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上海生活,通勤途径浦东南路上交所,基本上每个工作日都可以看到大堂摆着喜气洋洋的红绸和展示板。

市场趋稳,去年年底开始,IPO在提速。

截止到6月27日,今年共发行244只新股,而去年全年发行新股仅有227家。到今年5月份,证监会还在以每周10家的速度开闸。

不过,从5月底开始,证监会核发IPO批文数量开始下降,5月26日公布的过会企业仅有7家。次日,证监会又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对上市公司高管减持股份做出更严格的规定。6月份开始,IPO增长的速度保持在个位数。

A股扩容之路又点了下刹车。

IPO扩容一直充满争议。

对此,雪球创始人兼CEO方三文表示,旗帜鲜明地赞成A股扩容。

“要放弃靠证监会审核进行公司质量把关的想法”

中国资本市场历来是大政府、强监管、全职能模式,这也导致了大众投资者依赖监管把控上市公司质量的心理,一旦股市行情不好,证监会扩容就成为众矢之的。

方三文认为,资本市场与其他市场的供给关系无异,通过充分供应投资标的和消费者/投资者自由选择,不仅可以让不良标的在市场震荡中被清洗,市场波动也能够让投机性的投资者慢慢减少。

“投资的本质,是用便宜的价格买好东西,这不是依靠限制供应能够解决的。”方三文说道。

寻找价值高于价格的标的,是投资者的目标。投资者关心的是股票价格与价值之间的关系,只有市场上有足够供应,才会有更多股票价值被低估的买入机会。投资者依靠股票本身的价值增长获利。

与之相对应的是投机性投资,投机者关心的是价格波动,卖出价格高于买入价格即可。因此投机者更希望看到的是限量供给,供小于求时,无论持有股票质量优劣,都可以被供求关系拉高价格。

方三文认为,监管部门不应该认为自己有能力鉴别公司的好坏,这是需要时间和市场检验的过程。

监管部门不是投资部门。市场变化不断,行业兴衰有时,即使在入场时监管能够保障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依然可能因为各种市场变化导致公司价值衰退。因此市场的涨跌监管层无法控制,投资者赚钱还是亏损,也不应该由监管负责。

上市注册制?

方三文认为,A股扩容最好的方法是实行注册制,是否发行股票由企业决定。

监管对市场秩序来说是必要的,但宽松和严格的环节必须有所区别。在信息披露、数据造假等方面监管应该趋于严格,但是监管部门并不是投资部门,企业好坏与否应该交由具有投资判断能力的资金去筛选。

IPO注册制带来股票的不断进入,资金不再集中于有限的股票,垃圾股会在市场选择的情况下跌成“仙股”,被逼退市。

投机性散户无法再依赖股市“刚兑”有恃无恐,资金亏损迫使散户不断退出,专业机构和专业的投资者才能逐渐摆脱被市场绑架的“投机性散户思维”,回归价值投资的逻辑。

上市公司注册制不会导致新增股票鱼龙混杂,投资者资金亏损吗?

对此,方三文认为,投资是一件专业的事情,股民在没有辨别出公司价值而买入垃圾股时,就应该放弃从资本市场获利的想法,而已经高价买入垃圾股的股民,应该为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

IPO开闸不是一级市场估值泡沫的解药

6月初IPO加速刹车,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曾呼吁IPO常态化,他认为IPO的正常发行有利于资本市场回归正轨,进而调整一级市场互联网公司估值过高、泡沫明显的问题。

不过,方三文对IPO常态化传导至一级市场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认为一级市场的投资泡沫与IPO提速没有太大关系。

一级市场可投优质标的物少,亟待投出的资金多,僧多粥少自然带来估值泡沫。IPO的速度并不一定能传导至一级市场估值的涨跌。

36氪也观察到,IPO提速实际上为资本提供了信心,基金出手频次与IPO提速呈现正相关关系。

2015年8月上证指数跌穿3000点,宣告资本寒冬的爆发,一年半过去了,随着二级市场企稳,IPO提速,一级市场投资人的信心正在回暖。

一级市场的资金开始向中后期集中,2017年Q1对比2015年Q1,A轮级以后的投资事件同比增长近30%。另外,投资人对热门项目也表现出高度的热情——“共享经济”类的项目收到热捧。

IPO常态化,一方面降低新股稀缺性,退出时投资回报率可能走低,但另一方面也让资本退出的渠道更加通畅,股权投资更敢于出手。长期来看,IPO常态化,进入新稳态,更有利于一级市场回归理性与价值投资、减少套利。

『本文头图来自:Yestone 邑石网正版图库』 

 ———————————————– 

 我是Ruby,关注金融相关创业项目,项目报道可联系微信 LT297759835,烦请注明公司职位和来意。

雪球方三文:IPO注册制才能让市场回归价值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