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如何,身为一个网综的《中国有嘻哈》算是取得了一个开门红,虽然在音乐性和专业性上还存在争议。

嘻哈音乐在内地的发展,自去年摩登天空签下陈冠希的时候集中迎来了一波小高潮,其他时候,嘻哈音乐的影响力只能算是几点星星之火,看得到,尚不至燎原之势。

这次,《中国有嘻哈》的话题性让所有传统媒体、新媒体都想蹭一波热度。但是一些媒体关于“几年后,各大音乐节上我们可能再也听不到赵雷、陈粒、麻油叶,而有可能是陈冠希、万妮达等人”的标题,让我回想起那些年我们被“资本热”支配的恐惧。

市场似乎一直都有些猴儿急。还没等民谣音乐人建立好民谣生态,民谣就从大家的关注名单上被撤下了;说好的电音热,电音音乐节像蘑菇一样一个一个的冒出来,但大家仍是毫不留情地高呼:2017年将是嘻哈音乐爆发的一年。而据大家高呼“2015年是电子音乐爆发的一年”,也只不过才过去两年,而电子音乐市场规模连雏形都还不具备。

想起今年金曲奖的主题:载体万变,音乐永存,但音乐行业似乎一直都有“但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见异思迁。 

“嘻哈火”之前的“电音热”,也是以一档综艺节目《盖世音雄》打前战,结局当然是扑街了。这次由爱奇艺耗资2个亿自制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是会复制前辈的失败,还是将会作为国内首档嘻哈音乐选秀节目,真正为嘻哈音乐带来影响,而不仅是为视频平台带来流量,以及为网友带来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让大众对于“中国是否有嘻哈”更加怀疑?

通过刷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中国有嘻哈》的大部分槽点,即使是不懂嘻哈音乐和连节目都没看过的人。大家的吐槽不外乎:导师不如选手、节目组黑幕,以及一句最新网络用语“你有Freestyle吗”。

但是,作为一档网络综艺节目,它不光为嘻哈音乐带来了适度宽广的尺度,还具备了该有的话题度和关注度,配合着社交媒体、热点话题人物,应该可以发酵出一波波舆论的小高潮,成就一定的现象级。

当然,作为一档嘻哈音乐选秀节目,节目组从全国各个角落中“抠”出来了嘻哈音乐爱好者和嘻哈大神,这次曝光算是这些年“藏着掖着”、“默默发展”的地下嘻哈音乐圈的大摸底。据说《中国有嘻哈》海选阶段吸引了800组左右的嘻哈音乐人。与流行音乐选秀相比,人才确实稀缺,嘻哈音乐从文化、审美到创作上都存在门槛。

中国有嘻哈海选现场

一档音乐选秀节目实力、专业性如何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导师阵容。《中国有嘻哈》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热狗的导师组合,无疑是让吃瓜群众失望的。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吴亦凡是归国的前偶像团体成员,潘玮柏把麦克风留在了他们的童年里,张震岳是个之前演电影的叛逆青年、后来加入了中年男子团体(纵贯线),而热狗叫我们把手放在空中甩。

其实如果只将《中国有嘻哈》看成是一档关于嘻哈音乐的科普节目,大家的心里会容易接受且宽容很多。

虽然媒体时常会以“大家现在知道好多嘻哈音乐人,如龙井说唱、新街口组合、小老虎等,再到现如今的新晋选手万妮达、谢帝”,来标榜嘻哈音乐时代的到来,但真正对嘻哈文化、对嘻哈音乐人的作品了解的人又有多少?

已签约摩登天空的嘻哈音乐人万妮达

当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想分享嘻哈音乐这个巨大的潜在市场时,我们需要先把这张饼画出来。据数据统计,2015年的时候,爱奇艺的用户数量就已达2.73亿,其中35岁以下用户占比高达70%,这些年轻群体正是嘻哈音乐这种年轻亚文化成长的合适土壤。

有了目标受众还不够,一档全新的综艺节目,特别是音乐类节目,还需要话题和流量,于是有了现在的导师阵容。

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要“把文化植入网络综艺”的爱奇艺,在前期的宣传中并没有把重点落在节目的音乐性上,而是一手捧出了“Freestyle”。适当的制造记忆点、对文化的解构主义,正是当代信息传播、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思想动机。 

所以,《中国有嘻哈》身为一档综艺节目,它无法尽然展现音乐行业的深度和广度,但是让大众知道了这些“比导师还牛逼”的选手,以及他们被“深埋地下”时的厚积薄发,其实也就够了。

中国有嘻哈第一期播出后的话题人物“嘻哈侠”欧阳靖

2亿能砸出嘻哈音乐的未来吗?

这几年,随着唱片公司在行业造星、推星环节的日渐缺席,音乐人上升渠道也较为有限。

首先,是近两年随着数字音乐平台话语权渐大、版权价值空前大,而层出不穷的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每个平台都拿出了自己十足的诚意:被认为最成功的虾米音乐人“寻光计划”,网易云音乐的“石头计划”,以及QQ音乐刚推出的“觅乐”计划,等等。独立音乐人潜在市场巨大,在民谣风头将过未过之时,何种音乐类型又将会被青睐?

其次,就是我们今天说到的音乐真人秀。虽然现在音乐真人秀节目大多食之无味,但弃之又可惜。当然,音乐真人秀节目的名声也是被这几年缺乏创新、热爱“炒剩饭”的节目内容搞坏了,这与整个电视行业创意瓶颈、行业人才的匮乏也不无关系。

内地嘻哈音乐团体新街口组合

其他环节,像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国民歌手”(被遗忘的“国民歌手”:普罗大众的自嗨,还是音乐行业的新“稻草”?),歌红人不红,通过线上歌曲流量转化线下演出实现变现的途径,以及类似于薛之谦网红“曲线救国”的途径,也已成为了当今行业中的一种现象,但其成功模式难以复制。

《中国有嘻哈》由可以称之为“梦之队”的金牌制作团队打造,整个节目更是号称耗资两亿。截止到发稿,“中国有嘻哈”话题在微博已经达到了3.7亿的阅读量,并吸引到了425.2万的讨论量。而在爱奇艺平台上,节目仅上线4小时点击量就已突破1亿。

对于像摩登天空这样提前嗅到嘻哈音乐风口,但对市场态度讳莫如深的公司来说,手握秘而不宣的签约嘻哈艺人,也许等待的就是《中国有嘻哈》这块中国嘻哈音乐市场的 “试金石”、“敲门砖”。

但2亿是否能换来嘻哈音乐的未来?答案也许是否定的。版权之后,不管是唱片公司、数字音乐平台、演出主办方还是音乐人,都在着急为自己寻找出路,整个行业也似乎都处在一种等待爆发之前的“集体焦虑”。

我们在民谣身上寻找突破口,将民谣音乐人捧到了空前的高度,但现在他们正急速下坠;我们急于将电音这个“外来的和尚”送上了王座,打开大门对“百大DJ”迎来送往,但大半电音音乐节都亏本的局面,为狂欢过后的演出市场留下一地鸡毛;这次该嘻哈音乐了。

什么音乐不重要,但别让它沦为赚钱工具。对于总共只有12期节目的《中国有嘻哈》来说,它并不能担负起唤醒中国嘻哈音乐的重责,更不能carry整个嘻哈音乐的未来。嘻哈音乐的未来不在一档综艺节目手里,它将取决于人们对于深耕嘻哈音乐市场的耐心和决心。

现今全球最大的电音厂牌Spinin’ Records,目前也仅拥有7000多首曲库,嘻哈音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什么深层嘻哈文化的普及、时尚潮流的融合、举办嘻哈音乐节,那都是后面的事了。  

文 | 王亚男  编辑 |  vision   排版 | 福猴儿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如果您对音乐行业感兴趣,可以搜索关注公众号: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现已入驻36氪、界面、虎嗅、知乎、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百度百家、一点资讯、搜狐、网易等自媒体平台,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vision_2753 

《中国有嘻哈》全民狂欢的背后,是音乐行业的“集体焦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