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未来日报”(微信公号:hifuturecity),作者栖小七;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们在踏入社会之前,都把群租生活想得很美,一套房子就是一个大家庭,彼此相互扶持、吐槽不开心、逗趣打闹、比拼厨艺,搞得一屋子人情味。但是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只想着涨价的房东、黑中介、奇葩室友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社会。

隔壁鹅厂的一个小姐姐,实习了两年之后,今年6月份正式告别校园,正式进入鹅厂工作,尽管她怀念学校寝室的小床,但身份从一名在校生变成了社会主义建设者。

有了前边的两年实习期铺垫,她对办公室政治已有一套应对模式,时不时卖个萌、加加班,也能在领导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累却轻车熟路,但她面对房东和中介没有任何经验。她和她的同学都喜欢《欢乐颂》,樊胜美、关雎尔、邱莹莹那样的合租生活就是他们对租房的全部认识,浪漫而值得期待。

社会很快会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做生活。从租房开始去体会人间冷暖。

前天36kr推出了一个长度13分钟36秒的短视频,讲述了3个年轻人毕业之后的租房故事,很快获得了4万多的阅读量和大量评论。

例如:

这个有买家秀体质的姑娘叫小墨,刚从厦门大学毕业。从她身上还看不到社会老混子的俗气,比起为生活打拼,她更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儿,比如当志愿者。

樊阳松有文学梦,结果读了计算机专业,后来又做了销售工作。生活就像他这短短几十年的人生一样:阴差阳错。樊阳松毕业之后来到北京,在58同城上被二房东骗了1万多块钱,因为不符合超过2万元才能立案的标准,最后选择了忍气吞声。

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压力,到后来的没有压力反而不适应,樊阳松的生活最后褪去了童话的色彩,他自己形容:失去了家乡,也没到远方。

如果说樊阳松是一个碰到矛盾时妥协的典型,那么阿桦则是一个知道去斗争的人。他从摄影师做到导演,先后租过四套房子,在出租房里结婚、生孩子。

有人在吐槽中介

有人总是喜欢说实话

有励志的

也有房东站出来说话

以及为房东说话的

有人想去过轻松的生活,有人想挑战自我

也有的人过上了幸福生活

片子的主人公小墨说,她以前挺对北上广有种莫名向往,因为父母说好的学校都在北京、上海。但是现在她不会长期在北京发展,她觉得现代人为了现实生活处心积虑,忘了我们的最基本需求是什么。

而阿桦则觉得生活就是要挣扎,他自己从在剧组跑龙套到摄影,再到成为导演,拍出自己的微电影,越挣扎生活越好。

查看完整视频点这里!!

小七觉得从学校毕业踏入社会,租房是我们第一次要面对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房东、中介、租客各自有各自的需求,这种利益关系不像是在学校的时候–可以回避掉一些矛盾,再痛、再累、再无奈都必须面对,是吃亏忍耐还是去为自己争取利益,最终的结果都要自己默默承受。

但也如小墨所说,我们为现实舍弃了太多。我们总把苟且和诗割裂,把现实和远方对立,忘了在现实的生活里加点诗意,在苟且的时候看一眼远方。其实拼搏和享受并不绝对对立,我们可以一边拼搏,一边享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高生活品质。

我们到不了远方,可能是我们太慢,也可能是我们把远方想得太远了。

扫描二维码,了解真正的栖小七!

“一线漂”的第一课:租过房才知人间冷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