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田煦阳

编辑| 傅博

谁说只有四轮驱动的汽车才能无人驾驶?同样具备四个轮子的轮椅大喊:“我不服!”

在过去的数月中,由MIT下属的CSAIL(Computer Science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研发的自动驾驶轮椅已然成为校园及教学楼间极为显眼的公共设施之一。

CSAIL标志

这既为实验室工作人员提供了展示他们倾注诸多心血作品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是,也为在现实环境中测试自动驾驶轮椅的可行性提供了绝佳案例。

很多时候,学生在校园里行进的路线充满未知,随时都有可能与闪避不及的轮椅发生冲撞。因此,学校就成为了测试改进其功能的最佳场所。

在现实环境中的表现及科研意义(而非轮椅自身的实用价值),才是现一阶段无人轮椅研发工作的重心所在。试想一下,对于行动不便的轮椅使用者来说,反应迟缓、横冲直撞的自动轮椅是不是比自己能手摇控制的轮椅危险得多呢(不过这一现象会在技术成熟后得到好转)?

此外,无人驾驶轮椅作为无人汽车的一种衍生品,在学校即可测试,要比无人驾驶汽车简便迅速得多。

而在象牙塔外对无人汽车进行测试,可要麻烦不少。联想到Uber之前与政府漫长的撕逼但最后依然不得不转战亚利桑那……更何况取得在MIT所在城市——人口密集的波士顿进行无人车测试的许可将更加困难。至此,我们不难理解其开发无人轮椅的精神所在了。

目前,MIT尚未做好直接将轮椅转变成两吨沉的钢铁巨兽进行公路测试的准备。相反,究竟是供孩童消遣的遥控汽车,还是货真价实的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驾驶轮椅将成为这两者间一个极好的过度,为研究人员迅速交流想法进行迭代升级提供了平台。

如果发展得十分顺利,能为行动不便的人们带去福音的话,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在MIT工作的机器人软件工程师Thomas Balch先生说道:

“现在的科研基本都将其当做一个平台、一块跳板来对待,但是同时也有很多科学家提议将其作为一个独立于无人车的实体进行深入研究。”

在CSAIL,我已经亲眼目睹了许多立志使行动不便者生活更加美好的努力。”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千万不要轻视这小巧的轮椅,它可是配备着和无人汽车相同的LIDAR扫描器,以及一项CSAIL在2010年为新加坡街道研发的地图摹绘技术;在当时,无人驾驶距离成为当下万众瞩目的焦点还有数年的时间。

这一套安置在轮椅顶部的系统,负责构造其周围定点的3D图像(比如,MIT计算机系的大本营——Frank Geary设计的造型怪异的Stata中心)。另一稍小些的扫描器则被安置在轮椅前端,负责侦测行进道路上的障碍。

利用椅背上的传感器创造3D地图

Balch及另一位MIT的研究人员Felix Naser带领记者开启了一段在Stata中心内部的短暂轮椅旅程。

首先,科学家使用操纵杆和3D建模系统摹绘了即将行进的路线(其实只是单纯地对建筑物进行摄像,稍显平淡无奇了些)。

完成后,路线及周围环境在一个巨大的平板电脑上以不同颜色标示出来——墙为黑色,行人则是多色圆点。房间的鸟瞰图虽然并不复杂,但也顺利完成了任务。

整趟旅程是平稳和缓慢的,一如常见的电动轮椅所营造的体验。

当其探测到行人的存在时,便会刹车完全停止下来,重新调整位置,绕过行人。这一再适应的过程大概要花费10-15秒左右。

不过无人轮椅似乎有一些谨慎过度了,每当预判到将有行人通过时都会选择停步。这对于安全至上的轮椅来说是实打实的优点,不过对于无人车来说,未免显得太墨迹了些。

在示范中,为了以防万一,Balch紧随其后且手中还拿着一个Xbox遥控器作为紧急刹车。该稍显滑稽的举动,提醒着我们现在的样品距离完全体还相距甚远。

当然,现在科学家们将轮椅特地设置成低速、反应迟缓的模式,也是出于寻找不足,进行升级换代的考虑。

在不断迭代的产品趋近完美后,无人轮椅除了为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提供坚实基础外,还有机会进驻全球各大医院,服务于腿脚不方便的广大病人。

这一CSAIL无人汽车的分支已经开始与有意向的众多医院开始洽谈,为今后的商业化展开铺垫。

这年头, 四个轮子的都可以自动驾驶, 那就先坐上这台轮椅尝尝鲜吧|潮科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