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借宿”(ID:jiesu1228),作者 阿蒙。

吉晓祥接到那个电话,是在莫干山的下午。

他被告知,几天后在北京有一场发布会,他是否有时间出席。

崔超也收到了同样的通知,他觉得这件事挺重要的,就多问了几句。

「借宿的颁奖从来是现场发布,你上台之前,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得奖。」所以,崔超对这一次提前告知有点不适应。不过,当他确认「山舍」在获奖名单上后,即刻安排了北京之行。

吉晓祥是民宿品牌「大乐之野」联合创始人。

2013年,他和大学同窗杨默涵在莫干山一个偏僻的山村开了一家只有四间客房的民宿,套用《山海经》的典故,取名「大乐之野」。

大乐之野引领了莫干山民宿风潮,目前已有两家店,39间客房,还衍生出野有食、野有酒、野有咖等配套业态,是莫干山这个中国民宿发源地最具代表性的品牌。而今年,大乐之野还会走出莫干山,在安吉、苏州开出新民宿。

杭州山舍

山舍被认为是杭州最好的民宿品牌。

日本奢华酒店品牌虹夕诺雅掌门人星野佳路,去年秋天第一次到杭州,就指定要住山舍。因为,他听说虹夕诺雅今后在中国的对手,可能就是民宿。

崔超和妻子宛君打理着这家龙井山里文艺又温暖的民宿。今年,他们又进入在别人看来民宿早已饱和的莫干山,要开设第二家山舍。

众筹共建人: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助推大乐之野和山舍拓展的,是资本。

这两年,民宿成为风口,吸引各路人才和资本进场。生活方式众筹平台「开始吧」就凭借民宿众筹,成为国内领先的众筹平台。

一年多时间,有近400个民宿项目在开始吧上线,95%项目众筹成功,总认筹额超过15亿元,实际认筹额达到10亿元,平均每家民宿拿到约250万元。

大乐之野已经两次在开始吧众筹,山舍莫干山店的众筹也在前期筹备中。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民间资本对民宿的看好。

千岛湖西坡

这些普通投资人追捧民宿,更多是受情怀驱动。

根据开始吧提供的用户画像,这些共建人70%为女性,大部分在25-45岁之间,用家庭闲散资金投资,单个项目最高投资30万元,最低1万元,是典型的普通投资人。

这几万个分布全国的共建人,使开始吧上优质民宿项目,要眼疾手快才有可能抢到。

像丽江松赞林卡,2个小时筹到3900多万元,千里走单骑的太阳宫,2000多万元投资额,58秒被抢光。

更神奇的是厦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民宿Oneday,100多个上万元金额的共建人名额,在14秒内被抢光。

晟道资本合伙人汤婷婷和开始吧有深度接触,她也调研过部分共建人,给她一种强烈的感觉:「民宿共建人都是有情怀感、代入感和参与感的,并不是说要谋求更高的资本回报。民宿作为一种消费升级的产物,对他们是很好的情感消费出口。」

大众点评产业基金投资经理张渊曾去莫干山参加过大乐之野众筹路演,他惊奇地发现:「对资本来说最重要的投资回报,共建人几乎没问过,每一个提问的人,都在表白自己想投大乐之野,是因为喜欢民宿,喜欢这个新锐品牌。」

千里走单骑 六悦

风险投资人:民宿代表着未来的生活方式

也许看到了民宿的热潮,2016年11月,开始吧把旗下的民宿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了「借宿」,专为民宿解决资源、资金、推广和人才上的一系列痛点。

6月24日,在第二届中国文旅产业巅峰大会上,借宿发布了「2017中国最具价值十大民宿品牌」。这是借宿联合经纬创投、辰海资本、元璟资本、晟道资本、华映资本、盈动资本、钟鼎创投、浙商创投、云锋基金和创享基金等十家创投机构联合推选产生的一份榜单,从影响力和扩展性两个方面,全面梳理了民宿品牌。

而在两个多月前的4月16日,借宿在杭州当着1500名从全国各地汇聚来的民宿主人和投资人,现场揭晓了「2017中国民宿榜Top50」。

莫干山颐园

有人说,这是民宿最好的年代。

据国家旅游部门统计,截止2016年底,全国共有民宿5万家,比2014年增加1万家,从业人员150万人。预计到2020年,民宿市场能达到300亿的规模。

国家和地方政府对民宿的支持,是民宿热持续发酵的原因之一。2015年,在国家一份促进消费升级的政策性文件里,首次提到了「客栈民宿」,随后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民宿被视为乡村复兴的入口。

与此同时,各路资本的涌入也助推了民宿。这几年携程、美团、首旅如家等跨界大鳄,以及众多地产商也纷纷挤进民宿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民宿已发生十余起融资。2015年3月,宛若故里获得青骢资本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这也是第一家获得风投的民宿。作为小而美的代表,宛若故里还上了阿里巴巴海外招股书。

随后,瓦当瓦舍、诗莉莉、木西民宿、山里寒舍、康藤格拉丹帐篷营地等相继宣布获得融资,而松赞、千里走单骑、大乐之野等首轮融资也已基本完成。2017年3月,青普旅游收购曾经的“民宿第一品牌”花间堂,引发业内轰动。

尽管有民宿品牌把融资额夸大了十倍,但民宿获资本青睐,已是不争的事实。

「资本看上民宿,是民宿代表了消费升级,代表了未来中产阶级的一种生活方式。」创享基金创始人钱峰表示,既然是代表未来,资本就会追逐。

「投资也是需要升级的。」晟道资本合伙人汤婷婷表示,不管是投资也好,消费也好,都是需要再往上走一个台阶的,民宿就是这个台阶。

盈动资本创始人大象也认为是「消费升级带动了民宿」,这一轮民宿潮中,他最看好松赞、千里走单骑和大乐之野。

金沙江漂流@松赞 奔子栏

大象的投资理念是先看团队和稀缺性,千里走单骑和大乐之野有很好的团队,松赞17年来立足藏区,不可替代。当然仅有这些还不够:「民宿还要有成长性和规模性。」

钱峰对此也十分认同:「一个好项目是需要资本推动的。」在他看来,没有规模,就没有价值。

随着国内新中产阶级兴起,消费需求发生了变化,很多原来的商业模式和商业空间已难以满足需求。开始吧创始人、CEO徐建军把这一轮消费升级定义为「非标对标准化的迭代」。

「所有的人都大不过这个时代。」在第二届中国文旅产业巅峰大会上,徐建军断言:「非标住宿会和标准住宿的酒店拥有一样的体量。」

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更愿意往消费平台下功夫,在他看来,单个民宿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的。

「民宿更加会往品牌化、集群化方向发展。」辰海资本创始人王维玮认为,民宿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大量美好的乡村还没被开发,这将是一个几百亿的市场。

民宿从业者:民宿是一门慢生意

「投资民宿是看长线,不是暴利的行业,需要操盘者深耕细作。」山舍联合创始人崔超认为,资本进入民宿行业是个好事情,行业要想发展壮大,没有资本推动是不行的。

资本的介入也可以让有运营能力的民宿品牌早点布局,做出商业模式,引领行业前行。

大理喜林苑

「从收益来看,民宿是一门慢生意,但并不代表不赚钱。」喜林苑总经理牟玉江表示,在大文旅发展与消费升级的环境里,好品牌会有扩展性和想象空间。喜林苑由美国人布莱恩·林登9年前创建于大理小镇喜洲。

这一点与青岛朴宿联合创始人刘喆的看法不谋而合。喜林苑和朴宿都在借宿「2017中国最具价值十大民宿品牌」榜单上。

不过,刘喆也担心:「资本在要求快速回报的时候,可能会影响品牌的主动权和经营方向。」主人文化一直是民宿与酒店的区分点,也是民宿之间的竞争差异之一。大乐之野联合创始人吉晓祥,则不以为然:「即使没资本的入驻,也有民宿主人会做得一塌糊涂。」

在日本和欧美,一些民宿深受旅行者喜爱,原因就是可以在这些民宿、客栈领略纯朴的当地文化、主人情感。「用心做的民宿会继续做得更好,」喜林苑总经理牟玉江表示,喜林入住率近几年都保持在80%,从不排斥资本。

苏州隐庐晴澜堂

「隐庐」执行董事曹立意觉得民宿没做好,不该急着去融资。民宿做好了,资本自然会找上门来。隐庐在苏州古镇开设的「同里别院」,只有五间客房,却被认为精致民宿的典范。

「先静下心来做好产品,做好服务,带好团队。」西坡创始人钱继良也有同感,他专程从莫干山赶到北京参加第二届中国文旅产业巅峰大会「2017中国最具价值十大民宿品牌」颁奖典礼。

钱继良2009年开出的「西坡」,已是莫干山的一个传说,很多人想要开民宿,就是因为去了一趟西坡。钱继良做过投资生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西坡可能是最早和资本关联的民宿。西坡也是第一家拥有职业管理团队的民宿,在莫干山以服务好、性价比著称。

「民宿做好了,想不赚钱都难。」钱继良已经锁定黄山,准备沿杭黄线(杭州到黄山)再开设几家西坡,「西坡也会考虑通过众筹引入投资」。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