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上周,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的两大公司发生了“大地震”,Uber CEO 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辞职、特斯拉自动驾驶负责人在工作了短短六个月后宣布离职。BI 记者 Matthew DeBord 撰文表达了自己对当前 Uber 和特斯拉的态度。

投资人推荐:张颖,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他在看到这篇文章后,评论道,“这篇文章有点意思,观点深刻。所谓的汽车颠覆性变革还远着呢。”

Uber 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700亿美元的市值也很可能会严重缩水。自动驾驶技术对特斯拉来说非常重要。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曾承诺,公司制造的自动驾驶汽车将于今年年底前实现从洛杉矶行驶至纽约。

特斯拉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Model3的量产和销售,以产品来证明为何过去半年股票涨了70%。打造自动驾驶汽车是一项不错的尝试,但它对特斯拉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特斯拉最想要做的事情是推广纯电动汽车。这么说来,特斯拉与传统汽车企业的经营模式并没有什么不同,设计和制造汽车,然后销售汽车赚钱,以此往复。人们常常忽略掉这一点,但实际上这些重复的过程几乎是所有汽车公司的核心业务。这个行业的动态很好理解。

成熟的颠覆者

特斯拉十几年连续亏损经营却依然坚持,一定是有所期待。它一定是想大胆地颠覆传统汽车行业、新能源公司、太阳能公司,网络运输公司。而投资人和硅谷的精英们被汽车行业所谓的新能源公司、网络运输公司、太阳能公司这种概念迷惑住了。

但是,特斯拉的期待又落空了,因为Uber突然出现并开始迅速发展。Uber这个创业公司实际上只是一个iPhone的手机应用,它将自由职业者与城市中的乘客联系在一起,在出租车之外多提供了一种选择。与特斯拉的“重”模式不同,Uber不需要给司机发工资,不需要请工程师来设计和研发强大的电池。Uber的模式非常轻,但规模很大,需要依靠传统的汽车行业提供车和司机。特斯拉想要追赶Uber的唯一办法就是制造和销售足够多的汽车,以控制整个汽车行业。

但也正是因为Uber的门槛低,它很容易被人模仿,无法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几个软件工程师就可以轻松复制Uber的模式,并向它发起挑战。所以,Uber不得不在世界各地与竞争对手“干一仗”,同时继续筹集大量资金来支持公司的支出。Uber最后确实成为了老大,但是代价是每季度数亿美元的亏损。

前沿技术在传统汽车行业被过分夸大了

Uber目前处于无领导状态,没有首席执行官,没有首席运营官,也没有首席财务官。投资者们曾给Uber投资了数十亿美元,但是现在他们不知道怎样才能以适当的回报结束投资。整个公司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迫切需要出现转机。而在一年前,Uber的市值似乎要达到1000亿美元。特斯拉,作为一个大胆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十年前曾非常振奋人心。但是没有人知道特斯拉这样的商业模式是否会像网飞公司(Netflix)“干掉”百视达一样,颠覆整个传统汽车行业。

从Uber和特斯拉的危机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技术在颠覆传统汽车行业中的作用被夸大了。而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局限于特斯拉和Uber。我们来比较一下目前传统汽车行业和这些“颠覆”性公司的现状。尽管Waymo与Lyft进行了合作,但自动驾驶项目离商用化的距离跟两三年前差不多。而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依然很神秘。

与此同时,在美国,传统汽车行业销售记录又创新高,虽然现在看来美国蓬勃发展的市场正处于稳定时期。老式皮卡和SUV这类高利润的汽车依旧卖得不错。

实际上传统汽车品牌比特斯拉和Uber这样的公司更具有破坏力,因为他们能够从传统生意中拿到更多的钱,稳定的发展新技术。特斯拉和Uber还并没有完全处于一个颠覆者的角色。过去一周的经历表明,汽车行业的重组在超大的经营压力下或许正在发生变化,对于特斯拉和Uber带来的颠覆作用可能被夸大了,但是,在自动驾驶正式商用前,未来到底哪一派胜利还很难说。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我为什么不太看好 Uber 和特斯拉?| 投资人荐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