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宠物生活消费中,寄养可以算是一个低频刚需型的服务。宠物生活馆、部分宠物医院是目前承担寄养服务的主要承担商,但都不同程度存在会有活动空间过窄、宠物生活环境差等短板存在。随着消费升级在宠物领域的延伸,高品质的寄养服务也成为很多宠物饲主关心的话题,除了高端的宠物酒店,如36氪曾经介绍过的萌星人,家庭寄养也是新的选择,例如美国的 Rover 和 DogVacay,前者在今年 5 月完成了对后者的收购,国内类似于 Rover 的家庭寄养服务商是“小狗在家”。

小狗在家上线于 2015 年,以 Airbnb 的模式开展宠物寄养,基于LBS,用户可以根据距离远近、价格高低、寄养服务等指标选择合适的寄养家庭,然后在平台上直接联系和预约。

根据小狗在家创始人王丹雪提供给36氪的数据,从上线至今,平台已经为 12 万只宠物提供了服务,平台目前审核通过的家庭有 2.8 万个,另外还有4000 多个家庭在审核当中。近期,小狗在家也接入了百度糯米的宠物板块,百度糯米推荐给用户的寄养服务将由小狗在家平台提供,意味着新一波用户流量的进入。

百度糯米“宠物”板块和小狗在家的合作

关于小狗在家所打出的“家庭寄养”概念,从需求端来看,较之于宠物店的空间和服务水平,以及宠物酒店的定位和收费,家庭寄养的确是在性价比、便捷程度都有相对优势的选择,王丹雪透露,平台的寄养订单中,平均寄养天数为 7 天,客单价在 350 元左右,和线下门店相比降低了 10% 。

不过,陌生人之间的信任难题也代表着新用户的进入门槛较高,和欧美相比,国内的养宠环境并不成熟,尚在成长过程当中,这也是为什么至今国内没有诞生 Rover 的原因之一。

而关于信任的问题,小狗在家从上线之初就从寄养家庭的审核、订单跟踪、全流程监督等环节进行规避,例如,寄养家庭必须定期上传宠物的活动视频到平台、小狗在家团队会对所有订单进行全流程追踪直到寄养结束后第 3 天,此外,平台也提供最高 10 万元的保障服务以确保宠物在寄养中的安全和体验。而平台能够提供的服务保证也能避免跳单的发生。

不过宠物家庭寄养的概念对于国内的宠物饲主而言仍比较新,站在一个初创公司角度来看,完成市场教育这件事实在成本过高,而只通过撮合服务抽佣的营收模式也相对单一,王丹雪告诉36氪,小狗在家并不打算单条腿走路,而围绕寄养场景本身就能够延伸一系列服务:

  • 最直接的自然是产品的售卖,例如针对 7 天寄养推出的小包装主粮、零食等;

  • 此外,目前平台的寄养订单集中在 7 天左右,寄养前后宠物都会有基本的清洁需求,平台有流量资源优势来联通线下门店进行服务导流;

  • 宠物社区、社交很难做,最终要触达到的是“人”,王丹雪认为,在小狗在家平台上,在“寄养”场景里,本身就存在人和人之间的社交关系,再借助平台上已经沉淀的 UGC 内容,是有条件建立起来一个宠物垂直社区的,事实上,小狗在家的“宠物圈”、“专属频道”在做类似的事情。

虽然主打的是 C2C 的寄养,不过,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小狗在家平台上,我也观察到了一些“职业寄养人”的身影,类似于滴滴出现后的专职网约车司机。

王丹雪告诉36氪,小狗在家并不排斥这类专业寄养人入驻,从行业发展来看,随着宠物行业愈发成熟,行业的细分和相应服务的专业化程度来都会有所提升,就好像职业遛狗人也是欧美的宠物服务产业中一个成熟的职业分支一样,而小狗在家平台让整个交易环节更加透明,服务质量自然提升,不过,当平台上职业寄养人数量增加后,如何对这一部分群体进行规范化管理也是平台需要考虑的事情。

综合来看,家庭寄养对于小狗在家而言更像是一个流量入口,并且这一流量是稳定的:家庭寄养本身就已经和因为市场上的同类服务在场景上形成差异,加之平台服务的相对完善,一旦用户形成服务购买习惯就会被绑定在平台上。在这种前提下,线上和线下可讲的故事就很多了。不过,对于平台而言,推广家庭寄养的概念仍旧是重点所在。

至于海外对标,除了 Rover 外,Wag 也是著名的宠物看护平台,可以抽象理解为宠物版的Uber,Wag 会事先对宠物看护或遛狗师进行背景调查,当有看护订单抵达平台后,平台会随机将订单分配给可以接单的宠物保姆或是遛狗师,订单完成后,平台会从佣金中收取一定比例的分成,不过比起来 Rover,Wag 的模式似乎离我们更远。

——————————————————

我是36氪作者思齐,消费和教育类项目报道请联系微信 HannahHQ723

围绕家庭寄养场景,「小狗在家」认为可讲的故事还有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