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研究院“(ID:cyberlawrc),作者李刚,腾讯研究院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36氪经授权发布。

《摔跤吧,爸爸》火了。

上映26天票房10亿,一路狂奔打破多项中印纪录:中国引进片中票房最高的非好莱坞影片、海外票房最高的印度影片、全球票房最高的印度影片。这一爆发在非主流电影市场上的现象级惊喜席卷印度主流媒体,占据从严肃大报“印度”(The Hindu)、“印度快报”(The Indian Express),到八卦报纸“宝莱坞生活”(The Bollywood Life)的头条。甚至连西方主流媒体CNN、Forbes、BBC都对此做了专门报道。影片主演阿米尔汗(Aamir Khan)自己说,《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如此受欢迎,超过他“最狂野的美梦”(beyond wildest dreams)。 

1、算账

从最肤浅也最实在的钱看上去,引进方华谊非常可能破了业内投资回报率的中国纪录以及世界纪录——据说华谊引进此片的版权花费在50~60万美元,在票房达到2亿之后印方有35%的提成。单纯看这几个数就颇有“心领神会”的意味:

50~60万美元,说明即便前有《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等主流印度片在中国市场小试牛刀,但引进方对印度电影的期望值并不高,印度出品方也没真把中国当重要市场,小几百万人民币就皆大欢喜了。

2亿之后有提成,依照以往经验,除非好莱坞大片,少有引进片能达到破亿票房,2亿之后再给提成,显然中印双方都觉得这是个槛儿,现实大家对印度片期望都不高。实话实说,国人对印度片的印象偏消极。或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大篷车》的唱唱跳跳、或是微博上的拐弯子弹体操汽车“我在东北玩儿泥巴”等超现实搞笑桥段。所以才有后续票房超10亿人民币的眼镜碎一地。 

10亿plus票房,目前《摔跤吧,爸爸》票房累计已经逼近13亿,说明中国观众对有内容有演技的电影是买账的。近两年国内已经出现几次口碑传播生生逆转排片票房的例子,让人印象最深的当属国产动漫电影《大圣归来》,无数自来水生生把排片量和票房扛出个拐点来。但这一现象出现在进口片身上,尚不多见。 

2、还原印度电影产业

世界第三:印度的电影产业近年发展迅速,2015年观影总人数21亿人次,仅次于中国的22亿,居全球第二。印度票房总额,不同机构统计数字稍有出入:KPMG估算的2016印度电影市场1423亿卢比,德勤估计的数字稍高,达到1550亿卢比。按照目前的汇率计算,大概约合人民币140~160亿人民币之间,差不多是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规模的三分之一、美国的五分之一(2016年中国总票房454.9亿元,美国总票房113.68亿美元),居全球第三位。

众多坞:拍了《摔交吧,爸爸》的宝莱坞是印度电影产业的招牌。但实际上除了讲印地语的宝莱坞,印度电影业山头林立,还有众多其他坞。如讲马拉雅兰语(Malayalam)的莫莱坞(Mollywood)、讲泰米尔语(Tamil)的科莱坞(Kollywood)、讲坎纳达语(Kannada)的桑德坞(Sandalwood)、讲古吉拉特语的古莱坞(Gollywood)又叫多莉坞(Dhollywood)、讲泰卢固语(Telugu)和讲孟加拉语(Bengali)的都管自己叫托莱坞(Tollywood),名单绝对不全以及排名不分先后。

超高产:从2015年4月1日到2016年3月31日的整个财年,印度电影产业共生产了1902部院线电影,超过中(944部)美(736部)之和。1902部电影分别用41种语言拍摄,其中出品量超过100部的语言种类就有7种,占最大份额的印地语电影出品量340部,也只占到总量的17.9%。

转型阵痛:印度电影市场跟国内市场有颇多的相似之处。一个是发展节奏类似,2010年后狂飙,到2016年来个急停——2016年中国电影产业增速从此前五年每年超过30%的超高增速跌至个位数;2016年印度电影市场也遭遇滑铁卢,按KPMG估计只增长了3.0%。中印电影市场一时颇有难兄难弟之感。 

狂飙的几年中,印度电影产业市场、印度院线也在经历一个跟中国类似的快速现代化进程,各界对基础设施投资意愿很强。随着孟买等大城市购物中心越建越多,多屏幕小放映厅构成的影城逐步替代原来的一院一厅一屏的放映模式,成为带动观影人数递增的头号功臣。 

另一方面,多厅影城对传统影院的替代过程并不顺利——由于利润微薄,还没等升级换代到现代化影城,很多老旧的一厅一屏影院已经破产关门,导致印度市场总屏幕数缓慢下降,从2010年的一万出头降到2015年的八千多。2016年的滑铁卢多多少少应该和现代化带来的增量赶不上老影院关门消灭的存量有关。 

热闹的印度电影行业为啥还缺钱?下面来掰扯下印度电影行业不得不说的血泪故事。

3、印度电影的负累

低票价:印度电影票处于全球最低的行列,一张电影票价格普遍在150~250印度卢比的区间内,折合人民币大概15到25块。这是印度总观影人数与中国不相上下,但总票房不到中国三分之一的主要原因。低票价成因复杂。一则印度仍然是较为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15年人均GDP只有1593美元,大概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再则某些地方电影票是由政府定价,例如印度最南端的泰米尔纳德邦,政府规定电影票价一律120卢比(不到13块人民币),这一单一票价一执行就是十几年。

复杂难明的税率:印度的复杂税制在国际投资者之间可算得上臭名昭著。具体到电影行业,目前电影院线要向各邦政府上缴从0~50%不等的票房作为娱乐税、销售的食品饮料要上缴12%左右的增值税。出品方要负担占总采购成本7~10%的阶段性交易税。目前印度政府正在讨论税制改革,将诸多税种统一合并为消费税(GST),若能成功落地,电影行业的整体利润率有望提高4~5个百分点。 

层出不穷的网络盗版:如同十年前的中国电影市场,印度电影行业整体在猖獗的互联网盗版重压下疲于奔命。一方面,院线老旧的硬件设施无法满足消费者对于高质量视听效果的要求,无法对盗版终端形成明显差异化竞争。另一方面,互联网特别是智能移动终端在印度快速普及,盗版产品离消费者越来越近。据德勤估计,每年因为盗版导致的电影行业收入损失在1900亿卢比左右(KPMG估计的损失数字在1800亿左右),高于2016年电影行业整体收入规模。

多重不利因素夹击之下,过去五年印度电影行业出现大面积亏损。票房最高的50部影片当中,盈利影片数量从2012年的30部,下降到2016年的18部。

4、印度电影的未来

印度电影正在逐步度过艰难时刻,随着人均收入水平逐步提高,一个在人数上仅次于中国的巨大中产阶层正在形成。这一群体对于高品质文化娱乐产品的需求处在爆发前夜。

不再只讲印度故事。印度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多样,涌现出众多优秀出众的创作者。由于历史原因,印度的官方文件多采用英语和印地语,方便印度文学艺术与全球的接轨。实际上,很多当代最好的英语小说,是印裔英人写就的。印裔英文作家也是布克文学奖、普利策文学奖的常客。新一代的印度作家已经不再局限于写和拍印度故事,选题的范围越来越国际化。如Rana Dasgupta, 头两部小说《东京取消》(Tokyo Cancelled)、《独唱》(Solo)都与印度无关——Tokyo Cancelled的13篇短故事中甚至有一个深圳故事。

国际化。国际化的创作题材,配合的是国际化的制作方式。随着宝莱坞等印度电影制造群体逐渐在国际打响知名度,合资合作拍摄的片子也越来越多。《摔跤吧,爸爸》就是由迪斯尼影业、阿米尔汗电影、UTV电影联合出品。今年国内春节档的两部开画影片《大闹天竺》和《功夫瑜伽》都有印方的合作和投资。

数字化移动化。随着智能手机逐渐普及,印度正在快速的移动化、数字化。2016年9月印度4G网络Reliance Jio正式商用,5个月内合约用户达到1600万。OTT服务商对数字内容的需求大增,也给印度电影业带来新的收入来源。2016年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大举进入印度OTT市场,搅动一池春水。Netflix与宝莱坞的红辣椒娱乐(Red Chilies Entertainment)签下未来三年多部影片的独家;APV更是砸下200亿卢比收购数字内容,买下包括Yash Raj Films、Dharma Productions、Vishesh Films、Excel Entertainment在内的多家电影公司的电影库版权。在数字化浪潮推动下,数字版权成为印度电影行业收入增速最快的板块,2016年在部分地区已经追平电影版权在有线和卫视版权渠道的收入。

随着院线硬件升级、移动互联占据数字内容分发的主流,中国音乐电影市场上的正版化运动也会在印度市场重演。印度电影的全球票房纪录不会止步于《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市场的意外之喜。

阿三的逆袭,从《摔跤吧、爸爸》看印度电影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