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随着全球化的影响,有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加入到市场的竞争中去,如何在冲击中抢夺市场,创新也许比诉讼更重要。本篇文章编译自Steve Blank发表在哈佛商业周刊的一篇题为“Why You Can’t Just Tell a Company “Be More Like a Startup””的文章。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面对全球化带来的动荡、新科技以及比大企业拥有更多资金的初创公司的冲击,华尔街的投资商开始哭诉“为什么一些公司无法像初创公司一样创意十足呢?”

以下的原因可以解释这个问题:

初创公司可以做任何事情,

而公司只能做合法的事情。

初创公司可以做任何事情

刚开始看起来初创公司出人意料的优势之一是他的弱势。最初初创公司没有任何的商业模式,也没有任何市场份额需要维护。员工和投资人也不依赖于现有的收入来源。如果他们选择了一个针对行业巨头的商业模型,他们不需要担心影响到现有的顾客、合作伙伴或者是分销渠道。

然而这些弱势也给了初创公司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创新能力。初创公司可以尝试任何点子以及任何商业模式——即使有些表面上看来是不合法的。

法律和制度是为了保证消费者的健康和安全。但是通常摆在初创公司面前的法律障碍也已经摆在了面向政府和管制人员的公司面前,作为他们维护新市场准进的第一道防线。(现有公司也同样运用垄断、双寡头、分销渠道、以及回扣的网络效应来赢得竞争胜利。)

过去,这些反创新的手段足够驱逐新的竞争者。但是如今投资人意识到依靠法规和人为市场限制的公司实际上非常脆弱。一旦有了更好的替换对象,之前被锁在“寻租公司”的消费者们就会疯狂的涌入更富有创意的初创公司,因为这些新公司的商业模式通常情况下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更低的价格等等。初创公司从大公司、法规制定者以及法律上得到的回报极其高昂。所以初创公司的投资人通常愿意提供风险投资,鼓励初创公司追逐那些大又很少发生改变的行业。

以下有几个最生动的例子:

Uber,如今的估值超过700亿美金,刚开始的时候就明白拼车业务在很多情况下违背法律。大部分城市都禁止商用且收费搭载乘客。另外,许多城市都通过要求出租车司机购买勋章以及遵从当地规定,来限制出租车的数量。Uber忽视了这些要求,重新定义了当地交通业,为人民提供更加方便的服务。如今纽约大概有13587个黄色出租车勋章以及超过50000辆Uber和Lyft车。

Paypal,开始的时候是作为eBay买家和卖家的转账平台,在建立的三年后eBay要求支付15亿美元。银行抗议说Paypal是不受管制的银行;而银行当然受到联邦政府和当地政府的管制。随着Paypal的不断壮大,大型银行迫使其在每一个州注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Paypal服从州法,登记为以州为单位的转账平台后,它又给未来的市场进入者设定了障碍。

Airbnb,如今估值超过310亿美元,允许人们将自己的房屋、房间或者公寓租给游客。不稀奇的是Airbnb自然违反许多城市的当地房地产法律法规。所有的租客都不支付旅馆或者游客税。这家公司如今拥有的房间数比任何宾馆行业都要多。

特斯拉,如今估值超过500亿美元,通过其自有的分销渠道直接销售汽车。为了在20世纪20年代保护汽车经销权,那时候美国的大部分州都禁止汽车制造商直销汽车。因为特斯拉相信现有的汽车经销商并没有动力销售电车,所以其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

大公司做合法的事情

在20世纪时,公司担心如何增加市场份额、利润空间、投资回报以及净资产回报。他们坚持保护现有的市场份额,同拥有同样商业模式的公司竞争。他们极少担心受到新公司的干扰,因为市场准入的障碍(财政、法律、法规)实在太大了。

讽刺的是,一旦公司固定了现有的市场地位,对于他们来说就很难通过打破相同的法律或者整顿现有的渠道关系来竞争。同初创公司不同,其他公司受到当地、州以及联邦法律法规的限制。一旦打破法律就有可能要支付高额的赔偿费用,或者吃股东官司。司法部门和各州司法部长将大公司视为打击的目标。

因此,大公司法律部的角色之一就是保护公司防止陷入任何法律法规的风险当中。例如,当大众公司发现其柴油车无法通过美国污染标准时,其伪造了污染测试以通过审查。然而在日常的驾驶中,这些汽车的一氧化二氮排量超过法律规定的40倍。等到被发现后,大众公司收到了180亿元的罚款,以及解雇了部分涉案人员。

然而想要留在法律的界限之内,公司需要通过创新设定其独有的市场准入屏障。同创新相反,大部分的行业都选择诉讼的途径。

为了同特斯拉直销的商业模式相竞争,通用、福特和汽车行业剩下的公司都选择要不阻止特斯拉直销给用户,要不就放弃他们现有的经销网络,也推广直销模式。随着顾客发觉汽车销售员是最不靠谱的团队之一,如今他们也处在一个不可持续的位置之上。为了守护其经销网络,汽车制造商决定提出诉讼,而不是走向创新。

出租车公司需要开始模仿Uber的商业模式,而不是寻找说客或者是立法来说服城市管理者,不对拼车立法是一个坏主意。

对于那些投资建设大楼的旅馆行业也是一样。

使用现有商业模式的公司有无法一夜之间改变人脉、流程和收入目标。这些大公司倾向于设立短期目标和刺激措施(股价、季度收入、奖金),并且拒绝承认新的平台和分销渠道能够带来更多的收入。在此情况下,究竟选择诉讼还是创新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

大公司可以做什么?

引入新科技肯定会引起现有市场的动荡,尤其是对于那些通过已有分销渠道销售、拥有广泛的资本设备和固定投资的公司来说。但是如今随着这种动荡发展的越来越快,并且建立起企业的规模,公司需要弄清楚如何创造创新版图。他们可以首先通过建立在技术中心的创新海报来了解如今的科技趋势,然后可以投资早期的创新公司。第三,购买这些创新公司,保持他们的创新文化和人群,第四,通过设立内部创新文化,改变其内部的商业模式。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大公司为何无法像初创公司一样有创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