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年前崛起的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们,如今大部分进入了量产阶段。其中李斌的蔚来汽车,以及何小鹏的小鹏汽车,同时宣布将在今年底前上市第一款量产车。对于在制造领域缺乏经验的初创车企而言,量产是大考。能不能熬过这一关,直接影响到未来造车市场的竞争格局。而何小鹏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归,用意也很明显。

何小鹏穿着红色T恤,拿着话筒。

小鹏汽车三、四百名员工穿着白色T恤,端着香槟。

500平米用于车辆研发的实验室,被临时改造成了何小鹏述职演讲的场地。白色的墙,白色油漆地面。隔离带把员工圈在中央,另一边,小鹏汽车一版红色的试制车停在一旁。

离开UC的时候,何小鹏对阿里巴巴CEO逍遥子(张勇)说,他将在智能汽车领域all in 至少10年。履新的当天,他当着台下小鹏汽车员工的面,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次,并宣布,目前正在北京、广州和硅谷大量招人。明年内,他会把台下的这些听他说话的白T恤的数量翻四倍。

对于何小鹏而言,小鹏汽车既陌生又熟悉。3年前,UC被阿里巴巴收购,何小鹏手里拿着现金,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创立了小鹏汽车。

关注到智能汽车这个领域,是由于他那时候买了一台特斯拉Model S。也是红色的,和车间里停着的那台小鹏汽车一样。实际上,2014、2015年,包括易车网创始人李斌、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在内的一波互联网老兵,都开始关注新造车领域的创业机会。他们相信,智能汽车势必会取代传统汽车,就像今天功能机已经被智能手机取代了一样。

与最终创业的互联网人相比,何小鹏的选择相对谨慎。他以投资人和创业导师的身份,参与小鹏汽车的前期创立。并把项目交给更懂汽车制造的来自广汽新能源的夏珩的团队,“给他们5年的时间,把他们改造成有互联网思维的汽车人。”与此同时,他也把自己改造成了“勉强合格的汽车互联网人。”

3年过来,何小鹏认为,小鹏汽车一步步稳扎稳打,达到了他的预期。但他们需要更多的钱、更优秀的人才,以及把一家小公司做大的一整套体系和管理方法,这正是他回归小鹏汽车的目的。

3年前,在阿里巴巴一次董事会上,37岁的何小鹏说自己感到了中年危机。这种感觉,在他今年当了父亲之后更加强烈。他渴望在新的领域能有一番作为,把一件看似不靠谱的事情做成,让自己和家人都为之骄傲。这也让他重新找回了创业之初的兴奋感。

“如果人不折腾,就像电器一样会腐朽。从思维到躯干慢慢变安逸。”何小鹏说。

昨日,在何小鹏履新的当天,他与36氪聊了聊创业的初心,小鹏汽车的发展方向以及他的中年危机。

36kr:小鹏汽车创立3年了,现在的发展,跟您心理预期的一样吗?

何小鹏:我觉得挺好的,有很多地方超出了期望。

36kr:年底要发布量产车,现在算是从0到1了吗?

何小鹏:还没有,我觉得还要给我24个月左右。我讲的不仅是车,是一个组织、体系。24个月之后,我们有差不多3千人的研发人员,整个销售、售后、技术、服务、体系,车已经卖了10万台以上,等到了那个时候,我觉得仅仅是到了1。

36kr:哪些问题您从外面看到了,进入小鹏汽车之后要首先解决?

 何小鹏:这个团队原来的规模太小了,有一些地方的设计,比如有些公司20个人,但我们只有6个人,这些是否合理?有一些是合理的,但也有一些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说,我们明、后年要招很多好的技术人员。

36kr:您最早是投资了小鹏汽车,现在加入创业,这个角色是怎么一点点转变的?

何小鹏:我觉得是情感上的因素。我不期望以后小朋友长大,觉得爸爸妈妈没有做到一件让自己自豪的事情,虽然我过去也做了一些。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家,把一件看着很不靠谱的事情,努力做成靠谱的事情,这才是我们的价值。

36氪:这个想法是从何而起?

何小鹏:我有很多朋友,跟我一样,做了一家企业,很成功,或者在一家很好的企业做高管。他们都面临一样的情况,中年之后,怎么办。我看着他们很少人在创业,大部分人做基金,小部分人退休。我觉得如果人不折腾,就像电器一样会腐朽,从思维到躯干慢慢变安逸。

3年前,在阿里巴巴总裁会上,我就说我最近有中年危机。那个时候逍遥子还不是CEO,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多大”。

36kr:中年危机有很多的指向,您的症状是?

何小鹏:我非常简单,大学时候的人生梦想是40年实现财富自由,我三十几岁就实现了。但是我觉得人生要有梦想,当时有一点彷徨,我是挺有情怀的,想要去创造一些东西,但是必须依赖于自己的能力模型去做。只想忽悠是不行的。

36kr:我还挺好奇,阿里是怎么放你走的?

何小鹏:我非常感谢,他们挽留了我。说这个事业还很大,平台很大,你在这个平台还可以做的更好,或者想换个平台还有很多的机会。

36kr:怎么没在这个体系里面选一个呢?

何小鹏:我当时跟老逍说了一句,出行+制造是巨大的窗口。但是,真的不适合大型企业去做。比如说阿里。第一个是基因的问题。第二个是风险,财务投资会非常大。我们如果200亿能干起来的事情,大企业可能要600亿。小企业拿一点点去试,大企业是一开始就会拿很多。里面的成本非常高,会浪费。(另外,)它有资源,也没有资源,因为这么大体系,无法聚集一些不同的人。

36kr:之前有互联网公司说,投了150亿在造车上,但是我们没看到车。大概像您说的,用钱的效率比较低?

何小鹏:我觉得用做大公司的方法做初创企业,很危险。我也不知道他这些钱投哪去了,这个事是讲给public(大众)听的。

36kr:资本市场目前对于造车的热情是怎样的?

何小鹏:我觉得去年底开始到今年,明显好了。我以前邀请投资行业的朋友来看,他要做一轮的分析,还要请谁来看,这个钱够不够,退出的时间是否正常……但是今天,小鹏汽车有不少的已经完成了,或者是已经在路上。在中国,汽车上下游产业一年有十万亿市场,将来绝对会有更多创新的东西出现。

36kr:融资方面,小鹏汽车最近有哪些进展?

何小鹏:很快。我们估计之后会有两到三轮的融资。

36氪: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都是您的朋友,当时怎么把他们拉进来的?

何小鹏:我也是被忽悠者,也是忽悠者。我拉了李学凌跟他们见面。李学凌听了一会就开始玩手机了,我在下面就踹他,我说你听这几个小兄弟说一下。李学凌把手机放下来,说小鹏有兴趣我们肯定支持,这个方向肯定对,就是不知道谁能做出来。所以学凌就被忽悠进来了。

我带他去见老雷(雷军),去了小米在北京的办公室,老雷见完之后就说,兄弟你们在旁边等一下,挺好。出来第一件事情就跟我说,这个团队是不是太嫩了。

他跟我讲了一些小米几个创始人、合伙人的情况,的确要比小鹏汽车level高不只一个级别。他就跟我说,这个事情特别大,特别难,如果你要做成这个事情,需要很多很好的人进来,否则就做不到。

第二点,他跟我讲,做一个车要60个月。我当时觉得稍微悲观了一点,中国有那么多汽车人才,大概36-48个月差不多了。这一点当时我没有足够理解,现在理解了。(现在)也许我们有能力做到50-55个月之间,但是很难。不管谁做,准备60个月,200亿资金,一个非常好的团队,大家有共同的信念去拼很多年,才有可能创造出不一样的事情。

36kr:雷军那么说,您没有打退堂鼓吗?

何小鹏:我和阿里、小米聊这件事,聊了六七次了,我没有打过退堂鼓。因为我过去的核心是帮忙不添乱。就像小鹏汽车,最开始想拿橙子汽车做名字,但是注册拿不下来,他们后来选了好几个名字,最后说小鹏汽车,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坚决反对,我当时想,如果我是一个投资人,帮忙不添乱。他们如果想的话,我不应该阻止的。

36kr:当初为什么要叫小鹏汽车?

何小鹏:当时他们讲的逻辑有很多,其中有一点就是,在中国蛮有趣的,带“小”字的企业蛮多的。当然他们有很多的原因,当时作为一个投资人觉得OK。

36kr:您为什么会关注到智能汽车领域,跟互联网相隔还蛮远的?

何小鹏:我是第一批特斯拉车主。当时第一批特斯拉不算很好,很多细节问题,但是起码他算是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因为Nokia原来是我们的股东,我们经历过从功能机到智能机时代的跳跃。我觉得这条路未来非常有价值,但也有巨大挑战。所以想找一些这样的团队,看看有没有机会。

36kr:您是怎么发现现在的团队的?

何小鹏:蛮巧合的,去找了一些团队,搭了不同的局,Henry(夏珩)也在,他当时做的是一个汽车的论坛,做得还可以。

36kr:项目创立之初,您想过加入小鹏汽车吗?

何小鹏:绝对没有。我当时哪里有精力跟能力做到?我一直都认为,做一个互联网汽车公司,核心是汽车,在车的领域,他们才是专家。我只是在企业组织上有哪些困难,可以帮他们。我觉得Henry原来做得特别好的事,是0到1这个过程他们成长非常快,所以我在过去几次增资。

36kr:您现在是大股东吗?

何小鹏:我是重要的股东之一。

36kr:您在UC这些年,哪些经验可以应用到小鹏汽车上?

何小鹏:太多了,创业就是攻克一道道坎。很多企业做死不是因为竞争的原因,而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因为管理的问题,品质的问题,团队没有建设好的问题。

36kr:您在管理上的心得是?

何小鹏:比如说文化,创始人和核心管理团队身上的味道,他们是简单的,企业就简单,他们是很坏的,就都很坏。还有建立正确的价值观,比如不贪污。

36kr:车企反腐很重要?

何小鹏:我觉得是,现在互联网反腐是很重要的。我觉得将来会有很多,而且他们会觉得是通用规则。

36氪:传统车企也在转型做新能源车,他们是怎样的玩家?

何小鹏:除非他们是新的公司,除非他们有互联网大佬加跨界的躯干,不然他们造的车,只有互联网的形,没有互联网的髓。我觉得颠覆自己,重建自己才行。

36kr:怎么把互联网人的基因和汽车的基因捏合在一起?

何小鹏:首先,找一个年轻的团队,给他们5年的时间,把他们改造成有互联网思维的汽车人。其次,让互联网人花3—5年时间去学习汽车,变成一个勉强合格的汽车互联网人。

36kr:这个老大是需要互联网人的还是汽车人?

何小鹏:我觉得是互联网人。

何小鹏加入小鹏汽车:如果人不折腾,就像电器一样会腐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