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门富裕阶层的懒人生意,“只为10%的人而存在”。 

JO+,为富裕阶层提供一站式高端生活管理和礼宾服务,前身为2012年成立的“美位网”,提供高端餐厅推荐和订位服务。“美位网” 2014年8月正式转型为JO+,从美食延展开来,将所有服务整合为一,提供全方位的生活管家服务。 

这10%是怎样的一群人呢?JO+创始人蒋逸雯表示,他们是大众富裕阶层和新贵、是对价格敏感度相对低、对时间和效率敏感度相对高的一群人,是新的“高端懒人”。

蒋逸雯认为,随着中国中高端富裕人群规模的持续扩大,他们所掌握的私人可投资资产也持续膨胀。福布斯中国“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分布模型”显示,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私⼈可投资资产可达到⼈民币162.3万亿元,其中中国中⾼端富裕⼈群约占19.98万亿元,占总额的16%;中国中⾼端富裕⼈群数量将达1387.19万⼈,其⼈均可投资资产将达206.45万元。

“高端懒人”有着怎样的需求,有着怎样的消费优先级?JO+的高端管家服务涉及子女教育、医疗服务、商务出行、私密奢旅、投资理财等方方面面。经过5年的探索,JO+将用户需求更迫切的医疗和教育,作为JO+的拳头服务。

去高端餐厅不用等位了,去时装周可以坐在第一排,去医院不耽误最佳就诊时间,能送孩子去心仪的学校上学了,JO+凭借高端资源整合,为富裕阶层提供服务。JO+已有约300家供应商,除医疗、教育、金融、俱乐部资源外,还整合了商业细分领域如家庭管家学校“博特乐、意见分享平台“造就”、永生花品牌“Eden Garden”、流动网红烧烤车“努尔哈翅”等等。

对于下游服务资源的筛选,JO+采取的是“筛选、甄别、孵化、占股”模式。蒋逸雯介绍,先收集客户需求数据,采用“漏斗运作”的方法,从服务商中精选过滤,经过分析评估后再推荐给用户。 

定价方面,JO+采用“年费会员制”,分为2000元基础卡、2万元⽩⾦卡及20万元⿊卡会员,根据会员级别的不同,可享受不同的服务与优惠。操作流程非常简单,打开App后会出现一个类似微信的对话框,文字或语音输入所需服务即可。

此外蒋逸雯表示,JO+的重点服务多为“长尾非标类”的服务,而非打车、订咖啡等标准类的服务,绕开烧钱补贴的获客模式。除了C端用户外,JO+还向企业客户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如引入礼宾服务。根据JO+提供的数据,目前App注册⽤户22万⼈,⽤户⽉增长15000⼈,平均客单价1360元,2016年总流⽔3000万元。

JO+已于2015年底完成千万级A轮融资,资方为网信集团。除了上海、北京外,JO+在台湾、纽约、伦敦等地都设有办事处,下一步将拓展到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等中心城市。

如何做富裕阶层的懒人生意?“JO+”提供全方位的管家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