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ID:alpworks),作者 金融大虎斑 文宇;36氪经授权发布。

6月15日,耐克宣布将裁掉1400人,关闭25%生产线。阿迪达斯、彪马等大型运动品牌也早已启动转型。这些行业巨擘,越来越倾向用高智能科技取代人力制造球鞋,特别是3D打印技术。 

在此之前,阿迪达斯已与Carbon 3D公司合作推出全球首款3D打印运动鞋——Futurecraft4D。据阿迪达斯预告,第一批 3D 打印量产产品将于今年秋冬开卖。 

相比之前小规模生产的3DRunner,Futurecraft4D具备可批量生产的优势,而且生产速度更快。这标志着3D打印技术第一次突破了实验室阶段的模型制造,进入真正的工业化生产。 

鲜为人知的是,引领3D打印技术产业化进程的Carbon 3D公司,在其创始初期,即被一名独具慧眼的中国人看中。他就是华尔街资深华人对冲基金经理、凯思博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郑方。 

“投资中国新经济”是郑方和其执掌的凯思博的战略支点。作为Carbon 3D的早期投资人,在他看来,3D打印技术的突破不仅可以快捷、便宜的满足个性化发展的趋势,还是中国制造业实现突围的捷径,对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会起到一个革命性的作用。 

后工业化要回归个性

郑方的投资理念是改变人类生活。当初选择投资Carbon 3D,主要是基于人类个性化的发展趋势。“投资3D是要每个人享受到适合自己最好的产品”,郑方说到。 

在整个人类发展史上,郑方认为,机器通过延伸人的物理极限,开启了人类的工业化文明。例如汽车延长了人类的脚步,洗衣机代替了人类的手臂等等。 

社会下一个突破口在人工智能。虽然人的大脑非常复杂,但阿尔法狗的成功向世人证明了,在某些方面,人工智能是能够提升人的判断能力的。它的发展,将进一步推动后工业化的发展。 

而3D打印机能否实现工业化大规模生产,将直接影响到人类后工业时代的进程。 

因为工业化生产是去人性的过程,把个性化去掉,工业化提高,使得它的成本下降。后工业化是回归个性化,但是必须以科技作为载体,3D打印就是一个科技的载体,让个性化这种愿望能够真正实现。 

在郑方看来,虽然3D打印技术在20多年以前就开始研究了,可是大部分仍停留在实验室以及低水平的模型状态,属于生产规模比较小的,没有办法实现工业化生产,不能真正普及到消费级产品。 

之所以投资Carbon 3D公司,正是因其解决了这个瓶颈问题。 

“选中这家公司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个材料学专家,它使用的方式方法和别人完全不一样。”郑方说到。 

目前针对液态材料的3D打印技术多采用立体光固化成型工艺,也就是用材料逐层固化、层层累积的方式来构造三维物体,层与层之间需中断光照射,然后在已固化区域表面重新覆盖或填充精确、均匀的光敏树脂,再进行光照射形成新的固化层,这种方式系统复杂且耗时。

而Carbon 3D公司采用的是“连续液面生长技术”,该技术采用透光透气材料特氟龙引入氧气作为固化抑制剂,使固化过程保持连续性,从而比传统的3D打印速度快25倍至100倍。 

在实用性方面,阿迪达斯Futurecraft4D是经过很多实验才制作出来的。不仅便宜耐用,而且现在已经和消费端打通了。在订购这双鞋时,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自定义鞋子的图案和颜色,还可根据体重和步法数据生产更合适的鞋底。 

“我们的投资理念是改变人类生活,包括投资美图秀秀,改变女性生活,让女性变美。投资3D打印,是要每个人享受到适合自己最好的产品。Carbon 3D可以让你穿上符合自己个性的一双鞋,也可以实现你在各个领域的个性化需求,它的应用是非常广泛的。” 郑方如是说。 

事实上,关于这样的预期,已经处于变革期的运动装备巨头耐克看得很清楚。根据该公司的观察,它们的顾客越来越重视品牌的数字化以及个人化服务。 

无可避免地,以3D打印为核心之一的智能自动化将是未来趋势。《市场观察》(Market Watch)报导, 最晚到 2023 年,耐克及阿迪达斯两大品牌将有 20% 的产品采用个性化生产。 

中国制造务必要布局前沿科技

郑方投资Carbon 3D公司,还基于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需求。 

郑方认为,中国必须要保持制造业的竞争力,尤其在14亿人口的基础上,完全走虚拟经济是不现实的。一旦失去制造业的根本支柱,所有产业脱实就虚的话,非常容易产业空洞化。“东西都是制造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中国想要保持在制造业上的核心竞争力,当务之急是在全球最尖端的科技领域提前布局,也就是参与前沿科技的发明与研发,否则后患无穷。 

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也认为:“制造业的提升不是怎么造的问题,而是造什么的问题。你造最先进的产品,你的制造水平必然就好。所以说,和世界先进的科技企业进行合作,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核心。” 

目前中国企业吸收海外先进技术的主要手段是直接收购,但在跨境并购对方审核越来越严的趋势下,很难买到真正的核心技术。

对此,郑方指出:“中国要在世界上领先,我们必须要成为别人的股东,这样才不会失去科技的撬动板。不然的话,当一个技术一旦成熟,我们必须要花费巨资的代价把他买回来,那时候成本就会非常高了,而且会受到很多监管上的限制。” 

例如美的收购库卡,由于人家技术已经成熟。在购买的时候,就引起对方政府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成功的难度非常大。这样的案例在以前出现过很多,不胜枚举。 

“在科技领域,我们要一开始就要成为国外先进科技的参与者、倡导者、发明者。这样我们就能非常有底气的说,这是我们给对方带来了科技进步,这个进步就可以为中国服务,甚至说为全球来服务,以此,来减少贸易摩擦的风险。”郑方说到。 

除了投资Carbon 3D公司以外,郑方执掌的凯思博去年也投资了zoox。这家公司具有世界上最先进,甚至可以和谷歌相媲美的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今年初,该公司又引进了腾讯参与后续投资。 

在郑方眼中,中国制造业未来发展的核心,是在全球最尖端的科技领域提前布局。“国家需要在战略上进行前瞻性的通盘考虑,相关部门也要从政策上去扶持民营资本在世界领先科技领域提早布局。这才能为未来中国在制造业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地位,打好一个很强的技术基础。”

Carbon 3D中国投资人:要敢于提前布局全球最顶尖的科技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