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各方面来看,Aquion Energy 都应该会成功。

这是一家创业公司,为可再生项目、电网提供大量电池,创始人 Jay Whitacre 是卡耐基梅隆大学一名材料科学教授,之前曾为NASA火星漫步者开发电池。

Aquion Energy 从一些知名投资者手中融了近2亿美元资金,当中包括比尔-盖茨 、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和壳牌的风险投资家。有一点可能更重要:它进入一个市场,这个市场对之前电池创业公司犯下的错误心知肚明。Aquion Energy 尽量不使用稀有材料,尽量依赖旧制造设备,只是改变一下用途,它将目光瞄准细分市场,试图在这个市场找到立足点。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3月8日,Aquion Energy融资失败,公司申请破产保护,裁减80%的员工,制造暂停。VC支持的能源存储创业公司接连失败,Aquion Energy只是最新上榜的企业。之前,开发所谓的流电池(Flow Batteries)的公司 EnerVault,在2015年因为无法融到新的资金不得不挂牌出售。

去年年末时,液态金属电池(Liquid-Metal Battery)创业公司Ambri裁掉近四分之一的员工。就在同一时间,LightSail Energy 被迫将容器出售给天然气供应商,它一直想开发新技术,将能源(比如压缩空气)存储在碳纤维箱体中。许多人希望市场上能够出现便宜、实用的网格存储(grid storage)技术,快一点出现,一连串的打击让人很是沮丧。

这是一个问题。风与太阳会生成断断续续的能源,如果找不到便宜的方法将多余的能源存储起来,可再生能源想为整个电网做出贡献就会受到限制,更深一点讲,它还会成为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障碍,温室气体影响气候。

加州一些太阳能电场不得不关闭,因为它们生成的电力比电网在特殊时间使用的还要多。当太阳被云朵遮挡,为了满足总需求的要求,系统又要用备用的化石燃料电厂供电。

一年前,MIT Technology Review曾经评出50家最智能的公司,Aquion排在第5位。到底错在哪里?我们得很难知道,破产文件倒是告诉我们一些细节。在拍卖结束之前Whitacre拒绝谈论此事,不过他明确表示,希望结束之后公司或者技术能够继续以某种形式发展下去。

有一点很清楚:虽然人们对更好的网格存储技术很感兴趣,但是今天创业公司面对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有一些挑战未解决。首先,需要先进网格存储技术的市场正在缓慢发展,它不是很大,部分是因为技术不成熟,很昂贵。其次,就近期而言,现有技术以是锂离子电池作为基础搭建的,而锂电池的价格正在下降,速度比预期快,新技术的吸引力也就被削弱,比如Aquion的技术。

Ilan Gur是Cyclotron Road项目的创始主管,该项目是专为能源企业家设立的,他之前与人合作创办过一家电池企业,被博世收购了。Ilan Gur说:“不要对锂离子电池之后的技术抱有太高期待,在未来几十年里,我们还是会使用成本正在下降的锂离子电池。”

在清洁能源行业已经出现一个现象,这个现象是大家都熟悉的。企业必须在前期投入巨额资本,开发新硬件,扩大制造产能,同时还要降低价格提升性能,因为现有技术正在改进。面临的挑战很多,所以成功者很少。

许多观察者相信,在庞大的基地型网格存储系统中,锂离子电池并不合适,因为它没有办法变得足够便宜,也没有办法使用足够长的时间。有些技术虽然今天只能带来微小的改进,但从长远来看它们有可能为能源系统带来变革,新技术需要投资,而这个投资市场本来已经寒冷,锂离子电子的成功使投资市场雪上加霜。

我们如何为这些技术提供支撑,让它撑到成功的那一天呢?

你们这些家伙完了

2012年,MIT Technology Review第一次刊文介绍Aquion,当时公司表示,希望电池价格可以降到每千瓦时300美元以下的水平。它的技术将盐水电解液与氧化锰阴极和碳基阳极结合在一起,产品的定价介于低端铅酸电池和更高价的锂离子电池之间。

有一点是公司极力宣传的,电网电池需要不断充电放电,Aquion的电池寿命更长、性能更好。这样一来,系统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的成本就会降低。

不知道Aquion在破产文件中给出的价格是什么时候的,不过根据彭博新能源经济资讯(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提供的资料,去年锂离子电池的价格已经跌破每千瓦时300美元的临界点。

还有一点特别值得注意,2年之内价格降了将近一半,2016年达到273美元,因为全球产能不断增加,以满足手机、电动汽车、太阳能备用系统对电池的需求。锂电池电池的价格可能会继续下降。彭博认为,2025年之前每千瓦时价格会降到109美元,2030年降到73美元。

MIT材料科学家、Ambri联合创始人Donald Sadoway对此表示怀疑,他认为彭博的估计不能反映达到网格规模的锂离子存储系统的总成本。Donald Sadoway指出,彭博对未来的估计脱离现实,因为从彭博对2030年的预测来看,价格居然比原材料价格还要低。不论怎样,Donald Sadoway还是认为价格突然下降对存储市场造成了巨大的连锁影响。他说:“锂离子电池站出来大声疾呼,投资者害怕了。电池看着他们说:‘哇,你们这家些伙完蛋了。’”

与此同时,有些客户正在考虑投入巨资建设存储系统,他们不愿意向新兴的、风险更高的技术下注。

AES能源存储部门总裁John Zahurancik认为,对于大型公共设施客户而言,锂离子电池已经可以满足许多特定的需求了,稳定的提供商已经提供了可靠的产品。AES是一个能源项目开发商,它现在越来越重视电池系统。2015年,因为出现了大型泄露事故,加州公共机构被迫迅速更换一个燃气存储点,最终他们选择了三种独立的锂离子系统,由AES和特斯拉组装。John Zahurancik认为,锂离子才是当下已经存在的好技术。

不断前进

MIT能源研究助理教授Jessika Trancik认为,向电池下赌注时选择其它技术的理由还是很充分的。虽然锂离子电池的价格已经下降,但是仍然不够便宜,在电网中还不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Jessika Trancik还说,不知道锂离子电池能否坚持到那一天。

价格并不是每千瓦时多少钱那么简单。有一个指标更重要,那就是“每千瓦时每循环价格”,它可以反应系统的终生成本。如果用这个标准来衡量,锂离子电池的问题就大了:电池会快速衰退,这点智能手机用户想必已经知道。在电网中,来自风能和太阳能的电能是间歇的,所占的比重也在上升,锂离子在基站式存储系统中不是最理想的选择。

到底什么网格存储技术最终会替代锂离子电池,或者与之共存,现在大家还没有定论。为了提高电池的性能,市场上已经出现一些新技术,比如飞轮储能(FW,FlyWheels)、空气压缩、氢燃料电池、将电动汽车与电网连接的系统,甚至还有能源存储空调。将水抽到山上,稍后让它流下来,这仍然是至今最常用的存储技术。

虽然技术很多,但是都存在致命的缺陷,如果要开发它们,研究技术的可行性,让它们具备成本竞争力,企业需要持续投资。

钱从哪里来?问题正在于此。美国政府本来向清洁能源创业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特朗普上台之后已经喊停,根据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报告,自2011年以来VC向该领域投入的资金减少了30%,由75亿美元降到52亿美元。

并非只有坏消息,还是有好消息的。由于企业建立了一些太阳能风能设施,大型存储系统的需求扩大,在高峰使用时段,工厂想削减成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能源经济学家Severin Borenstein指出,更多的可再生电力涌入,更多老化的化石燃料电厂关闭,网格存储变得越来越经济。他说:“当我们创造更多的可再生间歇能源时,存储就会变得越重要。”

全球都需要减排,以防气候变化带来灾难,市场机制进化的速度可能不够快,这是我们所担心。

有一种工具可以加速转化,那就是智能公共政策。碳排放税或者是加州、纽约及美国其它州推行的“限量管制与交易”政策还是有用的,这些政策可以提高化石燃料工厂的使用成本,鼓励企业将更多的可再生电能加入电网,存储起来。政策如果想支持还有更直接的好办法,比如加州,它要求州公共设施在本个十年结束之前在电网中加入至少1.3千兆瓦存储电能,政府还可以用补贴、贷款支持有希望的创业公司。

最终,初生的存储技术是一支战斗力量,它深深潜入资本主义的内核。市场围绕重要的技术和企业整合。许多时候,它会以激进的方式推进,破坏旧秩序,在能源领域,这样的事情并不常见。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清洁能源创业公司,你最近为什么过得这么糟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