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 | Peter

文案 | 氪小三

编辑 | 姜涛

在视频之外,我们也从多个渠道征集了广大「租房一族」关于租房想说的话,也许他们的话不够漂亮,但足够真实和动人。  

@Nine

月底最开心的事情是发工资,最痛苦的事情是要交房租。深圳房租平均每月涨两次,工资一年涨一次。

@Luke Torres

当年从公司辞职,为考研复习租房时,与老鼠和黄鼠狼同居,与隔壁情侣的呻吟声为伴。

@紫枫

如果租房退不了押金,不要把希望寄托于警察身上。玩狠耍横比求救警察要靠谱的多,毕竟那些房东也是不愿多事的,只要你足够强硬,妥协的就是他们。

@小照

准备为人父母的我们,一定一定要竭尽全力在最美好的年华奋斗,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子女未来在城市打拼不至于连像样的生活都没有!那些诗和远方呢?那些说走就走呢?唉……

@曾梓峰

房房房-烦烦烦

@曹越玮Wynee

对面住着房东是个老太太,每周只让洗一次澡,不准用烧水壶,不准碰热水器,洗澡要叫房东给开热水器,9点后回家就会被锁在门外,拼命敲十几分钟也没人来开门。隔壁姑娘比我下班早一些,一回家就钻进厕所,进进出出每天折腾一个多小时。终于在前天我搬离了那里。

@小慧

在北京的那些年住在昌平北七家白庙村,房子便宜,是农村。一些人去那里租了农民房子盖了三四层,租给我们这样的北漂。每个月月初都有一群地痞流氓似的村干部在村口收所谓的卫生费,最开始的15到20、30,不交不让你出村子。

@十二月青

不管什么大平台小平台,中介都是一样的。如果说哪个中介好,那是遇到的那个经纪人好。

@Candice

来深圳一年多,搬了5次家。

@三个字

租房,是一座座“包容”的大城市,给你上的第一堂课。

@KFXW

和房东直接签合同好是好,只是……两次租房都是房东要卖房子时被赶出来,还是不提前打招呼的那种。

@云之初

当年第一次租房,和朋友一起租。后来因为朋友工作的原因,一个月我俩一天都没住进去;结果到退房租的时候把我们的押金扣下了还让交了200,原因是:厕所的冲水坏了,一直滴水,扣的水费。

@Esther

去年租房被二房东坑了,我拿到了他的个人信息,上法院告了他。已经快过去一年了,现在在强制执行阶段。

@王建

北京租房半年,过段离开,那只是首都,不适合生活。

@许晓晓

17年三月北上,月租650,押金200,按月缴纳,10人间。

@NOTAG

找房子至少得花一个月时间,打出去100个电话,看十来个房子,找不到一个家。

@格子

一线城市住房,是非常没有幸福感的事情。每次一要换房,满脑子都是为啥不回家?在北京图什么?会沮丧好长时间。 在北京图什么呢,图的是对自己青春的不死心吧。

后记

在做这个租房系列的过程中,时常会有读者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列一下黑中介的名单呢?”,对此,我们内部常常相视一笑。的确,通过我们的了解,在北京包括在整个中国,在租房过程中被骗、被坑都是大多数租房青年曾有过的经历。所以这个市场的水有多深、排查有多艰难,相信每个人都知道。

于是我们做了这个系列的第一篇《你一定遇到过「租房难」,但你知道争夺「租房市场」有多难吗?》,你可以看到,很多租房行业创业者在积极地解决这个问题,减少消费者被骗的空间;我们也做了第二篇《二房东、黑中介、奇葩室友、九人间…「租房」的故事中,有你还有我》,通过几位“资深”租房者的经历、甚至有一位“二房东”的经历,来帮助大家少走一些坑。

中国有2.5亿-3亿流动人口,就相当于有近3亿租房群体,也许租来的房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定义,但它就像社会中的一课,让你成长、让你失落、也让你温暖。

这也是我们所起标题的寓意,“租来的「家」,与在奋斗中独舞的年轻人”,你是这年轻人中的一员吗?

租来的「家」,与在奋斗中独舞的年轻人 | 36氪纪录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