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制造业的现状

(播放视频)开始片头的工厂,在一年前仅仅是有40个足球场大的一块荒地,那个机械原本属于一个电池工厂,大概用了10个月的时间,已经开始在车和家的工厂里正常运行,并且开始向其他的电池客户供货。台下有朋友做过制造业,你们有用40个足球场大的荒地建造整车厂的经验吗?不要说建起来,光说招聘工人和培训工人没有一年两年是做不起来。我记得小牛电动车做电动摩托,我当时跟他们创始人在常州访谈的时候,他找工人着急成什么样,在当地农家菜的饭馆有一个小服务员有点学历的样子,他就问对方,“想换个工作吗?我们工厂招人。”招人的难度大家可以想像。

但是刚才车和家用了一年的时间,已经建成了具备40个足球场这样规模的工厂,并且电池已经开始在进行大规模的生产。

第二个公司叫橙子自动化,我们投的时候也是一家小公司,现在是全球前两大机器人巨头公司在3C领域的重要合作伙伴。这两家公司一个叫酷卡,一个叫雅马哈,橙子自动化是他们在全球范围内选定的,3C领域的合作伙伴,他们做的是给中国企业提供交钥匙的工程。所有企业都面临人工工资的快速上涨,招不上来的工人窘境。到了淡季你要削减工人。比如说小牛电动,我们到冬天骑电动车的人少很多,那个时候董事会要做一个艰难的抉择,是把厂里面的四五百个工人裁员一半,还是将他们停薪留职,裁的话成本可以降下来很多,但是第二年春天又得到周围的各个地方,或者其他厂抢人,或者像刚才讲的到饭馆里面拉服务员,又面临这样的情况。刚才讲的是提供交钥匙的工程,这是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工厂的企业面临的巨大的人力成本和柔性生产的压力,所以我们做的事情是,你告诉我需求我帮你试试整个产品线。

第三个公司李群自动化更有意思,他的同门师兄是大疆的创始人汪滔,同门都是李泽湘的学生。李泽湘跟我们一起投的这家公司的天使轮,大疆是无人机领域领先的公司,李群自动化在国内的本体机器人方面也是最领先的创业公司。所以在很多苹果的核心供应商,比如说蓝思产品线上,批量在使用他们的机器人。所以我想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为什么工业那么沉闷,我们想想有没有可能重新定义一下中国制造。

为什么明势资本只投科技制造业公司

很多人问我,你一直在讲互联网行业,你怎么投了这么冷门的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高端制造。原因很简单,我觉得今天中国经济或者说目前TMT三个最大的问题是人口红利出现拐点,流量红利基本耗尽,技术红利消失殆尽。具体到TMT行业,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的流量,今天70%的流量是BAT直接的APP,如果算上投资和控股的这个数字是90%到95%,所以流量不光没有被新兴的平台占领,反而是更加密集聚集的向BAT三大平台来聚集。最后就是第一代互联网技术已经消失殆尽。

反过来看制造业虽然是冷门,但是我觉得在中国做投资,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在全球前五大经济体里面,今天制造业依然占了48%的只有中国一家。但是刚才也讲了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涨,右边这个图是一个各国制造业成本指数的分析,去年看了曹德旺老先生的讲话,是关于在美国开工厂和中国开工厂的比较。这里面有具体的数字比较,中国的综合成本97分,而在欧洲就别提了惨不忍睹,随便哪个国家都是120、130。但是大家看一下中国的制造业平均成本非常接近美国,所以这也是我们国家非常着急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的原因。但是在我们看来,对于一个早期投资人来说,供给和需求产生矛盾的地方,就是产生价值的时候。第二个新的变化或者说新的动力,也是投资机会产生的原因。一方面我们看到人口成本快速的上涨和年轻劳动力的供给量严重的不足,这是第一个机会。另一方面我们看见以人工智能、大数据或者物联网为代表的技术,又对制造业进行了重新的定义。所以其实中国从2013年开始,就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只不过很不幸的就是这里面90%到95%全部是进口国外的工业机器人。但即使有这么大的体量,如果我们衡量世界各国先进制造的指数有一个著名的指数,即每一千名工人,所拥有机器人的数量,大家看见中国今天还是非常少是非常起步的阶段我们大概只有30台机器人,美国是150,德国日本、韩国分别是两百多、三百多、四百多,所以这里面是有巨大的增长空间的。

从新工业到旧工业的投资机会

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即新工业和旧工业。因为传统的VC是不投工业的。旧工业代表重资产,一条产线投进去就是几个亿、十几个亿,几乎没有技术含量,如果六七年前,有在旧制造业行业,跑过东莞的工厂和长三角地区工厂的朋友,对这个场景应该不会陌生(PPT显示东莞制造企业厂房),也是经常看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厂房,密密麻麻的上千的或者甚至上万的工人,上个厕所用一个小线纸牌子递上去让工头批准,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们的家里就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和这样的制造业,就是他们帮我们打下中国目前制造业的江山。但是这个路在今天的中国确实走到了一个尽头,所以分析称如果中国制造业不升级,50%的企业会倒闭,我认为这数字会更高,甚至达到60%、70%。

什么是新工业呢?机器换人,利润要高,我们看的所有高端设备的公司也好,核心零部件的公司也好,有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衡量标准如果毛利率没有达到50%,请不要讲核心技术,我们不认为中国新一代制造企业需要拼成本、拼低端才能够取胜。

从成本驱动到技术驱动,中国企业要能制造自己的核心技术

所以这里快速讲一下,就是从传统的成本驱动到技术驱动,从产品的传统组装到核心零部件搭建,拿手机行业举例,大家都知道的一般手机厂商不用提了,从芯片到电池到铜铁没有一个核心器件是中国人自己做,就连中兴也吃了10亿美金的罚款,不给IP付款我芯片不给你,这就是中国制造业的现状,但是我们认为这些情况正在改变。

大家还会有一个问题,包括我跟VC行业的老前辈,包括和我交大的大师兄交谈的时候都有一个理想,想投资中国自己的核心技术,然后领先世界,但是说起来都是血泪史,过去20年模式性的创新,包括刚才微软讲的,做一堆共享自行车,这多容易啊。500万辆、一千万辆往地上一放,还有共享充电宝、靠资本往上堆,这种模式看起来是更容易成功的。中国到底能不能做出自己世界级的制造业企业?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谁是从制造业行业出来,能否猜出来这四家公司,我快速讲一下。 

左边那一家是ABB,当年做的是电灯,现在做电能和自动化,市值530亿美金。下面小的仪器公司,就是法那科公司,日本民间第一台数控机床,现在市值400多亿美金。右上角叫博世,这个我相信汽车行业或者汽车零配件的同仁应该都有耳闻。这是隐形的巨头,没有上市,但是一年销售700亿欧元,今天的自动驾驶领域,他们也有非常多的投资布局。右下角是我们投的江苏德速机械,这一张看的不是特别清楚,这一张图大概是两年半前,我们投资经理访谈这一家公司以后,项目过会的时候放了这一张图。

我们开始很兴奋,还以为找到了什么高大上的高端机械公司,却看到了这一张小破小破的图片。他们当时的办公场地在破的半商用的楼里面,满地的破纸箱还有其他的照片更加惨不忍睹。做核心部件的那些机床零部件堆了一地,棉麻丝堆了一地。但就是这一家公司,是中国唯一能做出数控机床的主轴到所有的三大核心零部件的公司,目前中国销售量第一,刚刚完成IP0,明年将在创业板上市,这一家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公司,但是它给自己的目标是做成中国的法那科。

其实已经有非常优秀的公司了,而且非常羞愧地讲,跟其余的科技类制造公司不同,不管是消费电子前端最优秀的公司,华为、VIVO,还有我们看的AAC、蓝科科技、Goertek这些公司的市值普遍从500亿到一千亿不等,更不要提大疆这种称霸全球的公司,真的是靠自己的核心技术。但是这里面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是靠成本取胜,我们专门跟苹果的负责供应链采购人仔细聊过,他们选择蓝思科技选择Goertek(歌尔声学),真不是因为它便宜,日本也有便宜的供应商,欧洲也有便宜的,美国也有便宜的,但是蓝思工艺和生产水平是全世界甄选过最高所以选用它的。

中国汽车行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简单看一下车和家,这是我们在两年半前投的公司,打造世界级的电动车,我跟车和家的创始人李想,我们有一点共识,当汽车进入到电动车时代的时候,为中国所有造车企业提供了百年一遇的弯道超车机会。为什么?我们国家搞了二十年的汽车工业,但是我们汽车核心零部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造出来,而且和世界上先进的公司相比这不是缩短还是加大。就是造一个壳做一个集成,跟我们手机上干的事一样,没有一件核心技术是自己的。

但是进入到电动车领域,中国可以造出最好的电动车,底盘目前还是一样需要突破的技术,但是前两项已经不再是瓶颈。我们反过来看跟智能电动车联网相关的无人驾驶的汽车,我们过去培养最大的工程师群体,所以在该领域,中国是有得天独厚的和弯道超车的机会。这也是世界上跑的最前面的智能电动车创业公司,无论是未来汽车还是车和家,四家里面有三家几乎都是来自中国的主要原因。

人工智能为互联网医疗带来的机会

另外一个是我们投的手术机器人公司术康,这个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公司。创始人毕业于香港大学,在国际医疗影像方面是最有名的科学家。他一开始是做医疗影像的建模和导航,我们后面讨论以后为什么不能做一体化。机器人已经可以卖到十几万美金到几十万美金,他做的手术机器人对标的是之前刚刚在美国上市的达芬奇机器人,市值高达300亿美金。这家企业在专科领域比如说骨科领域、牙科,然后很快进入脑部手术领域。我们知道互联网医疗干了十年,一直没干出来核心的原因是什么?互联网解决的信息不对称性,但是中国的医疗问题是,优质的医生和广大的病患严重不匹配。大家知道一个数字,80%最好的医生在北上广就这三个城市,这也解释为什么去协和看病的,永远是大半夜从各种城市来的老百姓,地上铺一条毯子,你要到北京来看就是这样,互联网解决得了这个问题吗?解决不了。所以你做再多的互联网医疗挂号服务,也解决不了这个核心问题,但是通过人工智能加上高端机械臂,加上导航你可以帮助一个二三线的医生,做出一线医生可以做出的水准手术。就是这个打补丁,我们采访过三甲的医生,即使最优秀的医生,也有50%的概率补丁打的不准确,更不要说二三线的医生。补丁的精度0.1毫米。

总结

我们认为下一代的企业家是能够跨界的整合大数据、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的各种技术,立足国内同时又敢于和全球最优秀的企业家同台竞技,靠着产品和技术优势而不是成本优势在全球的舞台上攻城略地。

 

明势资本黄明明:中国传统制造业转折和超车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