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住宿模式在中国有很多的可行性,但仍有很多东西需要探索。

在今日举办的WISEx新共享行业峰会上,小猪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王连涛表示,全球的住宿和酒店业正在发生改变,国外的一些酒店开始大规模的削减房间面积,让公共空间变得更大、更有个性。

这一切改变都是由消费者需求变化驱动的。王连涛认为,在出行入住时,消费者多了社交和体验的需求。因此Airbnb的模式在中国有很多的可行性,不过在实践的过程中仍有很多东西需要探索。

在王连涛看来,如何适应中国住宿业的监管要求,如何让平台性的业务得到更多消费者的信任,以及怎么获得真正个人共享的早期房源,都是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对于共享房屋的企业来说,解决这些问题要靠平台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用户的体验运营维护。

以下为小猪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王连涛的演讲实录:

刚才唐总讲到这是一个共享的年代,有ofo小黄车,有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在大家的生活中,很多的事情都可以以共享的方式解决。我觉得五年前无论是共享经济还是分享经济,对于大家来说是陌生的词汇。但小猪其实已经在分享经济这个事情上默默做了五年的时间。

从我的角度上看,在生活中有一些基础应用,比如出门要找一个住的地方,是否能用分享经济的方式解决,大家会有不同的观点。

2012年,小猪的分享从一个沙发开始,我们希望所有出行的人不再选择酒店,而是选择一个陌生的家,以一个非标准住宿的方式去满足大家各种各样出行的需求。通过普通人分享的房子满足游玩,商务出差,甚至是长时间的探亲访友的需求,这是小猪从2012年到现在没有变化的一个愿景。

小猪从很小的规模做到现在,让大家看到了Airbnb的模式在中国有很多的可行性。但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探索,小猪也不例外。

第一个是面对住宿业的监管,我们一直在主动调整适应监管要求。第二个是早期房源的获取,我们希望每套房子是真正个人分享的,而不是把中国已有的酒店式的公寓搬过来。所以如何在早期去突破,其实还是个挺难的事情。

小猪早期比较有限的房源,大部分来自我们几个创始人、员工和员工的朋友,分享就是这样开始的。Airbnb如今在全球有非常大的影响,但其实Airbnb也一样,早期就是一个气垫床。如今很多很大的规模生意,其实一开始是非常简单的。

第三个是平台性的业务,一个平台能长大、能进化,从小众影响到大众,让很多以前对这个事情不信任的人去信任它使用它,最重要的一点是消除逆向的选择。这要靠平台的基础设施和用户的体验运营来解决。

具体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所有交易的实名制,这个实名制不是简单的注册实名,而是每次执行订单时,都要把用户的身份信息跟国家相应的身份查询的系统做实时连接,确保预定人和入住人的身份。

第二方面是搭建信用体系,引用芝麻信用等第三方数据。让用户做一个不简单看价格的住宿消费角色。第三方面是保险的体系,我们跟很多保险公司合作创新的保险,比如说短租险,解决房东的财产担忧和房客的安全担忧。

第四方面是硬件的支持,比如接入智能锁。这些都是在消除平台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时,做的一些非常非常基础的工作。

此外,运营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小猪在全国几十个城市有运维队伍,帮助想做房东的人实拍房子,制定价格策略,安装辅助的智能设备。智能设备不仅是智能门锁,还包括新一代研发的智能电控设备,智能猫眼,确保入住的安全。小猪还有管家服务,确保当房东需要保洁服务时,平台上就能随时提供。从用户体验出发的运营,才能减少逆向的选择,促进正向的口碑传播。

2012年小猪只有一套沙发,而现在的小猪在全国300个以上的城市,拥有超过20万套房。短租的特征是跟长租市场完全不一样的。

目前,短租市场的消费群体正发生的一些变化。最初小猪消费者的平均年龄大概是21岁到22岁。但从小猪目前的订单来看,消费者的平均年龄已经变成了是28岁,而且以女性群体居多。这主要是因为分享的房子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好了,大众对共享住宿的接受程度逐渐变高了。

整个住宿行业和酒店行业也在发生变化。国外的一些酒店开始大规模的削减房间面积,让公共空间变得更大、更有个性和更充满社交感。其实这个背后就是消费者的需求在发生变化,在出行入住的时候,除了睡觉以外,衍生出了社交和体验的需求。

在住宿行业,小猪希望用平台化的方式去连接更多的个人去做分享房子的事情,这个行业充满很多的可能性和横向拓展的机会。我们也希望利用平台的方式去制造出社交的体验,制造出不一样的住宿的体验,让大家觉得更有意思,更好玩,每次都会充满期待,甚至住宿会变成你出行的目的,而不再是出行入住的手段。

小猪在做的不仅是社交,而是让住宿变得更有意思,让大家觉得个人分享的房间也是安全、卫生和充满想象的,谢谢!

WISEx新共享行业峰会|小猪王连涛:共享住宿在中国有很多可行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