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汽车行业发生了“大地震”,Uber的CEO卡兰尼克辞职、特斯拉自动驾驶负责人宣布离职。

汽车行业的新兴领导者正在经历着不同的危机,投资者和技术爱好者们认为,汽车行业的重组或许正在坍塌,新兴的领导者很有可能只是为传统汽车企业做了嫁纱,这主要是因为技术的影响因素被夸大了,他们被捧得太高了。

Uber与特斯拉在上周的遭遇,似乎点醒了不少人,在汽车这个行业中,新入场的的巨头们在经历着不可言说的阵痛。即使是市值700亿美元的Uber也可能缩水得严重,特斯拉最“优秀”自动驾驶部门的负责人,也只干了6个月就呆不下去了。

特斯拉和Uber并没有怎么颠覆汽车行业

究其根本原因,Uber和特斯拉尽管被誉为是汽车行业的先驱,但他们也无法摆脱传统汽车行业对他们商业模式的影响,此外,技术这个因素在传统汽车行业里被过分放大了。

特斯拉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Model 3的量产和销售,以产品来证明为何过去一年股票涨了70%。这么说来,特斯拉与传统汽车企业的经营模式没什么不同,设计和制造汽车,然后销售汽车赚钱,以此往复。如果说有不同,那也只是给这个过程加了点炫酷的自动驾驶系统而已,在行业里加了个壁垒而已。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连年的亏损是说明了经营的“不健康”,卖不出去车还在烧钱。投资人和硅谷的精英们一直被汽车行业所谓的新能源、运输网、太阳能公司这种概念给“忽悠”了。

再来看看Uber,Uber的出现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在疯狂生长期过后,不少人开始清醒的认识到Uber只是一个手机应用而已,将自由职业者与城市里的乘客联系在一起,在出租车之外多提供了一种选择。

与特斯拉的“重”模式不同,Uber不需要给司机发工资,不需要请工程师来设计和研发强大的电池。Uber的模式非常轻,需要依靠传统的汽车行业提供车和司机,这也就意味着门槛低,很容易被人模仿。一大堆软件工程师就可以轻松复制Uber的模式,并向他们发起挑战。

Uber不得不在世界各地与竞争对手“干一仗”,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中国的共享单车界。Uber确实最后成为了老大,但是代价是每季度数亿美元的亏损。目前,这个估值惊人的公司陷入了无人驾驶,投资人都找不到能够让他们退出的办法。

这些被称为“破坏者”的公司,不断寻找办法对传统行业发起挑战,但是仔细想想其实并没有完全颠覆汽车行业,甚至可以说还在“依赖”传统汽车行业。

前沿技术在传统汽车行业被过分夸大了

从Uber和特斯拉的例子其实可以总结出,为什么他们的商业模式不太可靠却得到了追捧。因为,技术在传统汽车行业确实起到了吹气球的作用,但同时也确实是被高估了。

我们来比较一下目前传统汽车行业和这些“颠覆”性公司的现状。Waymo与Lyft的机密窃取案还在旷日持久地打官司,自动驾驶项目离商用化的距离跟两三年前差不多。苹果的自动驾驶才刚被提及。

传统汽车行业的公司虽然有的陷入裁员风波,但是整体来看,在美国的销售纪录又创了新高。老式皮卡和SUV这类高利润的汽车依旧卖得不错。实际上传统汽车品牌比特斯拉Uber这样的公司更具有破坏力,因为他们能够从传统生意中拿到更多的钱,稳定的发展新技术。

假如传统公司把无人驾驶发展得成熟了,对于特斯拉和Uber来说,不仅没办法靠现有的经营模式赚钱,还可能没法靠“自动驾驶”等技术概念来融钱了。传统汽车行业正在以特斯拉的方式来还击特斯拉。

今年4月通用为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再次投资了1400万美元,发力自动驾驶技术;丰田本月表示考虑收购自动驾驶科技公司,来发展业务;宝马与英特尔、Mobileye、德尔福搭建自动驾驶平台等等。一份来自Navigant Research的自动驾驶研究报告表明,传统车企在自动驾驶领域也是领头羊。

特斯拉和Uber还并没有完全处于一个颠覆者的角色。过去一周的经历表明,汽车行业的重组在超大的经营压力下或许正在发生变化,对于特斯拉和Uber带来的颠覆作用可能被夸大了,而在自动驾驶正式商用前,未来到底哪一派胜利还很难说。

在这场新造车大战中,特斯拉和Uber很可能被传统汽车公司反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