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ID:YMCJ8686),作者:韩蕾 张译文;36氪经授权发布。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筹资偿还了全部永续债的许家印似乎下了一步绝妙好棋。

一方面符合国内的金融监管政策,另一方面这一举措也极大的刺激了中国恒大集团(3333.HK)的股价。8月29日,中国恒大报收于25.5港元/股,较年初的4.95港元/股,涨幅超过了400%。短短半年,股价的飙升带动了市值的一路上扬,从去年的600多亿港元上升到了如今的2000多亿港元。 

8月28日,中国恒大交出了中报成绩单:净利润、毛利率、土地储备等关键指标相较去年同期都有大幅上涨。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王者之巅”的恒大除了坐拥万亿资产的骄人业绩外,也不得不面临万亿负债……

中国恒大发布的未经审计的2017半年报中,实现营业收入1879.8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875亿元的收入,还不到今年的一个零头。截止2017年6月30日,中国恒大资产总值约1.5万亿,是2009年其刚上市时的23倍。有媒体称,这是中国恒大上市以来“最好的半年报”。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7中报)

可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却发现,头顶万亿皇冠、已还完全部永续债的中国恒大,其负债总额不降反升,达到了1.3万亿元人民币。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7年中报)

恒大万亿帝国

对于许多人来说,恒大集团遍布一二线城市的楼盘就是其最好的品牌宣传。

这家于2006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恒大集团,主要在中国大陆从事房地产开发、物业投资、酒店运营、金融、互联网等业务的。中国恒大2016年年报显示,该集团已完成地产、金融、文化旅游、健康四大产业布局,正在从“房地产业”向“房地产+服务业”转型,房地产业务开始由“规模型”向“规模+效益型”转变。 

也是在成立的第十个年头,中国恒大以1.35万亿人民币夺得了“万亿资产”的皇冠。而许老板也在同年设定了“2020年总资产超3万亿元,房地产年销售规模超6000亿元”的宏伟目标。

而中国恒大拿出的半年报成绩单更是给投资者们打了一剂“强心针”。在2017年上半年,中国恒大除营业收入大幅上涨外,其毛利润和净利润更是同比大增171.7%和224%,妥妥的完胜一票地产企业。

更令人惊讶的是,其股东应占利润为人民币188.3亿元,较2016年同期狂升832.2%。与此同时,合约销售均价、面积和去年同期相比也都有大幅上涨。土地储备的建筑面积更是达到了2.76亿平方米。 

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恒大因为出售万科的股权,产生了大约70亿元的亏损,如果不是因此,恒大的半年盈利会更加喜人。 

这么说来,在王健林、潘石屹等一众地产大佬忙于辟谣之时,许老板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万亿负债“从何而来”?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阅恒大集团2017年半年报发现,截止2017年06月30日,中国恒大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4.04亿元,负债总额1.32万亿元,净负债率约240%,其中非流动负债和流动负债共计借款额达6734.94亿元。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240%净负债率、1.32万亿远负债总额这几个数据还是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滴,路漫漫其修远兮!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7年中报)

那这么多的负债是从何而来呢?恒大集团都通过哪些方法来融资以保证恒大集团攻城略地的车轮持续滚动呢?

首先,最重要的来源是银行。据其2016年报披露,恒大集团与多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金融机构总授信额度高达人民币6733亿元。傲娇的是,截至2016年12月31日,恒大集团还有1383亿元银行授信额度没有使用。

其次,是优先票据。据2017年中报显示,中国恒大在业绩期内发行了63亿美元优先票据。具体发行优先票据明细如下: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7年中报)

与此同时,2017年6月8日,中国恒大对在2018年至2020年到期的共计3笔32亿美元的优先票据(旧票据)进行了要约交换,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推迟了票据的偿还时间。

如此一来,在2020年到来以前,恒大集团就没有到期应归还的境外债务。不得不佩服中国恒大此次调节即将到期债务的方式,利用交换债券延长了集团外币业务到期期限的同时,又改善债务结构。

第三,是债券。据其2016年财报显示,为了“从容安排境内外到期债务还本付息”,恒大集团分两次共发行了142亿境内私募债券,旨在优化短期借款及长期借款结构。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6年年报)

第四,股权融资。在今年上半年,恒大集团还在1月和6月两次引入包括中信、中融、深业集团、宝信投资等央企、国企、大型金融机构作为战略投资者,签订了合计近700亿人民币的增资协议。

此外,除了借款外,占据流动负债很大一部分是应付款项和预收客户垫款项。而在地产界,由于特殊的交付模式,这两个类目数额巨大也是普遍现象。而这两部分款项一定程度上属于“无息负债”,对公司运营带来的是有利影响。 

综合以上,看来恒大直接融资、间接融资的途径还真不少,只是不知道,这一轮金融去杠杆,这些负债到期后,有多少可以展期呢? 

神秘的永续债

既然中国恒大还有这么多负债没有还,那其一直高调宣称已还完的永续债又是什么呢?具体请关注明日野马财经推出的《拆解恒大千亿永续债》一文。在这里先做个简单铺垫。

如果有读者了解地产商们的融资手法,那你一定知道被广泛运用的永久资本工具。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6年年报)

永久资本工具又称永续债,虽然是负债,但是却可以美化财务报表。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会计准则中,永续债在财报上可以算作权益。

“也就是说,香港上市公司借了永续债,不但不会增加负债率,反而会降低负债率,增加现金流。”在北京一家投资机构主管固定收益项目的李先生对野马财经表示。

这种负债,不规定债务到期期限、但可以按期取得利息,债权持有人只有在企业破产重组时才可以要求清偿本金,还债顺序排在普通股之后。

因此,在房地产企业负债率普遍偏高的情况下,永续债就显示出了独特的优势。

而披着“永久资本工具”马甲的永续债第一次在恒大年报里现身是在2013年。当年,其发行的250亿永续债成为了行业发行规模之最。此后几年,永久资本工具数额持续上涨,截止到2016年底,该项目金额达到了1129.4亿元人民币。

但在今年上半年,中国恒大却先后多次分批偿还了永续债。截至6月末,中国恒大已完成全部永续债的赎回工作。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7年中报)

而其偿还永续债的原因似乎也耐人寻味——实现了对资本市场的庄严承诺。

除了永续债的票息会随着时间长短上浮,长期不还会面临高昂的财务成本。恒大在今年引入战略投资者时就曾做出“每一个财政年度将其净利润的最少60%分派予其股东”的承诺,想必也是除了金融去杠杆压力之外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图片来源:恒大集团财务数据(2016年年报)

通过查阅2016年报,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中国恒大永久资本工具持有人所占利润达到了106亿元,如果继续保持高规模的永续债,中国恒大将不能履行上述承诺。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多次就上述问题联系恒大集团和相关人员,但截止发稿,对方未有回应。 

不过,比起万达王健林地板价甩卖资产,融创孙宏斌举债四处收购,被国际机构下调评级,许家印的确完成了他每年的FLAG。

无论还的是什么债,许老板早在年初就做好了降负债率的计划。《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在今年3月的中国恒大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称,“今年公司的一项重要工作是降低负债率。”

不知道是“春江水暖鸭先知”,还是有神秘内线,总之,如今看来,武汉科技大学管理学特聘教授许家印对于局势的把握还真是老辣!

你怎么看许老板的万亿负债和敏锐的商业洞察力?评论中见。

许家印教授与恒大集团的万亿负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