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原本约定的司机提现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就在包括司机在内的人们怀疑,易到这次是否能够安然度过危机的时候,重磅消息传来。今天傍晚,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乐视不再作为易到控股股东,原管理团队继续负责易到的管理、运营等事务。

这意味着乐视终于放弃了易到,也意味着,从去年中旬就一直在不断尝试的易到融资,终于尘埃落定。

而股东的变化,更是说明了贾跃亭的妥协。

这不是易到今年第一次面对股权变更。今年4月,来自乐视方面的消息对36氪称,心有不甘的易到创始人周航曾尝试对易到发起过两次回购。第一次是2017年春节,周航联合了顺为资本打算以低于乐视控股易到时的10亿美元估值,发起对易到的收购,但这次收购最终以失败告终。

此后,在周航发布公开信指责乐视挪用13亿资金之前的一天,在董事会上,周航再次和乐视放发生了冲突。有利益相关人士对36氪称,周航再次提出了易到的收购案,此次周航还联合了包括携程在内的其他几家关系密切的投资基金,再次要求赎回易到股份,但乐视却以易到融资即将落地拒绝了此次收购。

有知情人士说,那次是因为周航找来的投资机构出价太低,贾跃亭无法接受,事情最终没有谈拢。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次到底是谁从乐视的手里接盘了易到,但是无论是易到还是乐视的员工都向36氪表示,按照现在易到的市场份额,以及开年来种种不利的舆论影响,“新接手的人出价不会太高”。

这个时间节点上放手易到,只能说明贾跃亭的压力太大了。

今年1月,孙宏斌入股乐视以来,对于非上市部分的处理原则是,“该合的合,该卖的卖”,而易到正属于“该卖”的资产。

易到在市场处于不利位置、补贴严重、缺钱的现实状况,在今年更是以司机无法顺利提现的形式大规模爆发。从今年春节过后开始,全国所有城市的司机开始出现提现困难的情况,到了三四月份,更是开始出现司机直接到易到总部堵门讨要说法的行为。

据36氪了解,此前每个月乐视都会提供一笔资金给易到,用来部分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不过由于今年3月底到了银行利息支付节点上,多家银行讨债,以致乐视资金紧张,乃至没法划出些许资金给易到稍解燃眉之急。

而更让易到陷入今日窘境的则是从去年开始的大规模充返活动。乐视入股后,易到宣称发动了史上历时最长的“充返”活动,在2016年4月乐视手机发布会上,贾跃亭宣布,在易到充值1499元,将获得价值1099元的乐视1S手机一部,充值达到2200元,将获得乐视电视一台。

这场“100%充返”活动最终持续了227天。易到2016年7月披露的数据称,该活动共吸引超过653万人参与,总充值额超过60亿元。这场长时间、大力度的“100%充返”活动,当时被宣传为是把易到的订单量从低谷强力拉升的有力手段,乐视也俨然是易到的白衣骑士。

不过“白衣骑士”也留给了易到60亿的窟窿去填补。“显然乐视不可能一路帮到底”,一名易到离职员工说,乐视刚注资易到时,确实提供了不少帮助,除了用资金来鼓励易到搞充返,还支援了大量乐视手机和电视。“不过去年下半年网约车新政出来后,再去管乐视要钱要电视,就很难要到了”。

因为彼时乐视自己也面临了巨大的资金空缺。今年5月份,36氪曾独家报道了乐视截止到今年3月总欠款数字约为343亿,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大河不满小河干,乐视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还有能力管易到呢?”上述易到离职员工称。

大股东资金短缺、不断闹上门的司机,以及越来越近的约定提现时间节点,无疑都是不小的压力,贾跃亭也确实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时候了。

不过,即使换了新的股东,易到就有机会重新杀入网约车市场么?至少目前来看,这是个不小的难题。抛开滴滴、神州和首汽等强大的竞争对手在网约车市场上虎视眈眈不说,如何重新获得司机的认可,补充平台上的运力才是易到目前最大的难题。

网约车新政之后,合规的运力越来越少,司机成了市场上所有玩家都在不断争夺的最宝贵资源。如果平台还能留住司机,不断有单量进来,那么在这个供不应求的网约车市场上,也许生意还能做的下去。不过如今的易到司机们,在经历了单量少、提现难等种种问题之后,是否还能继续信任这个平台?

怎么重新获得司机的信任,把他们拉回易到的App,这是接盘者目前必须直面的第一个难题。

承受不住压力的贾跃亭撂挑子了,但是易到还会是一门好的生意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