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经过2个月的外围遴选以及72小时紧锣密鼓的面试之后,麻烦不断的全球最有价值私营公司Uber最终选出了新一任的CEO。抛开Khosrowshahi的个人能力不谈,也许Uber董事会的内部不和才是没有明显派系背景的Expedia CEO当选的原因之一,这就好比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人从来都不能当秘书长。《纽约时报》为我们揭秘了Uber新CEO选拔的内幕

在应聘期间,后来被选为Uber新CEO的Dara Khosrowshahi被问到是否知道自己的Uber评分是多少。

上周五下午,Uber8位董事当中的大多数都聚集到了旧金山等待出席董事会。他们的日程安排很简单:为这家共享乘车公司选出一位新的CEO。

接下来的这72小时就不是如此的简单明了了。

无论是在市中心四季酒店,还是在拥有董事席位的私募股权机构TPG Capital办公室,董事们的讨论都是秘密进行的。他们以某种代码的形式讨论其中一些候选人,仅将短名单的信息透露给少数几个人。

到了周日早上,决赛选手之一的前GE CEO Jeffrey R. Immelt已经公开出局。部分董事会成员支持HPE(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的CEO Meg Whitman,接近选拔过程的人已经在准备相关的任命声明了。

但随着周日时间的流逝,在自己处在竞争中的领先地位的鼓励下,在董事会部分希望限制前CEO Travis Kalanick 影响力的成员的支持下,Whitman女士开始加大谈判筹码,把提高自己对Uber的控制作为接受这份工作的前提。但这一策略反而打消了大部分董事会成员的念头,开始坚决地支持Expedia CEO Dara Khosrowshahi。

关于Uber CEO选拔的这些故事都是基于对10多位知情人士的采访整理的,因为董事会的商议是私下进行的,所以这些人均要求匿名。全球最有价值的私营公司的这8位董事其中很多都很有个性,部分人之间还长期不和。这说明把这帮人集中起来,就重大事项达成共识就好比是在踩钢丝。

这也让我们能体会到Khosrowshahi今后在Uber可能要应对的是什么样的问题。本周二早上,Uber正式宣布这位48岁的高管成为其新的领导,称董事会“有信心Dara就是领导Uber走向未来,构建世界级产品,变革城市,并为世界各地的司机和乘客的生活增加价值,同时改善公司文化,让Uber成为最佳工作地的最佳人选。”

Meg Whitman在谈到Uber的董事情况时说:“董事会还是分歧太大”

周二早些时候,在Expedia贝尔维尔办公室接受采访时,Khosrowshahi谈到这家共享乘车公司:“我乐意着手工作。”

Khosrowshahi称自己被Uber的这个角色吸引是因为这家公司“重塑了交通业,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品牌之一。我对塑造这个未完待续的故事感到非常兴奋。”他说自己的优先级之一是帮助Uber员工回到“运营一家他们能感到自豪的公司”去。

做到这一点可能会很困难,因为Uber今年经历了很多丑闻,其中包括周二浮出水面的一项新进展:司法部正在调查Uber经历是否违背了《反国外行贿法规》,这部美国法律针对的是国际行贿之类的行为。

Uber确认将会配合美国司法部就此事进行的预审,但拒绝就新CEO选拔发表评论。

在上周末前这个过程就已经复杂化了。自从6月份Kalanick 在压力之下辞职以来,这家公司的董事会就开始跟高管猎头机构Heidrick & Struggles一起准备一份潜在人选清单。2个月后,名单被削减为3位候选人。

Whitman女士是技术产业界的一位老兵,曾经执掌过多家上市公司。她迅速成为了Uber最大投资者之一,拥有董事会席位的Benchmark的中意人选。带领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在充满挑战的企业技术领域穿行的Whitman也对领导Uber逆转局面感到着迷。

但7月份时,她在一系列推特中公开否认了对Uber这一职位的兴趣,这让她被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董事会成员已经把她请出了候选人名单,直到最近,在Uber董事及早期员工Ryan Graves的劝导下,Whitman才再回到了名单当中。

准备要离开GE的Immelt因为有运营上市公司的丰富经验而受到Kalanick及少数董事的喜爱。Khosrowshahi尽管希望渺茫,但也得到了部分董事的喜爱。

上周五,Immelt和Khosrowshahi来到旧金山准备选拔的最后一站。在TPG总部33楼的一间宽敞的会议室里,两位候选人提出了个自己对Uber未来的愿景。而次日Whitman则跟部分董事会成员在四季酒店会面。这种改变地点的做法意在甩掉观察人士的盯梢。

在陈述完毕后,部分董事会成员对Immelt产生了担忧。他们质疑后者在GE的成功,而其他人,尤其是Benchmark,则担心他可能只是的傀儡。虽说Immelt有大型组织的经验,但一些董事会成员感觉他缺乏领导Uber的技术和战略能力。

周日早上,Immelt以在Twitter上一纸宣告的方式退出了CEO的竞争。

与此同时,Khosrowshahi继续展现着他的低调和坚定。事实上他没有公开为参与竞选造势——他的名字并未出现在媒体上——反而帮助了他。

Khosrowshahi是这样谈招聘过程的:“我去到Uber的时候,他们问我知不知道自己的乘客分数是多少。”

Whitman也有很多积极面。Benchmark喜欢她为公司带来秩序的履历,以及管理不拖泥带水的作风。

但一些人,比如Kalanick就很谨慎。Kalanick认为Whitman可能会受累于跟Benchmark的紧密关系,而Benchmark已经以控制董事会之名把Kalanick告上了法庭。(本周三,Benchmark和Kalanick的律师将会在特拉华衡平法院碰面就是否仲裁此案进行协商)

Immelt在周日早上退出了竞争

Whitman向董事会成员表明的一些观点的确跟Benchmark的看法很像。比如说她建议Uber董事说公司有必要限制Kalanick的手伸得太长。

在整个招聘过程中董事已经同意选出其第一和第二人选。尽管很多人倾向于Whitman作为第一选择,但所有董事均同意把Khosrowshahi列入自己的选项。不过Whitman似乎还是占有优势。

周日早上在Immelt退出竞争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作为竞争领先者的Whitman开始开出包括限制Kalanick及重组董事会在内的谈判条件。她还希望终结Kalanick和Benchmark之间的诉讼案。

Whitman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我说Benchmark和Travis之间需要解决好他们的诉讼案,而董事会需要有一个能发挥作用的治理结构。”

她还补充说“周六和周日早上的时候包括Travis在内的董事似乎都渴望采取那些举措,但到了周日中午时,在那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问题取得进展方面董事会显然还分歧过大。”

董事们对Whitman的做法感到反感。Uber董事会成员慢慢达成共识,Khosrowshahi是更有利的候选人,因为可能带来的头痛会少点。

到了周日晚上,这一结论得到了全票选择Khosrowshahi为CEO的确认。

董事会还同意保守秘密,直到有时间正式任命Khosrowshahi并通知Uber员工消息。在经过数月的混乱之后,对于给公司普通员工灌输信心而言,这是董事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几分钟后,有关董事会决定的消息就被泄露了。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7/08/29/technology/uber-ceo-board.htm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Uber新CEO诞生内幕:董事会分歧大,折中选择无派系背景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