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去年8月银监会对校园贷下达关停的指令后,校园贷进入冰冻期。从2015年的108家,到目前只剩21家。

而这21家幸存者,如今又将面临新的一轮生死考验。

6月28日,银监会、教育部和人社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在以此会主题的发布会上,银监会的相关负责人还提到了蚂蚁花呗、京东白天和分期乐商城等知名互联网企业的校园贷业务。

文件称,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这意味着,即使是地方政府金融办发放的小贷牌照,也不在此序列。

监管掌管着生杀大权,让创业团队不得不花费高昂代价来保有一个庞大的政府关系部门。一家独角兽公司的高管告诉36氪,他们专门组建了一直庞大的政府关系部门,为的就是和政策部门持续保持沟通。

对于存量业务,文件还要求,现阶段,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

并且,要督促网贷机构按期完成业务整改,主动下线校园网贷相关业务产品,暂停发布新的校园网贷业务标的,有序清退校园网贷业务待还余额。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发文的核心目的是让大学生合理的信贷需求得到满足,鼓励银行等正规机构进入市场;P2P是信息中介机构不应是高利贷机构,正规的P2P公司培育好了将来也可以进入,网贷平台有望在整改备案完成之后,进入校园贷服务“白名单”。

这样看来,这封看似措辞严厉的文件,其实并未对正规校园贷机构赶尽杀绝,而是以网贷“备案”作为一个准入门槛。

银监会在沟通会上表示,过去几年,“校园贷”有四类参与主体:一是电商系,包括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以及分期乐商城都有相当一部分学生用户;二是各类网贷机构。

三是各类民间金融线上化的高利贷者;四是协助诱导学生利用学生身份披着“校园贷”幌子以欺骗形式犯罪的不法分子。而过去一年,校园贷频发的乱象,基本上都是第三第四类引发的。

显然,监管层并未抹杀过去几年一些正规互联网公司的努力,其对目前电商背景的互联网平台表示了认可。

在现场,有媒体问到京东白条、蚂蚁花呗、借呗是否可以给大学生信用消费额度,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回复称,校园贷产品应满足综合利率不高于36%的底线,京东白条中校园相关的部分属于整治范围,微粒贷和蚂蚁花呗如果以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作为借贷主体是合规的。

微粒贷和花呗恰恰也因为受限于资本金和杠杆比率,也会将一部分客流对接银行的资金。

这也说明,监管的着眼点主要是两点:“持牌机构”和“低利率”。

不过,银监会这样的规定依然颇为严苛,牌照监管的模式,在客观上是变相保护牌照的垄断价值,而银监会担心的无非是高利贷,暴力催收和给学生过度加杠杆,而变“牌照监管”为“行为监管”,敦促校园贷企业以温和的方式——比如降息和控制额度,也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也有媒体问到乐信集团和工商银行联合发行信用卡的模式是否允许,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回复,只要乐信不是放款机构,银行承担核心风险就是可以的。5月底,工商银行透露正与乐信集团旗下的分期乐商城联合开发一款“工银分期乐联名卡”。

这也意味着,新金融机构承担信贷风险的模式在校园是不被允许的,但采用助贷模式——为银行提供风控和获客的模式是被认可的。

《2016中国校园市场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学生消费市场总规模达到6850亿元,同比增长达到71.25%,较2006年增长了7倍;大学生月均生活费达1423元,接近2006年的3倍。

尽管校园贷是个大生意。实际上,银行给大学生放款,并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周期长,利率低,还面临学生不稳定的还款现金流,银行的着眼点其实也是这批学生的未来,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银行的举措重点是为以后培养客户,未来银行的阵地还是在零售端。”

银行十年前在校园中狼狈不堪的历史已经快要被人忘记了,如今卷土重来银行,在这块巨大的市场面前,仍然需要借助新金融机构的能力去服务这个市场。

银监会封杀非持牌机构进校放贷,但允许新金融公司以助贷模式进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