我们跟着谁走,将来能不能在中关村发明“万物+”的一个什么软件,全球跟着走,这会是中国对世界创新的一个贡献。第二个,有没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创造一个独特的商业模式,让中国的制造业在整个“万物+”的时候能焕发青春,变成运营商那样计时收费,还是变成新的价格体系,在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方面,能够在中国能做起来。

宽带资本的物联网布局   

我们从投资这个角度来看,可能有两种不同的阶段,一个像天使阶段,或者孵化器阶段,从过去这些年都有天使基金,我们和红杉等等合作,当然天使的布局比较多了。单从资本这个角度来讲,过去我们还是看物联网外部的核心环境,安全很重要。我觉得今年、明年会好一些,过去我们一直觉得网络基础设施没有到,因为网络基础设施没有到来之后,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讲还是做应用比较好。所以今年我们在看怎么样能够利用好NB-IoT的网络,如果从赛道来看,比较现实的可以看到几个领域,一个就是智能抄表,它对这个行业影响很大,燃气表、电力表智能化之后,对你能源的消耗是可预测的,可管理的,这个领域现在是有一些创业公司的,而且效果也是很不错的。

另外一个领域就是智能安防,这个领域也有一些创业公司出来,主要因为NB-IoT的价格越来越便宜。我们每座大楼里面都有消防水池,水量的高低都是没人知道的。你放一个物联网的传感器,整个当地的消防设备都可以清楚。这些应用已经都在开始。

大部分的应用目前来讲遇到一些瓶颈,还是跟产业链不太具备,像模组的标准化,估值也不贵,不像人工智能已经搞得这么热,现在确实估值都比较高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收入。但是你要从资本角度来讲,也要在基础创新方面做一些组合。

总的来讲,我们今年新的基金从宽带资本角度来讲,我们比较关注这几个领域,一个就是新一代B2B的软件,企业级的软件,像我们投的云智慧,这个领域很多公司已经出来了。第二类就是围绕着网络安全,因为安全变得越来越重要的基础设施,数据的安全、云的安全、网络的安全。另外物联网的行业应用、数据,大数据虽然炒得很热,我们看到一个行业的应用变得越来越重要。总的来讲,尤其是B2B领域,机会还是很多的。像美国出了一大堆SAAS公司,我们刚刚投了一个做供应链管理的公司,在中国还是起步阶段。

    

宽带资本田溯宁:“万物+”时代到来,将重点布局B2B、网络安全、物联网行业应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