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我们身边不乏内向者(introvert),甚至自己可能就是个内向者。在这个由外向者主导的世界中,内向者常常受误解,被认为闷骚,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甚至心胸狭窄。了解这个人数庞大的“少数群体”已经成为我们日常与他人交流的基本技能之一。关爱内向人群,人人有责。本文编译自The Atlantic的原题为“Caring for Your Introvert”的文章。

 

在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这样的人——每天都需要几小时时间独处;既喜欢与少数人安静的谈论情感和想法,又能在人群中讲演引爆全场,但是在小团体中却看起来很尴尬,闲聊时嘴也很笨;不拖TA去轰趴,TA绝对不会去,就算去了第二天也要歇上一整天;别人只是客气一下,跟TA搭话寒暄,而TA却愁眉苦脸,畏畏缩缩、嘟嘟囔囔,甚至生起闷气。

如果有的话,你是不是会说TA太“严肃”了,或者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或者觉得TA很高冷、傲慢或者粗鲁?你会不会再花上一番力气、费上一番口舌想要“拉他一把”?

如果你回答“是”的话,那么你所面对的人很可能是一个“内向者”,而你对TA的方式亦有欠妥当。近几年来,科学家们内向者的习惯和需要有了更深的了解。通过脑部扫描,他们发现,内向者对信息的处理与其他人不同(可不是编的)。如果你对内向者的这个群体没什么了解的话,别担心,不知道的大有人在。内向者很常见,但是这个群体在美国,是指在全世界都饱受大家误解,是个挺憋屈的群体。

我懂。因为我本人也是内向者这憋屈团体的一员。

过去许多年,我都否认自己是内向者。毕竟我的社交技巧很不错,我个性并不乖僻,也不会不愿与人交往。一般情况下,我一点也不害羞。我喜欢与他人深入交谈,探讨隐秘的想法和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但是后来我终于认识到我是内向者、并向朋友和同事“出柜”。这么做了之后,我发现自己终于不必受他人误解,或被贴标签了。现在我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向大家普及面对身边的内向者时,不管是家人、朋友还是同事,再跟他们日常交流互动时,该如何作出合适的回应,如何正确地支持他们。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关注,在你认识、尊敬、每天打交道的人当中,一定有一些是内向者,而你的行为可能快把他们逼疯了。注意他们露出的迹象,可能会对你与他们的交往有利。

内向是什么?

内向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由心理学家荣格提出。现在人格测试中主要的一点,在现在广泛应用的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的性格测试中也是如此。内向者不一定害羞。害羞的人在社交场合中感觉焦虑、害怕或者感到自责;而内向者通常不是这样。内向者并非不愿与人交往,尽管有些内向者很赞同哲学家萨特的说法,他们甚至会说“他人即地狱(特别是那些一起吃早餐的人)”。 事实上,内向者是觉得跟他人相处很累。

外向者从他人身上获取能量,独处时精神不振。独处时,他们觉得无聊(因为他们本身就挺无聊)。让外向者自己呆两分钟,他们就得打电话找别人。相反,内向者如我在社交一两小时后就得停下休息会,给自己充电。我本人每社交一小时就要休息两小时。这并不是反社会,也不是抑郁症的表现,自然也不需要吃药。对于内向者来说,独处、静静思考就跟睡眠、吃饭一样,让他们重新充满能量。我们内向者的口号是:“某种程度上,我们都很正常。”

有多少人是内向者?

我曾经上谷歌搜过,仔细研究这个问题,把能看的都看了。答案是:内向者占人群的25%。或者也可以说:比一般略少一点。还可以说——这是我最喜欢的答案——“内向者占正常人中的少数,但是占天才的大多数。”

内向者会受他人误解吗?

常有的事!被误解是我们内向者群体常常要面对的事。正如两位教育专家Jill D. Burruss和Lisa Kaenzig所说,“外向者很难理解内向者。”虽然对内向者来说,外向者很好懂,因为外向者花很多时间去找别人聊天,滔滔不绝,刹都刹不住。但是外向者想理解内向者就不那么简单。外向者以为别人想要有人陪伴,特别是他们的陪伴。外向者无法想象,怎么会有人想要独处,甚至听到这种说法都觉得生气。尽管我常常向外向者解释这一点,我觉得他们并不是真的理解。他们听过之后,就继续抱怨。

内向者受压迫吗?

恐怕是的。一方面,外向者在政界中占了主流(这个行业恐怕也只有爱逼逼叨叨的人才呆得住。)看看小布什,再看看克林顿,只有周围有人的时候,他们才充满活力,神采奕奕。想想政界爬到塔尖的内向者,大概只有柯立芝和尼克松,屈指可数,也进一步证明了我的观点。大概里根总统也是一个内向者,传说他很高冷内敛,这是内向性格藏得深的表现(我曾读到过,很多演员都是内向者,而很多内向者在社交时,觉得自己在表演。)内向者在政界就不被当做“正常人”。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外向者也因此主导着政治。我深感遗憾:假如主导世界的是内向者,这个世界无疑会更平静、更理智、更和平。据说柯立芝总统说过这样一句话:“倘若我们能坐下来,不要动,世界上80%的问题就会不攻自破。”(据说,他还说过这样一句话:“若是你一言不发,就没人会叫你再说一遍。”一个真正内向的人不喜欢谈论自己,更讨厌重复说过自己说过的话。)

美国前总统柯立芝

由于外向者总是渴望着交谈,渴望关注,也因为他们主导着社交生活,他们常常有一定的期待。在外向者主导的社会中,性格外向很正常,也受人欢迎,是快乐、自信和领导力的表现。外向者也被看作是心胸开阔。活力四射、开朗热情又有同理心的人。他们常被夸是“擅长交际”的。而形容内向者的词——“戒备森严”、“孤独鬼”、保守、不苟言笑、自顾自、沉默内敛——通常都是狭隘又不太好听的。这些词都暗示着内向者情感上“小气吝啬”,做人不够大气,性格不宽容。我觉得内向者中的女性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在美国中西部,内向男性通常可以躲过一劫:他们被认为是强壮沉默的硬汉,而内向女性就会被认为是沉默寡言,胆小害羞或者目中无人。

内向者傲慢吗?

非也。这是个很常见的误解,因为比起外向者,内向者智商高、更自省、更独立、更冷静、更有礼貌也更敏感。同时,这跟我们不怎么闲聊不无关系,外向者常常因此轻蔑我们。我们开口之前通常会想一想,而外向者常常边想边说,正是因此他们开会总要开上至少6小时。Thomas P. Crouser是个一个洞察力很高的人,他最近在《外向者凭什么把钱都赚走》(真不是我编的)的书评中写道:“内向者会被外向者的自说自话影响导致分心。内向者嘴上不说,他们就只翻翻白眼,心里暗暗地骂。”这就是原因。

最糟糕的是外向者根本意识不到他们在折磨我们。有时候,他们说的话98%都是没重点的闲聊,我们都快不能呼吸!有时候,我们会好奇,外向者不会被自己无聊到吗! 当然,我们就默默忍着,因为文明礼貌(自然是外向者的文明礼貌)把拒绝交谈视为粗鲁举止,把谈话时的空白看做尴尬时刻。我们内向者只好幻想着某一天,大家都能理解我们的需要,那么那时候,内向者的权利运动也会开花结果。到那时,我们就能很自然地说出:“你人很好,我也很喜欢你,但你现在先不要说话。”

我怎样能让内向者进入我的生活中来,让TA知道我支持他,也尊重TA的选择呢?

首先,你得知道,这不是TA的选择,也不是TA的生活方式,而是TA的性格倾向。生来如此。

第二,当你看到内向者陷入沉思,神游天际的时候,不要问TA说,“你怎么了?”或是“你还好吗?”

第三,就这样,静静地,什么也不要说。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03/03/caring-for-your-introvert/302696/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我内向、高冷、嗨不动,但我知道我是一名好员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