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Jim Hackett 从 Ideo 这个设计思维公司中脱颖而出。他将如何利用这个优势来拯救这个114岁的汽车巨头公司?本篇文章编译自 Katharine Schwab 发表在 CO.DESIGN 上题为“How Ford’s New CEO Plans To Beat Tesla, Uber, And Google”的文章。

2017年4月,114岁的世界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福特汽车公司在市值上突然被年仅14岁的特斯拉赶超。正如当时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投资人在为未来下赌注;意思就是,福特已经成为历史。

自2014年以来,福特公司的股票已经下跌了将近40%。随着投资人之间抱怨的不断加剧,福特董事会也开除了前任总裁Mark Fields,重新指认新一任总裁Jim Hackett。Hackett成功使得多家公司起死回生,其中包括家具制造商Steelcase。他是Ideo智库的总裁,得益于公司的发展,他也逐渐从其中脱颖而出。该公司主要提供Post-it(便签App)头脑风暴、用户测试以及快速的模型样本为主要业务。他想要福特公司改变交通业的未来,在这个充斥着许多年轻、有野心公司的行业里,他认为设计将会成为脱颖而出的关键。

竞争

我们如今处在交通业大变革的时期。十几年来,私人汽车占据市场的主导位置。但是如今人们逐渐减少购车的数量,许多人甚至根本就不买车。拼车已经成为一个价值十亿的行业,Uber和Lyft是其中的佼佼者。自动驾驶汽车同样也使得发展前景不那么光明,传统汽车制造商和科技行业纷纷争做“安全上路”第一人。福特同时也在畅想加入这场激烈的战争中,然而它也不是第一个销售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司,失败的后果它已经承担不起。

Hackett很清楚的了解到这场战争的紧迫性;在被任命为CEO之前,他是福特智能移动公司(Ford Smart Mobility)的主席,专注于生产自动驾驶汽车。他同时也了解到如今福特现存的价值主张,以及设计如何能够帮助福特走出阴霾。他说人们相信福特有这个能力推出安全自动驾驶汽车,以及他们也相信福特能够以更加智能的方式将技术融入进汽车中。“我认为人们对于我们产品的理解是我们的一大优势,人们期望我们能够从他们的角度诠释科技。有点像一个翻译官。设计不就是好的翻译吗?”Hackett说。

Hackett的设想

福特正在发展自动驾驶汽车。Hackett拒绝提供更多的细节,仅仅提到公司计划在更大的自动驾驶生态系统中设计其自动驾驶汽车,而不是仅仅作为单独的设计品。他相信这种生态网络总有一天会占领整个交通业。他将其比作电气栅格或者是手机系统——不仅基础雄厚、安全,也值得信赖。他提到如今以道路为基础的交通业已经无法达到所需的标准,如果想要去密歇根的大溪地开会,都不知道到底多久能到。

“这只是拼图的一部分,在一方面解释了如今汽车和交通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有多么的糟糕,而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仍旧无法改变。过去是司机在驾驶汽车,了解交通规则,判断道路上的指示灯、停车标以及停车线。这些以及很长时间没有发生变化了,如今是要到改变的时刻了。”Hackett说。

他构想了一个自动管制的城市前景:汽车仅仅允许在特定时间内行驶,由于交通堵塞或者是碳含量的标准要求,汽车的数量也会有限制。半装满的卡车也会被禁止上路,因为城市无法负担一个没有完全使用的汽车。“关于未来城市的设计不可能出现同如今的街道画线和停止标识相似的系统,这不够智能,无法管理城市的需要。福特汽车公司已经在这方面呈现出了很好的发展态势,因为我们建造的车能够在这种系统下通行。”Hackett说。

但是这个系统仍然是未来主义者和预言家的幻想。所以你如何融入这个完全不存在的系统中?对于这一点来说,Hackett正在着手展开设计。

设计的影响

当Hackett领导福特智能移动公司时,2016年6月他将Ideo公司的员工同福特员工配对,共同开展项目,解决如今存在的问题。虽然这项工作本身非常神秘,Hackett为这个项目所设定的名字——绿地实验室(Green Labs)也概述了如今Ford想要开创了新的领域,尽管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Hackett解释说,绿地是一个Henry Ford创造的美好村庄,能够在现代化的中期“重归简单生活”。它同时也是一个博物馆,纪念Ford、Edison以及他们对于世界的贡献。“如果说他是一个博物馆,纪念两个塑造未来的人,是不是很有趣?我想要利用这个优势。”Hackett说。

Hackett的前任Mark Fields同时也看重设计,强调当设计福特汽车时,客户体验应该放在首位。但是Hackett想要在公司内部扩大设计的影响力。他开始开展全公司范围内的工作坊,教授批判性思维,将其作为设计思维的第一步。他同时也回忆了自己在Steelcase的一段时光。这家公司在1996年成为Ideo的最主要股东(随后这家设计公司又买回了其股票),并且据称Hackett和Ideo总裁David Kelley 7天24小时连轴转,为了能够在不同的公司内展开合作。他提到跟Ideo的合作,说“我真的学到了很多,我管理的方法也是从这一点中学到的。”

在1980年加入Steelcase后,随着职位越来越高,Hackett必须弄清楚如何在私人计算时代为办公室设计家具。他将其比作是不断变化的移动结构,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的到来。例如,会议室那个时候没有插头,仅仅有一个还是为了真空吸尘器设立的。“你如何设计这个场景是Steelcase需要做的事情之一。我也看到了交通业的滞后。有一些人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催促自己尽快弄清楚我们如何设计未来汽车。”Hackett说。

这也是其他科技和汽车公司想要弄清楚的事情。但是Hackett说他并不担心硅谷的某些科技公司会抢占福特的地盘,“我知道我们正在使用设计思维来解决“交通业的问题”,我让我们其他同事也去了解是否别的科技公司也有这个技能”。

Hackett如今的主要工作在于说服投资人相信福特正在快速发展,追赶设计自动驾驶汽车的这场战争中,并且可以实现这个梦想。根据最近Navigant Research发布的报告称,福特在这个领域起到领导作用,这大部分得益于该公司无论从生产到销售,都有能力将此类汽车引入市场。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设计师出身的福特CEO,是否有对抗硅谷巨头的新招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