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高科技、自由、极客、先进、开放……硅谷曾经贴满了这样的文化标签。它是全球科技爱好者和极客的朝圣中心。但是时至如今,一直笼罩在硅谷上空的光环正逐渐褪去,接二连三的丑闻开始给它蒙上阴影。科技行业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问题由来已久,已经引发了越来越强烈的谴责和越来越广泛的媒体关注。

六名在硅谷工作的女性表示,在讨论业务时,她们分别遭遇了一位人脉广泛的硅谷风险投资家所带来的“不受欢迎和不恰当”的“求爱”。随着科技行业对长期存在的性别不平等和偏见的批评,这些指控已经曝光。

这些女性所指控的Justin Caldbeck曾经是一名硅谷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过去的10年里,他曾在贝恩资本公司和光速创投公司工作,然后开始运营自己的公司Binary Capital。这些女性指出,当她们在尝试创业、寻求资金或建议时,Caldbeck对她们做出了骚扰性质的行为。至少有两名女性决定避免与Caldbeck在商业上往来。

虽然40岁的Caldbeck先生在风投圈、科技圈和硅谷之外的世界并不是特别指明,然而他的公司目前已经筹集了3亿美元,并资助了包括室内设计公司、网上购物公司在内的诸多初创公司,专注投资消费领域早期阶段创企。这家公司投资过Snapchat、Shoptiques和高速发展的个人时尚电商Dia&Co。Caldbeck就职于光速创投。在那里,他曾参与投资Grubhub、TaskRabbit和Stitch Fix。他还在Bain Capital Ventures工作过。在纽约时报和福布斯等出版物中,Binary Capital一直是灯光下的主角。像许多大牌风投公司一样,Caldbeck有能力影响那些到他的公司来为其融资的年轻企业的命运。

创建了谷歌桌面、目前是Minted的CTO的王女士(Niniane Wang)称,Caldbeck在试图将她招聘成为一名科技公司员工的非正式场合中,试图与她睡觉。在线旅行预定网站Journy的联合创始人何女士( Susan Ho)说,Caldbeck在和她讨论投资初创公司的时候,深夜发送了一条性骚扰短信,暗示要和她见面。该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徐小姐(Leiti Hsu)说,Caldbeck在曼哈顿一家酒店的一个桌子下,摸了她的大腿。

另外三个人也有类似的故事。其中一名女性,Caldbeck的前同事,展示了在与Caldbeck的商业沟通中收到的色情信息。另一位说,在一场旨在讨论商业交易的会议上,Caldbeck建议他们一起去酒店房间。这些女性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公开,因为她们说,她们担心遭到Caldbeck的报复。她们还担心,在业内人士的圈子里,他们不会把男性对女性的“不适当的求爱”视为一件大事。

何女士和徐女士相互认识,并曾经讨论了她们的遭遇。另外四个女人和Caldbeck的争端是独立发生的,尽管她们中的一些人在社交上互相认识,并在事件发生后分享她们的故事。这些指控得到了聊天软件记录、往来邮件和其他圈内人士的证实和支持。

王女士说:“说出来当然是有代价的。”她说,她选择公开谈论她与Caldbeck的经历,因为她觉得保持沉默等于允许其他女性继续遭遇性骚扰。

忍无可忍的合伙人

曾几何时,Caldbeck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强烈否认对我的性格的攻击信息。……事实是,我一直很享受与女性创始人、商业伙伴和投资者的互相尊重的关系。”

然而,Caldbeck的合伙人、Binary的联合创始人Jonathan Teo率先采取了不同的立场。在一份声明中他说:“贾斯汀被指控的掠夺性行为是可悲的,我们公司对任何有损女性尊严的行为都将是零容忍。”Teo还进一步写道:“我很遗憾,在他的行为被揭露后,我并没有坚持贾斯汀的立即退出。……我还想为我们对这些指控的最初反应道歉。现在我很清楚,我被这位我的合作伙伴和朋友误导了。”

不过,Binary Capital声称,虽然对于Caldbeck不当行为的指控属实,然而“没有证据表明Caldbeck做了违法的事情,没有证据表明他的投资决定曾经受到他社会关系的影响”。

在被大量事实证据打脸之后,Caldbeck周四通过发言人下午发表了一份附加声明:“显然,我对这些指控深感不安。……我对所有让任何人感到不舒服的行为而感到深深的懊悔。事实上,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有幸与女性企业家共事过,我真诚地向那些因我的行为而感到不舒服的人道歉。不可否认,这是风投圈存在的一个问题,我不希望我的行为助长了这类行为的气焰。”

Caldbeck在声明中表示:“我为自己缺乏自我认知感到羞耻。我非常感谢Niniane、Susan、Leiti和其他女性,她们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本人将无限期离开在2014年联合创办的Binary Capital,寻求专业指导,并反思自己对待女性的态度和行为。”

Caldbeck在星期五宣布,他正在休假,并为他的行为道歉。“过去的24小时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利用权力来换取性利益,这是令人发指和不道德的。我现在清楚地知道,这正是我所做的。”

此事件引发了一场硅谷的舆论风暴。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针对卡尔德贝克的丑闻发表了一个措辞严厉的回应,称风险投资人对待女性创业者必须像公司经理对待员工或者教师对待学生一样具有“同样的道德立场”。他还补充说:”我们都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保持沉默,如果你不采取行动,那么你就是在纵容这个问题永久存在。”他呼吁风险资本家签署一份“体面的承诺”,承诺绝对不对行业中的女性采取不适当的行为。

上周末,十多名硅谷的风险投资家签署了这一承诺。

不舒服的经历

Justin Caldbeck的风险投资生涯始于2005年初,当时他在麦肯锡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加入了贝恩资本公司。2008年,他搬到硅谷,成为贝恩公司在西海岸新办公室的首批员工之一。两年后,2010年8月的一个晚上,Caldbeck在位于山景城的一家餐馆的酒吧里遇到了王女士。当时,她为“阳光之火”的精英企业家们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工作空间,他们的“赞助商”包括贝恩,由Caldbeck代表。通过一份电子邮件,Caldbeck曾向王女士询问了她对潜在投资的建议。

但王女士说,当他们到达酒吧时,她想要和他讨论初创公司的问题,然而Caldbeck改变了话题,开始询问她的约会历史。然后,在小隔间里,他坐得离她更近了。王女士觉得不舒服,但因为她和贝恩公司的关系,她留下来了。王女士说,她同意让Caldbeck拥抱她。过了一会儿,她感到不舒服,并要求Caldbeck把她送回家。在车里,她说他给她施加压力,让他在她的公寓过夜,但王女士说她拒绝了。

她说,Caldbeck继续与王女士保持了几周的关系。与此同时,电子邮件显示,Caldbeck提出要在另一家公司的高级领导职位上招聘她,他正在考虑提供资金。王女士说,自己继续拒绝他。

一段时间后,在2011年5月,当时Caldbeck离开了贝恩,他给王女士和她的Sunfire的联合创始人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他的新公司想要和她的公司保持联系。据电子邮件显示,王女士和她的联合创始人拒绝了他的请求。在一次采访中,王女士说,她已经告诉了她的联合创始人,Caldbeck对她的骚扰行为,她觉得她在他身边是不舒服的。

另一位担心因为公开姓名受到影响的女士说,Caldbeck先生和她的几次会议中两人在讨论贝恩投资公司。但当他们来到一家餐馆讨论可能的投资时,Caldbeck却提出要带她去附近的酒店房间。当时她解释说,她处于一段恋爱关系中,而Caldbeck先生问她是否想要把这段恋爱变成“开放关系”。这名女子说,她对这个提议深深感到震惊和不安,然后立刻走了出去。此后,她决定不寻求贝恩资本的资助。

2011年初,Caldbeck离开了贝恩,加入了光速创投。一位知情人士说,一家光速创投支持的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向一位同事抱怨说,Caldbeck让她感到不舒服。另一位知情人士说,在这位女性的要求下,光速创投将Caldbeck从公司董事会的联络员中除名。该名女发言人拒绝置评。(这名女士不是六个人中的一个。)

Caldbeck通过一名发言人强烈否认了对这名女子的任何“不当行为”,称这些指控“全都是虚假的”。一位熟悉Caldbeck想法的人士表示,他离开董事会与该公司的抱怨没有任何关系,他指出,在公司筹集了更多资金后,早期投资者离开公司董事会是很常见的。

2014年,Caldbeck在被指控后的一年里离开了光速创投,开始自己运营公司。Jeremy Liew是光速创投的一位投资人,他最近表示,Caldbeck这一离开的决定是双方共同作出的。

2015年初,Caldbeck与何女士进行了接触,当时她正在着手启动Journy。何女士说,Caldbeck声称他有兴趣将何女士招聘到自己计划资助的一家初创公司里工作。据WhatsApp的信息显示,Caldbeck在一晚的会议上讨论了这家初创公司的问题后,在凌晨1点左右给何女士发送了短信,试图让她在当晚再次与他见面。她认为他的深夜邀请是不合适的。她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做出回应,她说:“在这样一个工作日的晚上,深夜的约会时间已经超过了我的就寝时间。”他回答说:“嗯,我得试着改变一下,哈哈。”

后来,何女士没有在Caldbeck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工作,并继续为Journy工作。去年冬天,何女士说,Journy遇到了一个艰难的时期,急需资金。一些人建议她和Binary创投谈论资金问题。她和徐女士在纽约的一家酒吧里与Caldbeck会面。徐女士说,在那次会议上,Caldbeck未经同意抚摸了自己的大腿。那天晚上3点前的几分钟,他给她发短信,说他曾试图打电话给她,并询问何女士是否会给他回电话。消息显示,徐女士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复,用轻松愉快的评论来回避了这个问题。

虽然Caldbeck最终表达了投资的兴趣,但何女士说,她和徐女士对他提出的条款感到失望,并拒绝了他的投资。

NO,这不是普通的调情!

在硅谷,风险投资家对女性的追求可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这些指控Caldbeck行为的女性,把他对她们所做的事情与成人的普通调情行为区分开来。

“晚上出去玩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是可以的,但这已经越过了界限,”徐女士在一次采访中说。她指的是与Caldbeck的互动。

“我感觉自己深感困扰,”王女士说。“你当然需要做一些事情来结束这种不当职业关系,但是你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很难知道该怎么做。”

在科技行业,大约有十几名女性私下里声明,面对行业中权势人物的不受欢迎的骚扰行为,在不损害自己的商业前景的情况下做出反击是很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做到。一些女性说她们放弃了或者从未尝试过反抗。她们也认为,这是女性科技创始人在行业中占少数的原因之一。去年,在美国前72家风险投资公司中,89%的投资决策者是男性。

Aileen Lee是牛仔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她说,一些在Twitter上勇敢站出来的硅谷女性,不仅在网络上遭到了攻击,还遭到了现实中的打击报复。“这太令人震惊了,这是错误的,”她说。科技行业的领导者和资深的风投高管们需要“加倍努力”以使自己更加包容,并消除“不适当的行为”和“性别歧视”。

近几个月来,科技行业中对职场性骚扰的指控接二连三浮出水面,性骚扰指控不断导致福克斯新闻中的风云人物辞职。优步最近解雇了20多名员工,原因是一名前优步工程师的性骚扰指控引发了公司对内部职场文化的调查。(优步引发的争议也导致优步首席执行官拉维斯卡·拉尼克周二辞职。)

然而,硅谷的性歧视和性骚扰事件中,被曝光的主要是男性高管骚扰女下属,有关风险投资家对女性创业者的性骚扰很少被报道。这类事件中,不当行为的受害者不是公司员工,也没有任何传统的申诉途径。事实上,女性企业家要和占绝对人数优势的男性风险资本家打交道,性骚扰的严重程度比传统雇主雇员之间更为触目惊心。保护员工免受性骚扰的法律并没有专门针对风头创始人的关系。许多人说,风投行业已经落后于其他试图控制它的行业几十年了。

多项研究表明,女性创业者获得风险投资的机会远低于男性创业者,风险资本家也因为普遍的女性歧视而受到困扰,这导致整个行业非常缺乏多样性,并且可能会进一步阻碍创新。

事实上,科技行业是由年轻人主导的,这一事实可能会增加风投圈不适当行为的流行程度。

Binary Capital在2014年成立时,《纽约时报》曾经做过报道,宣称Binary的使命是投资“有潜力产生全球影响力”的创业公司,并会将一部分收益捐给慈善事业。它的投资者和有限合伙人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Weathergage Capital和Legacy Venture。截至目前,这些公司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摸大腿、骚扰短信、酒店约见面……这位劣迹斑斑的硅谷投资人终于宣布辞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