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苹果之于科技而言,不仅改变了人们沟通方式,更重要的是它的美学设计理念改变了人们对于技术和设计的看法。苹果在iPhone手机出现之前做了哪些事情?这些事对后来的苹果乃至智能手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本文作者Kimberly White在“What Apple Thought the iPhone Might Look Like in 1995”一文中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进行了解读。

十年前,在大多数情况下,手机是手机,电脑是电脑,相机仅仅是相机,随身听也仅仅是随身听。未来的电脑也可以是一部电话的论断在当时听起来极为荒谬,反之亦然。毕竟,这颠覆的不仅仅是人们对消费技术的看法。

所以当第一部苹果手机在2007年问世的时候,许多人认为它不会改变世界。正如一位质疑者所说的那样:“触摸屏按钮的想法是一个坏主意,它不会有什么用。”

但是,对于那些从20世纪80年代就关注苹果的人来说,电脑和视频设备的萎靡似乎是一件不会发生的事情,光明总会抵达。

但是会是在什么时候?到1995年,即使苹果笔记本电脑已经降到了六磅重,互联网的变革力量正在显现,网络的下一个伟大的迭代是何种模样也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今天智能手机所引入的移动网络在那时仍然遥不可及,但是已有踪迹可寻。

苹果一直喜欢从硬件和软件上实现梦想。公司历史上的设计也出现一些iPhone的影子。早在智能手机面世的十年前,苹果公司在计算机杂志《Macworld》上介绍了一种奇异的设计,可以用来交换数据,虽然说智能手机的出现使该项技术过时。

该设备的原型在1995年5月出版的杂志上发表说明,使苹果牛顿(Newton)和iPhone联系在了一起。牛顿是苹果一款市场反应平淡的掌上电脑,它于1987年发布,比iPhone早20年出现。牛顿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超前于它的时代,但是它由于它的价格和性能而失败了。1993年,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用这样一种方式来纪念他在这个设备上的写作体验:“虽然需要花点时间,但是这种体验是值得的。”

《Macworld》中提到的原型机将掌上电脑和可视电话结合在一起,并提出了能够交换数据的设想,这就是后来的手机雏形。

根据当时苹果公司的CEO约翰·斯卡利所画的草图,《Macworld》将原型称之为“与掌上电脑的联姻。”

《Macworld》在1995年写到:“这样的设计故意忽略了当前存在的约束条件,比如成本和组件的可能性。”

这款产品的设计发布于1995年《Macworld》,作为一系列苹果发布产品的一部分。在回顾往日时,你会发现这一发明很有吸引力,这也表明苹果改变了人们对设计与技术的看法。本周我在查阅《Macworld》的旧文章时,想起了去年与罗伯特·布伦纳的对话,他是曾经在苹果工作多年的工业设计师,如今在经营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在我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设计被认为是一种不必要的存在,特别是当它要与技术结合的时候。”布伦纳告诉我说,“突然进入到了一个人们把设计看成是公司身份象征的时期,就像我们所有的产品都需要有相同的特色一样。到了20世纪90年代,人们开始为了创新而创新。然后在苹果的推动下,人们开始明白设计是希望技术能够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设计不仅仅是使设备美观或能够进行品牌识别的美学品质。换句话说,它是技术得以发挥作用的核心。布伦纳把这种文化的转变主要归因于苹果首席设计官乔尼·艾夫和他的团队长达10年努力。“乔尼和他的团队改变了人们看待设计的方式”。布伦纳告诉我说。

在1995年,苹果的设计师开始重新考虑将电脑当作一个大盒子的想法。《Macworld》杂志当时写到:“相反,小型组件如平板显示器、无线键盘、内置驱动器以及控制播放的按钮等让设计师开始把电脑视为时髦的家具。”

可以看到,世界范围内人们的态度有所转变。电脑被称为“时髦的家具”,以及“强烈的个人表达”艺术,即理查德·斯帕尔的极简主义。《Macworld》明确地描述了在设计世界中发生的变化,还需要强调的是“这种激进观念转变的重点在于如何与Mac交互,而不是Mac本身。”

《Macworld》在1995年这样写道:“显示端包含一个麦克风、扬声器和一个红外收发器,它与键盘和内置触控板连接在一起。而对于个人设备来说,黑色的牛顿掌上电脑则缺乏个性。”

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大多数对于电脑的想象都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且充满困惑。在当时,技术之外能够让人满意的东西太过遥远。

回顾过去20年以及iPhone面世以来的数10年,显而易见的是苹果的智能手机已经彻底改变了电子产品设计的行业标准。去掉键盘和使软件优于硬件的做法对iPhone的成功至关重要,,将该设备与之前失败的牛顿拉开距离。“我不想让人把这看成是一台电脑,”前苹果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对《纽约时报》资深科技作家约翰·马尔科夫提到其在2007年1月推出的iPhone时说道,“我认为这是在改革手机。”

正如一位报纸专栏作家在1993年所描述牛顿时所言,苹果过去的失败总会成为之后成功的基石,iPhone优雅而大胆地实现了它。该设备将继续戏剧性地改变着社会规范和行为。它改变了人们的社交方式、工作方式、购物方式、获取信息的方式以及设计师如何看待技术的方式。华丽的设计现在是主流。“随着设计审美平均水平的增加,目前已经相当不错了,对吧?”布伦纳告诉我说:“所以你必须更努力地去寻找真正好的东西。”

“模块化似乎是设计问题的成功解决方案。” 《Macworld》在1995年写到。“问题在于,人们会被大多的配置选择所迷惑。比如说,你可以将这个系统配置一个基于钢笔的平板电脑,一个带有键盘和触摸板的笔记本、一个完整的桌面电脑等等。”

他补充说道:“我认为,对我们来说,我们必须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让自己变得更有独创性更有意义,而不仅仅是生产衍生品。同时美国的设计文化有一些独特之处,这尤其体现在硅谷。而这种独特之处真正推动了创意的发展。我认为在这里有一些东西在驱使人们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超越现状。”

即使是在1995年,苹果的未来派概念也给人们带来了一丝希望。《Macworld》在当时写到:“虽然这些原型不是成为真正的产品,但我们可以期待在未来的苹果产品中发现很多相似的元素。”

《Macworld》是对的。正如我们现在所知的,未来的产品远比22年前苹果最疯狂的梦想要好得多。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苹果曾经设计过这些款式的手机,但 iPhone 改变了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