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亚马逊近日来一直在大张旗鼓搞事情——前不久,亚马逊于6月16日宣布以每股42美元的全现金交易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合计137亿美元。当天亚马逊的股价上涨2.44%,全食超市的股价也上涨了29.1%。与此同时,美国线下零售商,尤其是沃尔玛等企业的股票应声下跌。行业内外,充满了对亚马逊进攻和颠覆线下超市的期待,更对传统线下实体超市的未来充满忧虑。然而,据今日美国报道,摩根大通的分析师于当地时间周四表示,该超市最终能否被亚马逊收购目前还难下定论,因为半路杀出了个沃尔玛,它也很可能加入到竞购大战中。此举不仅能阻挡亚马逊的野心,也能为沃尔玛带来全食超市相对富裕的消费群体,以及较高的品牌知名度。

亚马逊可能已经出价137亿美元收购了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但此举并没有彻底给其他潜在的收购者——包括沃尔玛——关上大门。

周四刚刚公布的一份摩根大通报告,提高了沃尔玛收购全食超市的可能性,这引发了不少猜测——这个业界知名的宠儿可能最终成为亚马逊其他竞争对手的囊中之物。

尽管沃尔玛作为竞购者的观点听起来有些牵强,但投资者并没有完全排除可能性。全食超市周四的收盘价为43.20美元,比亚马逊上周五对该公司465家连锁店的出价高出1.2美元。这表明,投资者对这家零售巨头的出价高于亚马逊这家在线零售巨头愿意支付的价格。

和亚马逊一样,沃尔玛也倾向于把全食超市视为一个相对无足轻重的存在。根据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沃尔玛在美国食品杂货市场的占有率为26.2%。全食超市则排名第八,占1.6%的市场份额。

这两者之间的并购可能也会带来文化上的差异。沃尔玛是一个经常通过打折来吸引美国中产阶级的超市,而全食超市的顾客们更喜欢有机农产品,愿意为高质量的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也更加忠实于品牌。

对沃尔玛来说,卷入这场角逐、参与竞标的真正奖励可能不是全食超市,而是能够让亚马逊的日子变得更加不好过。

欧睿的零售业主管米歇尔·格兰特说:“他们所做的就是抬高价格,这能够让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价格变得更加昂贵。”然而这个计划有风险,因为沃尔玛可能最终会成为竞标者而不得不买下全食超市。

所有这些讨论都让人思考,还有哪些人可能想要超越亚马逊、对全食超市出手。

克罗格

该连锁店在欧睿的百货商名单上排名第二,拥有全美10.2%的市场份额,并拥有丰富的收购经验,但它的投资组合中已经有了一个更高端的连锁店——Harris Teeter。而购买全食超市并不能帮助目前陷入困境的克罗格创新或者参与价格战。

正如3月份报道的那样,克罗格的高管们可能更担心的是,自家连锁企业的季度销售额13年不间断的增长似乎走到了头,而不是试图在整个食品行业中占得优势。与亚马逊进行竞购战的前景几乎没有吸引力。

“亚马逊有更强大的财力,而且有更多的关于这一交易的——我不是故意要用双关语——的有机理由,”Bankrate.com的高级经济分析师Mark Hamrick说。“亚马逊有能力在这个领域进行彻底的创新,而如果克罗格已经找到了创新的方法,他们就不会停止于现在的位置上了。”

他预测克罗格最终会在与亚马逊的竞争中失败。但他清楚地明白为什么要阻止亚马逊的计划是符合克罗格的利益的。

Hamrick说:“克罗格需要一枚手榴弹来阻止这一交易的发生。”

如果克罗格购买全食超市,它对于自己所购买的连锁店的做法是几乎不加干涉的。格兰特说:“总的来说,当克罗格收购公司时,他们往往会任由公司自由发展。”而这正是John Mackey(全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所非常期待的。

小型私人零售商

许多地区的零售商都是属于私人的,包括艾伯森、Publix、hy-v和ShopRite,购买全食超市可能会让他们获得更多的媒体曝光和举国上下的主意。例如Wegmans和 Trader Joe's,也是私人企业,目前业务范围已经与全食超市重叠了。

但是,在与亚马逊的竞标战中,任何一个都很难做到购买全食超市。即使他们有足够的现金,全食超市的规模也会让他们不堪重负。

“这笔买卖对那些家伙来说太难承受了。这可是个大买卖。这是一个全国性的连锁店,我认为这可以改变这些参与者的游戏模式。”全球数据零售的董事总经理Neil Saunders说。

一个例外是荷兰公司Ahold Delhaize,该公司拥有多家美国地区性连锁店,包括Stop&Shop、Food Lion和巨人,据其网站称,美国是其最大的市场,拥有近2,000家门店。

“他们可能对全食超市感兴趣,因为他们的投资组合往往瞄准中端市场和低收入人群,”格兰特说,他指出Ahold持有美国市场4%的份额。“这些横幅都集中在东部地区上,所以全食超市会给它一个全国性的覆盖范围和更高端、更有消费力的客户群。”

外国竞争者

德国的折扣连锁店Aldi和Lidl在美国均有业务。Aldi领先于Lidl40年,该公司上周在美国开设了第一家门店。但其他欧洲重量级企业,如法国的家乐福和英国的特易购,可能想要通过购买而不是建造进入美国市场的途径。购买全食超市将使他们能够进入美国市场,并完全形成。此外,他们还需要与亚马逊争夺全食超市的资金。

但他们并不幼稚。他们不会忘记乐购从2007年开始进军美国食品杂货店的生意,经历了怎样惨淡的收场。

“许多欧洲零售商对美国市场非常恐惧。”桑德斯说。“他们真的是在为增长而苦苦挣扎。他们花了很多钱来振兴本国的商店。(收购全食超市)将成为他们财政的另一个巨大的消耗……这里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而且会给他们增加更多的负担。”

Target

通常认为,Target与沃尔玛这一类大卖场是非常不同的。收购全食超市可能会让Target重新获得那些更有实力的顾客的青睐。

但在零售业里,Target做得并不好。

格兰特说:“随着非食品零售领域的私人品牌在零售业的推出,例如猫与杰克和枕头堡,往往都伴随着使这些品牌拥有与众不同特点的地方——而这一特点是在食品零售领域之外的。”

Hamrick认为,Target(目标)本身就会成为一个目标。

“如果有什么目标的话,Target的目标就是被亚马逊收购。”从某些方面来看,这可能有助于Target的市场在零售百货领域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他解释道。

好市多

这个“仓库的俱乐部”基于会员资格和一系列的产品,从食品到家居用品,从服装到电子到珠宝。它旗下的柯克兰品牌一度形成了轰动。

然而,Saunders认为,全食超市和好市多是不匹配的。

“令人担忧的是,它(全食超市)与好市多的核心业务模式非常不同。对他们来说,这将是一项全新的挑战。”他说。

Scott Rothbort是湖景资产管理公司的总裁,也是Seton Hall大学的金融学教授,他认为这对于好市多而言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有第二名竞价者出现,那就是好市多。”因为,Costco会员模式类似于亚马逊Prime会员,他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全食超市将比起沃尔玛更适应好市多。”

Sprout

这似乎是小玩家发出的挑战——这家位于凤凰市的私营连锁超市在15个州拥有近270家店铺,然而其整体规模比全食超市的一半还小。

这是上世纪80年代的收购模式。Rothbort说:“今天,Sprout这样的小玩家不能够这么跳。”他回忆起了那些市场上充斥着垃圾债务和杠杆收购的泡沫时代。

Saunders还怀疑,由于市场范围和潜在用户的重叠,Sprout的竞标不太可能。

“一条小鱼吞下一条大鱼,可能会导致财政上、管理上和文化上的一系列消化不良,因为全食超市是一个如此庞大的实体。”我不认为Sprout有这种财务能力或管理能力。”他说。“它会改变Sprout的业务,但也会造成极大的破坏。”

据彭博社报道,3月份有传言称,Sprout将与艾伯森合并。

快递公司

Instacart可能对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的举动感到恐慌,但它和其他快递公司一样,都无法阻止这一举动。他们缺乏现金和专业知识,而两者的结合会让他们很难获得像这样的交易所需的现金。

“问题是,这些玩家中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钱来做这件事。他们没有的另一件事是食品杂货专业知识。他们习惯于经营技术平台,而不是杂货商。”Rothbort说。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亚马逊想收购全食,潜在的竞争对手不只沃尔玛一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