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脉网”(ID:vcbeat),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数字医疗时代的来临,各类相关行业的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它们有的成功了,更多的则是悄无声息地走入了死胡同,像是被巨浪压下的水花一样消失在数字医疗商业化的滚滚浪潮中。

作为科技产业的龙头老大,苹果、谷歌等国际化大公司更注重于对行业资源的整合,不管是苹果发布的HealthKit、ResearchKit和CareKit还是谷歌夭折的Google Health,都是这一愿景下的产物。

图片2_meitu_1.jpg

苹果ios系统自带的“健康”APP界面截图

上图对苹果手机的用户来说应该十分熟悉。苹果手机从iOS8开始自带该应用,经过近三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兼容数百种健康硬件、软件,实现了对用户健康信息的汇总。 

不久前,CNBC(美国NBC电视台下辖的全球性财经新闻台)的记者连续两周对苹果的数字医疗布局情况进行了追踪报道。文中称,苹果正致力于让iPhone为用户提供一站式医疗信息服务,并正寻求机会提供健康信息之外的临床信息,如实验室数据和过敏名单等等。

为此,苹果正不断与医院对话,寻找合适的并购对象,积极参加各种医疗IT行业的会议。动脉网(微信:vcbeat)为您编译了该追踪报道和其他相关资料,带您了解苹果在数字医疗领域的最新动态和宏大布局。

将临床信息整合进iPhone手机

想象一下,如果您所有健康和医疗信息,如医生门诊内容、实验室测试结果、处方和其他健康信息等等,都可以随时在您的iPhone上查到并与医生共享,而不需要再登录医院网站搜索,或者打电话给您以前的医生,请他们将信息转发给新医生,是不是很贴心、很方便?

这正是苹果目前致力于实现的愿景。

记者从六位相关人士处了解到,苹果日益壮大的健康部门旗下的一支秘密团队正在与医疗软硬件开发商、医院和其他行业团体进行谈判,希望能使后者将临床资料,如详细的实验室结果和过敏体检报告等信息提供给iPhone。iPhone用户则可以选择与第三方,如医院和医疗开发人员等,分享该信息。

其中一位资深人士表示,苹果正在关注云托管领域的初创企业,寻找可能适合该计划的潜在并购对象。

从本质上看,苹果公司目前在医疗领域的动作与iTunes对音乐领域的整合如出一撤,即用iTunes的集中式管理系统来取代CD和MP3,将各类碎片化的、复杂的医疗数据进行类似的统一管理。 

卫生与人力资源服务部卫生信息技术处前国家协调员、初创公司Aledade的创始人Farzad Mostashari对此表示,如果苹果能做好这件事,那将是一项了不起的创举。

苹果此举显然与此前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战略有偏差,例如iOS 的“健康”APP主要用于存储诸如计步和睡眠等数据,其重点在健身和健康领域而非临床。

它还有一个名为“健康数据”的功能,其中包括导入从医疗供应商处获得的健康记录选项,但内容仍十分有限,远远无法满足临床实际需要。

图片3_meitu_2.jpg

苹果“健康”APP中的“健康记录”界面

解决临床信息互操作性危机

苹果正面临着的是数字医疗界多年来一直努力解决的巨大问题:即使数字时代已经蓬勃发展了十余年,患者们却仍然无法轻松地与医生分享信息,特别是在不同的医院或诊所之间。

这些信息往往储存在电子邮件的附件或通过传真机发送的PDF文件中,而一些所谓的“患者门户”往往用户体验差,获取的信息也十分有限。

这个问题通常被称为“互操作性危机”。随着信息时代的飞速发展,互操作性差的问题已经不再仅仅只对患者造成不方便,而是有可能将其置于危险的境地。 

苹果正试图通过让患者成为护理中心来解决这个“互操作性”问题。它的目标是为iPhone用户提供可以检查、存储和分享用户医疗信息,包括实验室结果、过敏名单等的工具。

医疗专家Aneesh Chopra告诉记者,由于医疗行业各部门间缺乏数据共享,常常导致各种本可避免的错误和误诊。他认为,随着医疗数字化的发展,患者和他们信任的医生应该能够获得完整的患者医疗信息。 

苹果近几个月来一直在与医疗IT团体进行讨论,寻求解决“互操作性危机”的方法。这些团体包括Argonaut Project,一项提倡采用医疗信息公开标准的私营部门,以及The Carin Alliance,一个致力于让“患者的数据患者做主”的组织。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的软件技术副总裁Bud Tribble已经亲自参与了后者的运营。

此外,苹果公司还聘请了一些“快捷健康互操作资源”(Fast Health Interoperable Resources,FHIR)的顶级开发人员,包括曾在医疗记录巨头Epic Systems公司工作的现苹果软件工程师Sean Moore,以及来自杜克大学、具有医学信息学的背景的医师Ricky Bloomfield等。

Google Health的失败与苹果的优势

正如上文所述,“互操作性危机”是数字医疗领域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在苹果施展大动作之前,其他技术巨头就已经尝试通过自身基于网络的患者健康记录服务解决这一问题,但均宣告失败。其中最著名的便是谷歌于2011年关闭其的产品Google Health。

在过去的一篇针对Google Health失败的分析文章中,MobileHealthNews的专栏作家Brian Dolan列举了Google Health遭遇滑铁卢的9大原因:

1、 过于单一枯燥,缺乏趣味性和社交性,导致用户参与度不高;

2、美国人民普遍不信任谷歌这类商业公司,不愿提供健康数据;

3、 信息导入过程太繁杂,对非专业人士不友好,用户体验差;

4、 缺乏医生参与,难以实现大规模的临床应用;

5、保险公司不愿与谷歌共享数据;

6、市场推广力度差,许多用户甚至不知道这个APP的存在;

7、当时的谷歌高层对拓展医疗领域的支持力度小;

8、难以向患者投放广告;

9、无法为患者解决实际问题,如进行医疗数据管理、预约门诊、节约医保费用和按处方续药等。

与谷歌失败的原因逐一对比,不难发现苹果在许多方面具有先天优势。目前大多数医生都正在使用iOS,而苹果在全球已有超过10亿个活跃设备,便于医院和开发商寻找某种途径将这些设备互相连接起来。除此之外,苹果也在各个场合强调其对数据隐私与安全的重视,赢得了果粉和不少民众的信任。

马萨诸塞州数字医疗协作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医疗IT专家Micky Tripathi就说,虽然他认为只有大约10%到15%的患者,比如那些长期患病或痴迷于健康的人才会关心所谓临床医疗信息的互操作性,但如果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搞定用户参与度,那一定就是苹果。 

当然,谷歌的失败也有当时处境的原因。在其Google Health停止后的六年中,政府持续在电子病历中推行技术标准以促进数据共享,这为苹果在这方面的发展,提供了政策基础。

苹果已收购2家数字医疗初创公司

Apple-Acquisitions-over-time-fina_meitu_12.jpg

苹果“健康”APP中的“健康记录”界面

从CB Insights在6月初发布的苹果收购活动图来看,医疗健康类公司在其收购对象中占到了一定比例,充分显示出苹果在医疗领域开疆扩土的决心。

两家数字医疗初创公司Gliimpse和Beddit,分别于2016年8月和2017年5月被苹果收购。Gliimpse于2013年在硅谷成立,它通过提供一个安全的网上平台,让用户能在云端管理和分享自己的私人健康数据。Beddit则是一家芬兰的睡眠监测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可以监控用户的睡眠时长、打鼾频率、体温、呼吸和心率等信息。

图片5.png

Health Gorilla官网 

除了这两家已经纳入旗下的初创公司,有消息人士透露,苹果正在与一家名叫Health Gorilla的小型创业公司进行秘密合作,而后者的专长就是整合各种诊断数据。

研究证实,医院常常很难获取分散在第三方实验室、初级保健医生和专科医生等处的重要患者护理数据。如果缺少这些信息,往往会导致医院做出错误的判断,导致误诊。

Health Gorilla位于硅谷,其首席执行官Steve Yaskin创建该公司的灵感,就是因为看到了他的一个医生朋友在转发患者诊断数据时遭遇的种种挫折。因此,该公司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为医生提供“完整的患者医疗病史”。

公司的服务主要面向医生,是医生们预订和分享医疗记录的一个综合信息平台。但它也为患者免费提供服务,并承诺在10分钟内为患者收集医疗信息。 

据消息人士透露, Health Gorilla与苹果的合作主要聚焦于为iPhone整合医院、实验室公司(如Quest and LabCorp)以及成像中心的各种诊断数据(包括验血结果等)。

除了以上临床信息类的布局,CNBC还于2017年4月报道了苹果正在开发一种非侵入性的动态血糖监测技术;而秋季即将发布的 iOS11和WatchOS4或许将加入不少医疗健康方面的内容。动脉网将持续进行关注!

备注:以上为编译内容,动脉网尽量保证翻译的精确性。

参考链接1  参考链接2  

收购2家公司,收揽顶级数据人才,苹果要把核心临床数据整合到iPhone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