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文娱”(ID:hi3wyu),作者:TripleFire小可爱;36氪经授权发布。

颜开、夏达、于彦舒、周洪滨、杨笑汝、韩露……《偷星九月天》,《1区22》《星海镖师》《超合金社团》……这些名字和漫画作品,是许多漫画读者青春时的记忆,而《漫友》和《知音漫客》,也曾被无数人在课间翻阅传递,陪伴了很多人的学生时代。

这两本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漫画杂志,为漫画行业培育了大量作者与编辑,但漫画杂志的销量锐减是不争的事实,网媒时代到来,作者与编辑们有了新的出口。

选择继续植根在漫画领域,是大多数漫画家们的选择,他们有的开始创业成立漫画CP公司,有的拥抱大平台或者继续独立创作,而《漫友》和《知音漫客》也在慢慢转型,对于公司业务进行了调整。

漫画家们的创业之路

王鹏成立的动漫堂获得数千万来自腾讯的投资,姚非拉成立的夏天岛获得华策的青睐,周洪滨、猫小乐和任翔合伙的大周互娱在创始之初就获得5000万天使轮融资,还有于小发成立的鲜漫,口袋巧克力成立的青空绘彩等等,他们的创始人或核心作者,都与《漫友》和《知音漫客》有着紧密联系,并且公司在创作运营上走得还算顺利,也都陆续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除了作者之外,2014年底,杨小邪和《知音漫客》创刊人老猪等核心高管离职,组建了漫娱团队,首轮由挚信资本投资,估值两亿元;2015年,前《知音漫客》衍生品企划总监吴量成立时代漫王,获得乐游资本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

部分《漫友》《知音漫客》作者或核心人员成立的漫画公司

不过说到底,从漫画杂志到腾讯、快看等网络平台,漫画的形式与内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读者们的需求也更加多元化了。

虽然看起来,这些公司目前已经算是领先一步,但他们在转型路上真的畅通无阻吗?

动漫堂创始人的王鹏提到,最初腾讯动漫的编辑们找到动漫堂谈合作,他们认为长期纸媒连载的高品质是我们的优势,但也明确提出,转到网络连载后这一优势是否会变成负担?如何找到成本、速度、质量的平衡点以适应网络连载等等,这些是他们当初提出的要求。

从结果来看,动漫堂在转型中做得不错,除了还在人气积累阶段的几部新作之外,其他十余部漫画都在腾讯动漫人气过亿,多部还在5亿以上,并打造了腾讯动漫头部漫画《一人之下》,动画、游戏、衍生品等后续开发都持续推进。

鲜漫创始人、《魁拔》漫画作者于小发则表示,过去的创作经历对于现在的公司运营有很大帮助,让他更了解创作与作者,同时,运营公司后他又有了更加宏观的视角去理解漫画创作。

早期,鲜漫按照日式漫画的方式创作,后来有了各种形式上的变化,出现了彩色漫画、条漫,载体也从纸质杂志到网络平台,作者们一直在学习如何用新方式画漫画。

而杨小邪、老猪等《知音漫客》核心人员成立的漫娱文化,还在离开《知音漫客》后又创立了新的漫画刊物《好漫画》,这本杂志在不到2年后正式停刊。

已经停刊的《好漫画》

漫娱的总裁杨小邪曾经多次向媒体提道:“时代已经变了,《知音漫客》是纸媒时代最后的辉煌,而我们在创业初期确实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之后,除了固有的漫画业务,漫娱又注册了影视公司,依托公司IP试水影视开发。无独有偶,鲜漫也同样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网剧《有猫在》正在推进中。从漫画到影视,这些漫画家们都在尝试全新的变现之路。

个人作者如何对抗集体创作?

大批漫画作者们选择创业,并且其中大多数在成立公司后,将更多精力放在了公司和作品运营上,而极少再进行创作,但也有一些作者仍然更倾向于安心创作。

徐璐、LING、杨笑汝、张三疯、黄晓达等漫画家,就没有选择创业之路,他们或者入驻平台成为签约作者,或者成立自己的小型工作室,但运营工作及作品版权都属于平台,总之,他们的工作内容与过去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供稿对象从杂志变成了网络漫画平台。

而这些个人作者们,也的确创作出了《蓝翅》、《戒魔人》等各个平台上相对头部的作品,漫画平台越来越专业,这还曾引发了从业者们对于漫画经纪公司是否有必要存在的讨论(点击漫画经纪公司还有必要存在么?将会如何发展?回顾)。不过,除了这些老牌漫画作者,我们会发现,已经很少有新人漫画家能够通过自己哪一部极具才华的新作品被大家记住。

越来越多的漫画CP公司开始弱化个人作者的作用,他们已经不再着力于培养“漫画家”,而是纷纷向三文娱表示,希望漫画能工业化发展,每个人都是流水线上的一员。

集体创作是近年来漫画创作的大趋势,专业的漫画公司,即使是看似简单的条漫也需要4到6人来参与一个项目创作。

在集体创作之下,一部漫画能够保持高速更新,多人参与创作也能够提高漫画作品本身的故事质量,后期漫画上线后,又有专人来进行运营工作,包括作品宣传、读者反馈与数据分析等等,这都是个人作者无法比拟的优势。

对于个人作者与公司集体创作两条路线,日本和美国都有了非常成熟的案例,究竟哪一种会在中国的漫画行业占到上风还是一个未知数。

网媒时代的《漫友》和《知音漫客》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培养了这么多漫画家和漫画编辑的两本杂志。

随着纸质漫画刊物的衰落,《漫友》和《知音漫客》的销量也明显减少,广州以外的地区,在报刊亭已经很少能见到《漫友》,《知音漫客》经历过一个月卖出800万份(《知音漫客》为周刊)之后,现在销量已经下滑了一半以上。

但两本杂志,都仍有多个漫画杂志品牌还在运营,《漫友》旗下,还包括《漫画世界》《约绘》《男朋友》等,《知音漫客》旗下,则有《绘心》《绘意》《小说绘》等。

漫友文化副总经理赖春晖告诉三文娱,公司由过去的局限于策划运营动漫类图书的平台,演变成为一个综合的动漫内容与服务提供商,功能涵盖了动漫图书与期刊的策划和发行、动漫内容的创作与版权运营、动漫展会活动的策划与组织、动漫广告营销服务的提供等。

具体来说,除了杂志业务之外,《漫友》还联合多家文化艺术和传媒机构,共同主办了“金龙奖(OACC)华语原创动画漫画艺术大赛”,以及“北京动漫嘉年华”、“广州动漫嘉年华”等数场展会活动,其中金龙奖是国内鱼龙混杂的动漫奖项中具有一定含金量的奖项。

赖春晖介绍,金龙奖是为数不多的获得之后可以拿到各地方政府配套扶持奖励的奖项之一(如广州、杭州等城市均可申请配套奖励),而且每年均有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华人创作者组团参赛,这都是金龙奖含金量的佐证。

而《知音漫客》,根据今年3月时的公开资料显示,其公司知音动漫完成了增资扩股,募集资金5.67亿元,由湖北长江广电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卡氏(湖北)文化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湖北长江广电文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3家分别出资25079万元 、25079万元、6543万元,并出让了52%的股份。

资料中还提到,知音动漫2013年营业收入4.189亿元,净利润7045.4万元,而2016年前九个月营业收入1.3218亿元,净利润2032.7万元。

业绩下滑,核心漫画业务受到影响,这是网媒时代的《漫友》和《知音漫客》都无法逆转的发展趋势。

虽然在腾讯动漫等漫画平台搜索漫友和知音漫客,还能看到多部以两本刊物名义发布的漫画作品,但是这些作品相对两部刊物过去的影响力,现在的人气已经非常有限了。

从纸媒到网媒,有不少传统漫画家认为现在的漫画作品普遍质量下降,内容同质化严重,而且内涵深度不足。

不过,《漫友》招牌作者之一,如今也加入漫画家创业浪潮的于彦舒曾在微博感慨,要拥抱技术,包括新的绘画技术、印刷技术、传媒技术等等,因为“创作的核心是创作本身,技术永远是手段,不要在意手段。”

的确,现在最一线的漫画公司,无一不是及时适应网媒时代的漫画特征,牢牢抓住了新一代漫画读者的喜好。

无论是CP公司、个人作者,亦或是如今的《漫友》和《知音漫客》,也都需要继续探索网媒时代的漫画创作。

(原题目《融资数百万至数千万,从《漫友》《知音漫客》到腾讯快看,传统漫画家们的创业之路》)

从动漫杂志到腾讯快看,读者多了,漫画家的日子更好过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