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石筱玉

编辑| 傅博

谷歌的“人工智能现行”战略早就人尽皆知。不过一个月前就有传言说,谷歌的人工智能发展战略早已不仅仅是一个“开发计划”——因为他们好像又悄无声息地设立了一个只针对AI的投资战略基金。

就在上周,这个传言终于得到了证实:据Wired报道,这个由谷歌人工智能工程副总裁Anna Patterson领导的基金最终对创业公司Algorithmia进行了1050万美元的A轮投资,并准备将Algorithmia收集的3500种算法、函数与机器学习模块物尽其用。

随着这一笔投资浮出水面,谷歌终于承认了这笔基金的存在,并表示它将被专门用来投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公司。

尽管谷歌并没有公布这个基金的明确名称或规模,但却它已足够引领一个人工智能届的新风向

科技公司通过对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经济支持将这些公司的技术收归己有,并希望在这些技术的广泛使用中获得市场效益。

Algorithmia,“AI行业的水管工”?

Algorithmia是美国西雅图的一家创业公司,其产品则是优质算法的“淘宝网”或是算法界的app store——在这个平台上,开发者们能够上传自己的人工智能算法,并和希望使用该技术的其它公司或个人交涉。

例如,一群开发者可以完成一个通过照片识别汽车型号的人工智能算法,并将其上传到Algorithmia.com上,之后则会有希望使用这项技术的公司付给他们报酬以换取这套算法的使用权。

这一“算法淘宝”中目前有3500多个算法“上架”,其中包括识别照片和谐内容的、自动给照片加滤镜的,也有严肃认真处理自然语言的。

Algorithmia.com页面截图,里面的人工智能有检测和谐内容的、加滤镜的、给图片找不同的……还有处理自然语言的。

Algorithmia不仅为开发者和公司们维护这一平台,还能够帮助开发者们将算法转化为云服务,因此能够使其更好地被用于app、网页或其它领域中。

在面对开发者的版本中,Algorithmia还有测试和分享的功能;这一版本被金融、医药等各个行业的开发者们广泛应用,Algorithmia也因此收获了来自各个商业领域的人工智能算法。

该公司的创始人及CEO Diego Oppenheimer在谈到这个公司的创立初衷时表示:

“我们都知道AI将会影响当前所有的行业,但是要让这一想法成真,必须要建立非常完善的基础平台。……我们是AI领域的水管工——我们在做大部分人不愿意做的工作,但是这个工作非常有市场。

不是简单的收购,而是人工智能“民主化”

经过四年多的发展,Algorithmia的用户目前为4.5万人:这是一个不错的成果,但表现更突出的创业公司大有人在。为什么谷歌第一步投资的是Algorithmia呢?

事实上,Algorithmia“算法淘宝”的思想理念和谷歌不谋而合。Algorithmia开发的算法交易平台让各领域、各层次的公司和个人离人工智能“更近了”,在这一点上,它与谷歌一样,加入了人工智能的“民主化”过程。

顾名思义,“民主化”也就是打破个别公司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垄断,将有愿望使用该技术的大量公司、个人与人工智能技术连接起来。而Google本身规划中的TensorflowMobileNets智能系统与服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将AI技术向公众普及的计划。

谷歌也不是第一个建立人工智能风投基金的科技公司:早在2016年12月,微软就宣布建立人工智能投资专项基金,并在今年5月投资了帮助公司“一站式”构建AI平台的Bonsai初创公司

与此同时,IBM Watson、亚马逊Alexa等这些大公司的人工智能都得到了类似的经济支持,以方便广大初创公司借力人工智能做出产品,同时也和谷歌、微软一起推进人工智能的“民主化”进程。

投资背后:害怕被淘汰的危机感?

从某一方面来说,科技公司们所推崇的人工智能“民主化”和相应的投资是一件好事:

大公司技术、经济的支持能让初创公司们做出涉猎广泛、技术先进的人工智能产品;不过大公司们的投资并不完全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这些投资背后也包含着这些科技公司的危机感。

从1990年代的龙头企业微软到今天的谷歌、苹果,科技公司地位的“改朝换代”并不是一个罕见的过程,因此科技公司们都在努力不让自己落在科技潮流的后面。

前有雅虎的“前车之鉴”,后有Algorithmia等一系列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作为“追兵”,科技巨头们目前陷入了“创新者的窘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

“前车之鉴”雅虎,在2016年7月被电信运营商Verizon以48.3亿美元收购。

这一窘境是由科技产业的特性所决定的。在现在的研发过程中,科技公司们已经越来越难以对领域的某一先进算法或技术进行“垄断”,所以科技公司尽管有独特技术和产品设计可以倚仗,但新技术所带来的领先地位却在不断受到威胁。

此外,因为科技巨头的规模、研发模式等因素,它们的创新能力比不上一些初创公司;再由于目前的科技巨头都是由初创公司发展而成的,它们也有生怕随时被初创公司取代的顾虑.

谷歌等巨头设立的人工智能基金会就是为了避免公司陷入“创新者的窘境”。若是在初创公司规模未成时就对其进行支持,不仅能够推动先进技术的开发,还能将这些公司的产品为自己所用,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日后被取而代之。

对此,前硅谷企业家、斯坦福大学副教授Steve Blank 并不认为谷歌此举就能够完全地将科技巨头们从“创新者的窘境”中解救出来。在Blank眼里,科技公司的地位更迭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机器智慧的发展并不是发明了一把更好的剑,而是相当于发明了火药。聪明的初创公司会明白应该怎样使用这些‘火药’攻击它们面前的科技巨头,就像这些科技巨头曾经攻击它们身前的公司一样。

尽管我们目前还不能解答谷歌这项计划的规模、成效如何,科技巨头们对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支持必定能带来更先进的人工智能革新与市场上更多的参与者,同时也是风投的新方向。

中国的不少互联网公司在面对产品“死去”、用户不再忠诚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其平台和资金能够为人工智能或其它前沿发展做些什么,而不是盲目地转型,跃上一个又一个短暂的风口。

Blank教授的话告诉我们,科技公司的起落兴衰并不可怕,在某些意义上甚至是一种“必然”;关键在于这一公司在行业中辐射影响的深度与广度。

即使正如Blank所说,投资作为“火药生产商”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对谷歌来说是增强了日后竞争对手的实力,但谷歌还是毅然决然地做了。这一点就是值得不少科技公司倾佩的。

谷歌设立AI投资基金, 是想推进人工智能的民主化, 还是规避“创新者的窘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