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在“讲故事、读故事”这个场景里,内容是核心要素。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曾经发布过一组数据:中国每年新增童书数量约为 4 万,其中,儿童绘本占到了 3000~4000 ,而国内原创绘本只占到儿童绘本新增总量的 10% ~ 20% 。

从海外直接引入 IP 是大多数出版社的选择,优势在于成本低、风险小,大多数本土绘本形象也多孵化于传统故事或影视动画,创新度低,新作品和新作者的露出机会少。36 氪最近聊到的咔哒故事想要通过儿童内容分发平台的形式,孵化更多的本土绘本作品,同时满足用户端在绘本消费上的需求。

咔哒故事要做的事情可以简单概括为三部分:内容采集、内容分类和内容输出。

首先是内容采集,一方面,平台直接和出版社合作,为数字化的儿童内容提供分发平台,另一方面,咔哒故事也会邀请绘本作者入驻,直接进行内容发布,创始人谢琳斐提到,下一阶段平台还将开放 UGC 。

具体到合作方式上,除了和出版社之间就内容进行营收分成外,咔哒故事也会将出版社和作者联接:平台反馈良好优质内容将被反馈到出版社端。将已经在平台上发展相对成熟的绘本作品交由出版社发行,对于出版社而言,是降低成本和风险的选择,在这一层面上,平台也为作者和优质内容提供了孵化平台。此外,对于作者,平台的数据反馈也能够帮助优化之后的内容创作。

在内容呈现上,除了配音绘本外,也有听书板块。据了解,目前电子书和听书板块共囊括了将近 10000 个作品。

内容分类可以抽象理解为“打标签”的过程,包括内容(“健康安全”、“语言交流”、“社会性格”、“科学认知”和“艺术创造”)和年龄段两个维度。

内容输出方面,咔哒故事同时针对 C 端和 B 端提供服务。

首先是 to C 端的需求。谢琳斐提到,一方面是国内绘本内容的不管扩充,但内容体系化尚不到位,反应在 C 端,表现为父母不知道哪本绘本适合自己的孩子阅读,在这里,“合适”包括两个维度,首先是年龄段,其次是不同个体的发展需求。和成人阅读不同,绘本阅读在某种程度上承担了早教的任务,因此选择合适的内容对于家长而言是刚需。

咔哒故事在数字内容采集后的打标签为内容体系化提供了基础,是第一个维度的合适,个性化推荐则帮助完成了第二个维度的合适。在个性化推荐上,谢琳斐认为咔哒故事的主要优势在于“儿童启蒙教育能力模型”,即以绘本内容为基础、综合儿童年龄和父母期许度指定个性化书单。

B 端的内容输出指的是和幼儿园方面的合作,个性化体现到 B 端则是能够根据年级、活动、课程主题的需求进行内容适配。和 B 端合作的另外一个优势在于,借助家园联通的教学需求, B 端也能带动 C 端需求。

根据咔哒故事方面的数据,现阶段,平台的用户超过 300 万,人均阅读量为 4 本/天左右,每天有 1000 家以上的幼儿园同时在线。今年 6 月,咔哒上线了付费阅读服务,并计划以独家签约的形式和优秀作者进行合作。

咔哒故事创立于 2015 年, 2016 年 6 月获得了千万级 pre-A 级融资,由元璟领投、华睿跟投,目前正在进行 A 轮融资。主要用于扩大用户规模、建立内容壁垒以及付费服务方面的经营拓展。创始人谢琳斐拥有 7 年阿里工作经验,并曾在海外进行中文教学。

在“讲故事”这个场景里,36 氪曾经还介绍过企鹅童话咿啦看书爸比讲故事、米兔等,可以概括为三个细分领域:线上绘本产品、内容分发平台以及硬件机器人,内容是前两类共同的核心立足点。

————————————————

我是 36 氪作者思齐,关注教育、消费类项目,微信 HannahHQ723

文章头图来自 123rf 正版图库

在讲故事的场景里,咔哒故事要用发行平台的形式挖掘更多本土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