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胡斐,原名李研珠,2005年加入阿里,成为淘宝网162号员工。

昨天一个10w+的文章,说梦想小镇附近成了阿里系创业者的坟场,说了各种故事,其中也有提到“卖好车”,说我们是第二波阿里创业人中的成功案例。虽然被认可了,但是很不幸,我们也在这片坟场。昨天一天,很多同事自嘲我们是“坟场”之花。 

我自己也常写点东西。从文章的角度来看,那篇文章分三部分,是先有了最后的结论,再往上堆砌了一堆案例去印证想法。很多朋友圈的文章这么写,读者看到标题惊悚、开篇具体、结语装逼的文章,不想深读也没时间深读,觉得“好像有道理”就转发了。 

马总有个说法很多人知道,“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大部分人会死在明天晚上”,那是在2000年上上个资本寒冬时候说的,大环境跟现在很像,创业的失败率本来就很高,很多创业公司都会死亡。而如果在“明天晚上”成堆的死人中,翻出几十个有阿里工号的,然后说,你看阿里系创业不行吧,你看他们这块地方风水不好吧,这种说法我认为神经质了。

我把生命中最青春的一段献给了阿里,跟着淘宝长大,参与到阿里同事的创业中,然后自己做,受过资本追捧,并因此膨胀过,后来明确使命愿景,变为行业领导者,也成了这片“坟场”上的花。我想,我不可能不认自己的阿里味道,就从这开始说好了。 

阿里出来的创业者,要赢,必须要弄清楚,要什么,有什么,缺什么? 

首先,创业要什么,阿里背景创业者又要什么? 

2014-2015年,很多人从大公司出来创业,杭州有阿里系,深圳有腾讯系。那么,这些事是创业者真正想做的,还是资本市场在追的?我们是冲着钱去的,还是冲着赢去的? 

坦白讲,2014年,传言阿里P8/M3=300万美金,P9/M4=500万美金的价码,让很多人膨胀的要死,想想,用一个title就可以换几千万来折腾,title还从M3变成了CEO,为什么不呢? 

“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句当时很流行的话,放在这群人身上,梦想就等于拿到钱,成功也就等于拿到了钱。钱越容易拿,梦想就越容易放弃,因为“梦想总要有的”变成了“梦想总会有的”。于是当2015年出现了资本寒冬,这样的人就回去打工了,也出现了很多《我为什么回到腾讯》、《回到阿里想说的话》之类的刷屏(其实是被创业者看笑话,也被同事看热闹)文章。 

在阿里做过的人都知道,真正支撑这家公司持续旺盛的,是梦想和梦想带来的使命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年轻人拥有更多机会,让中小企业赚更多钱。创业要的是“赢”,是最后实现梦想和履行自己的使命。所以马总不会说自己赢了,我们更不能说自己没有输。 

我和我创办的公司,折腾三年有了眉目,我们探索的历史就是中国汽车行业和互联网结合的活历史,因为我们相信,互联网一定可以帮助汽车行业,让车更好卖。也正是这个梦想和梦想带来的使命感,支撑我们度过了几次死去活来。所以我认为,这是阿里赋予所谓阿里系创业者最重要的东西。 

从阿里出来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住这精髓,跟普通人创业就没什么区别,不拿P几说事儿比较好。 

第二,阿里背景创业者有什么,有什么不一样? 

我被不下10个投资人问过,对阿里系创业者和其他创业者的看法。我的回答都是:敏锐的商业嗅觉。也正因为此,直接、商人感、迅速行动、缺乏耐心、落地困难等等好的坏的都在这些人身上有体现。因为一个要敏锐,一个要耐心。 

阿里还有非常强的企业文化和组织文化,价值观的灌输和认同,以及组织发展的整个套路,创业者在阿里身上可以学到特别多,这个特性也让阿里的创业者往往能迅速组织一个战斗力很强的团队并迅速拿到结果。在出现问题的时候,价值观是最有效的行为准则和判断标准。 

同时,因为敏锐,阿里背景的创业者,转型的概率很高。 

也因为文化强,很多偷懒的创业者,就照抄了阿里的六脉神剑价值观,照搬了阿里的HRG政策,找来一水的阿里背景合伙人来提高效率,这些对初创企业的影响都是致命的。没有自己的血液,阿里的价值观怎么能照搬,不了解阿里在什么情况下引入HRG,就照搬过来,团队也会迷茫。同文同宗的阿里人凑一起,冲突变少,可创业怎么可以没有冲突呢。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开始怀疑“你这套管不管用”。 

我和我创办的公司,在业务模式碰到问题的时候,迅速转型,认真找到B端的突破口并取得成绩,这就是血液里流淌的敏锐和不纠结。我们同样犯了创始人背景单一的错,也迅速补充了多元背景融合的团队。我们在公司一年多的时候认真思考自己的特性,务虚很久研究愿景价值观,做自己特色的组织发展规划。这些都有深刻的影响。 

因此,阿里背景,有很好的老师,但我们必须知道学啥。应该学习阿里在1999-2003年说什么做什么,那是一个伟大企业刚开始的几年,那才是符合创业者学习的阶段。马总现在都关注人类了,你还在找梦想小镇不要钱的办公场地呢,阶段不同,别跟着瞎学。 

第三,阿里背景创业者缺什么? 

缺落地能力。五年前一个著名TP(代运营)公司的老板跟我说招了好几个淘宝的运营过去,“我打算让他们受打击3-6个月,他们才能落地”。这是一个缩影。蘑菇街陈琪之前跟我开玩笑说,淘宝的一个刚毕业的运营,动不动觉得自己拔一根腿毛就可以改变行业,他们没想过这腿毛是马云的。这是真的,看的太高,落不下来,是阿里背景创业者普遍的问题。 

缺最小运营单元。我经常跟朋友提,运营必须思考“最小运营单元”是什么,阿里背景的创业者往往把最小运营单元想的很大。比如做共享供电宝,我听说有一家最小运营单元是城市,这就必须失败,最后的失败不是行业的失败,而是创业者自己的运营策略失败。我们的交易业务,最小运营单元就是经销商,想尽一切办法提高经销商的渗透率和复购率,然后才能考虑整个市场的覆盖率和转化率;物流业务,最小运营单元之前是货车,现在就要调整到板位,这样才能知道怎么提高。从这个角度说,如果阿里背景创业者不能把关注的最小运营单元缩小2-3个级别,那他还没有落下来。 

缺耐心。创业是条很长的路,而阿里背景的创业者往往因为阿里的迅速成功,因为阿里卖家的迅速成功,也觉得自己可以迅速成功,如果不能快,就换一条快的路。这往往也成为很大的问题。  

弄清楚了要什么、有什么、缺什么,我们才能看怎么才能赢。

真的,创业者如果不是为了“赢”,还是别干了。同样,如果这个创业者不能赢,还是别投了。

要赢,两个条件必须要有:事儿要对,组织要好。 

事儿要对。 

必须考虑三件事:在潮中,在浪上,姿势正确。

在潮中,意思是企业做的事儿,是未来5-10年会有大发展的事儿,比如产业互联网、比如AI。在浪上,是做的事情有政策等方面的支持,有红利可以享受,否则会很苦。姿势正确,说的是进入市场的方式,是因为技术、金融、服务等可以极大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手段,而不是苦哈哈的那种。任何用投机换来的机会,都是假的机会,也是不会有未来的机会。 

关于这个我之前有过分享,这里不展开了。

组织要好。 

核心团队必须要有迭代,必须要多元化,必须要有冲突,必须要有探讨。维护好核心团队,是CEO责无旁贷的责任。所以阿里背景的创业者,应该从最好的老师——东家那里学到更多。 

组织要有很务实和有特色的文化并加以传承。使命愿景价值观很管用,但并不是别人的方子都可以治自己的病,花时间在组织文化建设上,并且越早越好。因为我们的经历深刻告诉我们,事儿决定往哪走,组织才能决定走多远。这家公司能到这里,是因为组织还没有散,但不能说明未来不散,未来走到哪里,组织都不能松懈。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 

我们说了创业,必须知道要什么、有什么、缺什么,然后保持事儿要对,组织要好。 

可以很负责任的讲,梦想小镇,这前有照后有靠,左青龙右白虎的位置,肯定是福地。但创业者必须深刻的认识自己,成不成都是靠自己,扎堆、看风水、提阿里,有P用。 

参考阅读:阿里系创业人团灭,淘宝城2.5公里外是创业「坟场」

作者简介:胡斐,原名李研珠,2005年加入阿里,成为淘宝网162号员工。11年加入蘑菇街创业团队,作为合伙人兼CMO。14年创办卖好车,进入新车电商领域创业。

卖好车CEO李研珠:“坟场”之花需要出来走两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