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Steelcase是一家设计公司,它与微软合作推出一套新的办公室设计方案,由5种类型的空间组成。Fastcompany记者Jeff Link最近刊文介绍了新的办公空间,它的主要目的是增强员工创造力,让员工更协作。让我们来看看新设计是怎样的。

有些时候,你不想去办公室,心生恐惧。小隔间太狭窄了,真不舒服。拍完照片,用Instagram滤镜调整,看起来似乎全是米黄色,不论你怎么调节腰托,脖子还是酸痛。喜剧《办公空间》(Office Space)描绘的场景似乎切中了要害,它不是讽刺,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此时你会感觉到自己的创意枯竭了。

不妨想下另一种情况:你坐在高凳子上,凳子铺了长毛绒织物,房间色彩丰富,简直就是Eero Saarinen(知名设计师)梦寐以求的。它的名字叫作“Ideation Hub”。Ideation Hub是一个会议室,但是没有直纹矩形桌子,没有人笨手笨脚拿起笔记本播放幻灯片,以前召开视频会议时因为不同步某些人的笑脸看起来很古怪,现在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里面安装了微软Surface Hub协作设备,这是一块84英寸的屏幕,装在墙壁上,文档像书一样长,同事拿着手写笔给文档做标注;所有注释都会存储到云端,与笔记本连接。你可以看清整个表格、预算、法务团队的笔记,还有其它东西。如果同事在慕尼黑,他也可以自己做笔记,提建议。与会者不会静静坐着,盯着自己的手指。他们可以公开分享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场景只是猜测吗?不是的。办公室设计公司Steelcase创造了一种新模式,公司管它叫作Creative Spaces,相当于一个套装产品,由5种办公空间组成,每种都用Surface作为支撑,分别叫作Ideation Hub、Maker Commons、Focus Studio、Duo Studio和Respite Room,设计的目的是鼓励员工进行创意性思考,增强协作,让工作环境更具流动性和平等性。

Steelcase全球研究通讯(Glob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主管Chris Congdon说:“以前你在小隔间工作,将头埋进电脑,现在不能这样了。”在2017年NeoCon会议上,公司展示了一个样品间,它是Steelcase和微软合作设计的。

Congdon解释说,在过去20年里工作的属性不断变化,越来越强调创意性与协作性。曾几何时,办公室的构造是根据Frederick Taylor的科学管理理论设计的,模仿福特的组装线模式,将专业化的个人安插其中,最终在结构上形成了隔间网格和办公室,大小与位置根据等级和层次结构分配;Creative Spaces不同,它是一个更具流动性、相互依赖的生态系统。

Steelcase曾经发表过一份名叫《创造力、工作和物理环境》(Creativity, Work, and The Physical Environment)的报告,Congdon引述报告称,关于创造力的定义和模式,大家意见不统一,不过大多研究者都认为创造力与发散思维(为一个问题想出多种创意或者替代解决方案)和聚合思维(评估几种可能性然后挑选最好的方案)有关。虽然设计界早就知道这点,但是在办公室设计上并没有得到太多的体现。

总体来讲,开放的远景和高高的天花板能给人留下更多的精神空间,让人产生更多的抽象观念。如果在会议室后面放一个非正式座位也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如果是封闭空间,用隔音玻璃门阻隔,往往会让气氛更有紧张感,让人埋头专心工作。两种设计都重要,不能说某一种比另一种好。

Congdon说:“回看历史,我们想设计一个空间让人们工作,可以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但创意性工作不是这样的。创意性工作希望办公空间是流动的、循环的,可以专心工作,也可以成为创意孵化器、方便团队构思。”

随后,Congdon带领我们参观了Duo Studio,Surface Studio计算设备并排而立,放在可调节高度的桌子上。28英寸显示屏可以旋转至20度,放在绘图桌上,工作人员可以用手写笔绘图,或者将它当成触摸屏使用。Surface Dial是一款无线旋转设备,无论是外观还是功能都很像游乐场的旋转器,它用滚动快捷方式取代了浮窗和下拉菜单。空间内有一个地方很舒适,摆了一张睡椅,睡椅面向墙壁,墙壁上挂了一个电脑显示器。工作人员可以躺在这里评估创意概念,很快又可以回到专注性工作中去,隐私、聚焦和协作、消遣保持平衡。

再看附近的Maker Commons,它更像中世纪客厅。一侧是软垫座椅,盆栽植物,低腰沙发,围着一张咖啡桌排列。另一侧是是一张桌子,高度和酒吧高脚凳差不多,用吊灯照明,可以看清Surface Hub屏幕。你可以舒舒服服在这里喝一杯咖啡。设计这样一个空间是让员工用非正式、偶然的方式分享创意。

物理空间之所以设计成这样据说跟创造性思考有关,这样说是有依据的;许多神经学报告可以证明、Steelcases内部的定性研究报告也可以证明,另外,几十年来Steelcases一直在与IDEO、伊利诺伊大学IIT设计学院(IIT Institute of Design) 、StanfordD.school合作,合作的成果也可以证明这点。《创造力、工作和物理空间》引用了两份报告,一份与2012年匹兹堡大学所做的实验有关,实验由Joel Chan主导,他发现空间越大人们会为平日常见的东西找到更多新奇的应用场合。

有一个任务是这样的:参与者为一只鞋找到更多用途,评分主要考虑三个方面,回应速度、回应数量、新奇性。有的回应没有新意,比如“用鞋保护脚”,有的回应很有新意,比如“用鞋当作船给白蚁用”。大房间的参与者给出的构想更有新意一些。

有人认为之所以这样与“直接启动”(direct priming)有关,这是一个心理学理论,直接启动是人脑进化的一种进化方式,让人可以在世界移动、寻找食物、生存下去。Chan在邮件中说:“我们的抽象思维可能是由环境的物理特性激发的,环境与丰富而广泛分布的资源有关,例如,如果处在狭窄的空间,由于刺激的东西少,所以思维也会狭窄,好比我们会在一个环境中的某一个点挖掘很长时间寻找食物。”

第二份报告是Darren Lipnicki写的,他是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教授,报告认为人仰卧比站着解答字谜的速度更快,研究更加关注大脑。教授猜测,与站着相比,躺着时脑底上角的蓝斑可能活跃程度弱一些。在许多生理活动中蓝斑-去甲肾上腺素系统扮演了重要角色,包括疼痛感知、醒睡周期,研究发现,这个区域如果活跃度低可以增强创造力。Lipnicki在邮件中表示:“如果结果能够重复,一般化,企业应该考虑使用躺椅或者沙发,因为它们可以增强洞察力、创造力。”

Creative Spaces也许可以告诉我们未来的办公空间会是怎样的,而家具和内部网格的变化正是其中的一部分:以前办公室与工作台是指定的,摆了桌子;现在变成了多种多样的私人、协作空间,彼此互联,声音丰富,许多空间安装了嵌入式大型计算设备。慕尼黑的同事会觉得距离更近了,因为视频会议更清晰了,连接更好了。桌子会与舒适的矮凳、高高的圆桌、沙发、躲椅搭配。通过Steelcase个人助手App,你可以查看哪个房间是空的,可以在飞机上预订,还可以选择适合的氛围灯光。

Creative Spaces能在多大程度上被企业接受呢?Congdon认为,普及与个人家具、技术没有太多关系,更多还是要看高管愿不愿意拥抱变化,从分割、工蜂式的办公架构转向更自主的工作模式,让员工可以自由选择工作地点和工作方式。

最后一站是Respite Room,里面有一张黄色织物纤维睡椅,下面是地毯,像草皮一样。空间显得很私密,围着织物折叠屏风。躺下去,我不禁想起《广告狂人》里面的Don Draper,他睡了一个午觉然后醒来,突然脑子里有了好想法。我问Congdon,《财富》500强企业会不会接受这样的空间设计,或者从广泛的层面说接受Creative Spaces。

Congdon也躺了下来,她解释说,创意工作要求大脑处在活跃摇摆状态,一面是团体工作,一面是紧张、低头的专注性工作,讲求隐私,需要留下思考时间,二者必须平衡。在《哈佛商业评论》杂志上,她与同事写过一篇文章,认为如果能对注意力模式有着更好的理解,就能让办公室设计变得更好,文章称:“控制性注意力:完成一项任务,需要极高的专注度,比如写作、深思。” “刺激式注意力:当某些东西吸引我们注意力就会转移焦点。”“恢复活力:定期从专注中退出并休息一段时间。”

她认为,理想的创造性办公室应该为三种活动提供空间,一方面要提供舒适的顶部空间,就像在图书馆、咖啡店一样,另一方面要引进技术,增加与同事合作创作的机会。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大跃进,不过Congdon认为这是趋势。Congdon称:“我们的态度是这样的:‘你是成年人,你可以选择自己最想要的空间,做自己需要做的事。’你对结果负责,我是否看到你在电脑面前并不重要。对于大多机构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转变,因为它事关信任。”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48771/can-steelcases-office-of-the-future-make-corporate-america-rethink-the-drab-modern-workplace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Steelcase与微软设计“超炫酷办公室”,在这工作你还想回家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