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虐狗日,实在有点多……

嗯……今天七夕,都无须提醒了,刷刷票圈,形形色色“生态”,眼前尽现:单身旺要么默不吭声,要么自High,要么“含恨挥别”朋友圈;成双成对者,早有高调的,几日前就展示了“你侬我侬”,还有估计怕惹各色单身人群“怨念”上身,自己私下偷得“小确幸”;媒体们或替单身狗呼吁“别秀恩爱”,或讲述至死不渝爱情故事,或给情侣们支各式妙计;商家们,嗯……票圈已有引情侣前来的广告了……

作为关爱各类读者的36氪,我们想到一个有关爱情的终极问题(深沉状),觉得很适合放在这普(gu)天(shen)同(yi)庆(ren)的七夕,使有伴侣者和单身狗“握手言和”,共乘思考人生的小船……

源自未来的爱情“哲学”问题是:如果哪天,性爱机器人来跟女生们抢“男朋友”了,你怎么看?

首先,我们来谈谈性爱机器人。无论接受与否,有关性爱机器人报道,今年来层出不穷。CNET日前撰文称,性爱机器人的时代已经来临,你能看到身型、发色各异的女性机器人……

早在2010年,世界首款性爱机器人洛克茜现世,相较以往充气娃娃,洛克茜更智能。除外观、皮肤与真人接近,它还具备给主人发电子邮件、自行升级程序、扩充词汇量等功能,甚至它能与人交谈,只是所用的词汇是事先录制好的,由其内置软件按需自由组合词句。

世界首款性爱机器人洛克茜

你还能按自己喜欢,定制五款不同类型的洛克茜,有野蛮型、冷淡型、天真型、成熟型和刺激型。

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或许你很难把洛克茜与人相关联,毕竟看起来更像多功能版充气娃娃,而且交谈时,洛克茜没法开口,声音是来自腹部扬声器。

到性爱机器人Harmony今年准备发售,说实话,较七年前的洛克茜还是有提升,至少“长得”更接近人样。且内置有加热器,以模拟真人体温。

性爱女机器人Harmony

Harmony有多种人格特质,比如天真、善良、性感等,连忧郁、愤怒等情感,你也只需在相应App定制即可。最神奇的是,按照发明者的说法,选择机器人的人格、情感后,Harmony内部的AI系统,能通过与你交谈而持续学习,进而衍生出自发感情。

尤其如果常常就某相同话题交流,发明该机器人的公司指出,Harmony甚至能说出超乎你意料的话。

但仔细瞅瞅,还是会发现,机器人的眼皮、嘴唇活动得有些“诡异”,言语也有所限制。

上述展示的性爱机器人或仅仅揭露了冰山一角,实则可能一大波公司“正在路上”。

比如,每日邮报报道,科学家正尝试研发一种人工智能(AI)聊天机器人,能够用深度学习的技术,明白人类言语与其感情之间的联系。毕竟《卫报》日前报告显示,性技术行业(包括远程操作的智能性玩具、寻找性伴侣以、构建虚拟现实色情服务的应用程序)价值预估已达300亿美元,而性机器人将可能是下个受追捧的硬件产品。

此前,《赫芬顿邮报》调查发现,66%男性想要体验与机器人啪啪的新奇感觉。杜伊斯堡 – 埃森大学去年指出,263名异性恋男子中,超过40%受访者表示想现在,或未来5年内为自己购买性爱机器人。未来学家皮尔森报告更是点明,2035年,每人都能拥有专属性爱机器人,2050年性爱机器人将会比真实女性更受欢迎。

那么,回到最初的问题,当性爱机器人愈来愈多,如何看待被机器人抢男票这件事?

对此,我们采访了单身狗小A、小B、小C们(下文每部分所述非相同的小A、小B、小C),还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大体我们把回答类型归为三种:技术乐观派、技术悲观派、思考延伸派。

  • 乐观派

单身狗们称得上鼓掌欢迎性爱机器人的典型。当我问单身人士小A女,是否担心被机器人抢走男票,她表示“担心毛线”(仿佛看见她投向我滴眼神),这位美眉认为如果性爱机器人能被社会接受,单身狗也无需惨遭歧视,比如有分析师认为,单身成年人不仅没有对经济做出重大贡献,还可能损害经济,没家庭,因而缺乏工作动力,消费支出也不如非单身人群。

有了性爱机器人,想少开销都困难。如上文提及的Harmony,预计售价为1万美元。买完后,每年还得支付一笔费用去持续更新数据库,也许这可能会让单身成年人充满工作动力。在小A眼里,最终性爱机器人或许能带来“世界大同”。

小B也认为,性爱机器人对单身狗友好,“可比较安全解决生理需求。”

有男性小伙伴,就此问题咨询了下他强大的“后宫亲友团”,回答嘛,很是开明,“你们男生喜欢就好!不过……没人要的男生才会选性爱机器人吧。”

与诸多男性伙伴谈到该问题时,几人都不约而同阐述了同样的观点,简单概括是,性、爱缺一不可,“性爱机器人在生理上完全可以满足男性,但没法代替女朋友带来比如家的感觉。心理上得看男性对机器模拟反馈的接受度,我觉得慢慢大家是能接受的。”“机器可以定做外形,性格,还免去了真人性爱的磨合。”

我还问了有伴侣的男生小伙伴,他给的答案是“争取和谐共处”。按他含蓄的话来说,是游走在“开车和不开车”的边界。交谈的时候,他有提到“传统”和“专一、认真负责”等道德层面要求,但话锋随即转向“坚决不会让女票发现性爱机器人”。当我提出想了解她女票看法时,他义正严辞拒绝了我:“别了,她会杀了我。”

还有小伙伴表示,性爱机器人没有太多影响,“现在难道不是毛片吗?”他反问我。类似某女性创意广告人向36氪说的,“这不就是升级版飞机杯吗?”

  • 技术悲观派

其实,在我问询的诸多男女里,提到性爱机器人的情绪偏向负面的几乎没有。一般都为中立,或倾向技术好影响的一面。

针对现阶段技术本身,有男性小伙伴对我表示,“现在的性爱机器人很垃圾,一点也不智能,长得也不大好看。”在他看来,性爱机器人至少得基本做到与真人难辨真假的程度。就情感角度来说,他认为性爱机器人或也使得人类更孤独。

实际上,性爱机器人最为争议的点,主要还是围绕伦理展开,社会接受度如何是机器人普及的前提考虑要素、基于女体解剖创造的人形机器人或将使女性物化、是否会因抵触外界交流而产生社会隔离等等。

  • 思考延伸派

当我们在讨论性爱机器人的时候,女性小C犀利抛出“凭什么对象是男性消费者,为什么没有女生专用版”的质疑。为此,我寻找了好久,发现的确如小C所说,基本都是女性性爱机器人,相应男性机器人寥寥。

《Vice》杂志性爱专栏作家Karley Sciortino的纪录片《Slutever》中,介绍了某公司生产全球首款男性性爱娃娃,高配版的售价约为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632元)。

还有某单身男给出了更有意思的延伸答案。因为办公地点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是诸多创业公司聚集地,同时好些新鲜业态也会率先现身于此。他觉得,如果性爱机器人来了,也许中关村大街就会有共享性爱机器人。嗯……他还默默地补刀说,阿里刚发报告,“我们这儿是单身狗重灾区。”我:……

好了,能坚持看完这对爱情终极问题的探讨,我知道,你一定是爱(huo)观(xu)察(jiu)思(shi)考(dan)的(shen)人(gou),这次问题转向你,如果哪天性爱机器人来了,要跟你抢对象,你咋办?

假如性爱机器人来跟你抢对象,你会选择哪种参与姿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