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田煦阳

编辑| 傅博

是不是觉得“优步中国”这个名字已经相当遥远了?但前Uber员工们依然在改变着我们身处的世界。

让时间回到去年八月底,Uber中国刚刚被滴滴收购的时刻。

滴滴亲手结束了这场恶战,如愿成为了共享出行业的王者。

但与此同时,Uber中国的员工发现自己的生活彻底被这笔交易所颠覆。

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报道,在收购结束之际,以程维和柳青为首的滴滴管理层召开了一个面向Uber中国员工的视频。根据参与会议的优步雇员描述,在会议中,管理层决定将滴滴和Uber当做两个独立的品牌来运营。

几周后,柳青到访Uber北京办公室,表达了对于Uber人才的欣赏与重视,认为滴滴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可惜领导的口头欣赏并不起作用,Uber员工发现自己的生活迎来了另一个极端:

与之前高强度的工作、极大的竞争压力截然相反,现在他们和美国总部的联系已被切断,无法再接触到任何的数据和工具。而滴滴也并没有给他们下达新的任务,造成了一群人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用游戏和扑克消磨时光的罕见奇观。

当游戏都玩腻了的时候,他们选择去度假村进行短期旅行,在蹦床上放飞自我。

但这终究不会成为常态。

创业者们是不甘于平庸的,而猎头们也对这些最宝贵的人才资源虎视眈眈。

于是,猎头们像约好了一样,开始纷纷四处出击。

胡宇沸

还没正式离职,胡宇沸,这位前Uber中国的东莞、佛山、惠州三城主管及华南市场推广主管就收到了各大HR疯狂砸来的16份offer。

HR们告诉他,各大雇主特别是出行行业的初创公司求贤若渴,相当青睐Uber中国的老兵们,正在迫切地招揽吸纳这些经验丰富的人才进入自己的创业团队。

短暂的考虑抉择之后,胡宇沸在十月决定加入小蓝单车,空降到副总裁的位置。一并追随他脚步的,还有十位其Uber时期的下属。

胡宇沸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共享单车是新的风口,新的战场。这是我选择来到小蓝单车的原因。”

那时的ofo才刚刚拿到来自滴滴的C轮融资,包括小蓝单车在内的新入局者还没有正式投放哪怕一辆单车。滴滴Uber大战结束后,热爱冒险的胡宇沸转身就扎入了另一个打得火热的战场。

尽管Uber已彻底退出中国,但其留下的约八百名雇员却成为了创业圈最为宝贵的人才资源。这支熟谙交通出行领域运营细节及变革趋势的“U家军”中的绝大多数人,正像胡宇沸一样,迅速投身到新的创业浪潮,新的战场中去。

他们的专业素养与经历为他们斩获了高层管理、运营、市场等大量专业职位,掀起了又一轮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交通运输革命。

与之相似的场景,其实早在十五年前的硅谷就已上演。Paypal被eBay收购后,其核心成员如Peter Thiel, Elon Musk, Reid Hoffman等纷纷选择出来单干,为我们带来了以Palantir、Tesla、SpaceX、领英为首的一众大小公司,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Paypal黑帮”从此成为一代传奇。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用这句话来形容在各大创业公司身居要位的“Uber黑帮”成员再合适不过。

一方面是前Uber员工拿到了令人艳羡的薪水乃至股权,另一方面则是新兴创业公司在这帮老兵的带领下飞速增长。

疯狂增长的共享单车领域,吸纳了最多的前Uber雇员,成为了他们珍贵经验的最大受益者。“Uber黑帮”对于大规模物流链、指数级增长以及令人窒息的竞争节奏的熟谙,使得他们顺利地无缝切换到新的岗位,与初创公司一起狂飙。

无论是摩拜、ofo这两大巨头,还是小蓝所代表的新玩家,都大肆争抢Uber老兵,以期迅速铺开业务,攻城略地。

Uber时期的张严琪

ofo时期的张严琪

这份名单上充满了重量级的名字:

张严琪,前Uber中国北区西区总经理,Uber全球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在去年11月确认加入ofo出任COO一职,还带来了前Uber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广州五个重点城市的市场及运营团队。

Uber总部前中国产品负责人陈为女士则在今年3月,宣布出任ofo首席产品官(CPO)。这一系列人事变动的背后,很难说没有去年9月站队ofo的滴滴的身影

陈为

摩拜自然也没有闲着,在其CEO王晓峰的带领下,公司中也充满了Uber的老兵们。不要忘了,王晓峰的另一个身份可是前Uber上海总经理。

王晓峰

而根据胡宇沸的介绍,小蓝单车目前约有300名员工,其中超过10%的都是前Uber雇员。

虽然“Uber黑帮”在共享单车行业叱咤风云,但他们的势力其实已经不再只局限于交通出行领域的限制。

在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后,柳甄于去年的10月24日选择加入今日头条。而还有一些前Uber员工选择加入Airbnb,帮助其拓展在中国的民宿业务。

柳甄

胡宇沸坦承,曾经的Uber中国经历使其迅速融入胜任了其在小蓝单车的新角色。

在Uber时,为了打赢和滴滴的大战,他带领着团队死抠从获取司机到市场营销到成本控制的每一个细节。而现在,为了在摩拜和ofo的夹缝中生存下来,相同的光景再次重现。

每一位“Uber黑帮”的成员,都将Uber狠命工作的狼性文化带到了共享单车这一新的战场。

当回顾留下来加入滴滴这一可能时,胡宇沸相信凭借自己的才华,也会顺利找到适合自己新角色。但是出于“竞争使人强大”的坚定信念,他选择投身到残酷的百车大战中,继续磨练自己。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Uber黑帮”已经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以至于单车大战都可被戏称为帮派内部的派系斗争。他们能否成为中国的“Paypal黑帮”,下一个创业天团,令人充满期待。

不同于摩拜,ofo,小蓝间剑拔弩张的气氛,“Uber黑帮”成员间的关系十分融洽,亲如一家。

直到现在,胡宇沸都喜欢叫上三两曾经的战友,打篮球,喝啤酒;哪怕大家现在已经身属不同阵营。

觥筹交错中,大家回忆起那些并肩战斗的日子,笑谈着Uber充满侵略性但是催人上进的文化,并为此而骄傲着。

(部分信息来源:The Information)

Uber中国已销声匿迹,但“U家军”却统治了当下最火的共享单车帝国|发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