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hifuturecity”,作者团儿;36氪经授权发布。

6月22日,因被质疑遭各大银行抛售,大连万达系证券股债双跌。“第一院线股”万达院线市值缩水66亿元,大连万达债券系列也同步下跌约2%,这在收益率约在5%-6%间的债券市场实属罕见。

尽管从万达的声明来看,此次事件根源在于银监会近期逐层启动的风险排查监管行动,尤其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但几句谣言就能让王健林一天之内损失66个小目标,某种程度上,这也与万达系激进的海外扩张战略选择有关。

在过去的几年中,立志将万达打造成全球化企业帝国显然成了首富王健林最大的目标。为此,万达不惜花费重金在海外各种买买买。

业内人士一语中的:万达的海外大规模扩张与其频繁举债密切相关,若被银行断炊,其它资本势必担心自己变成最后跑的那个,此种思想无疑将引起资本集体抽贷的连锁反应。

也许,将来每一次对万达的质疑都可能造成资本的集体恐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是选择构建企业帝国的王健林必须承受之痛。 

另边厢,一条简单的朋友圈,王石宣告辞任万科董事: 

王石试图云淡风轻。可他多年好友,东星集团控制人、湖北前首富兰世立却道出了另一种说法:

因为最近几年,我与王石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在规划万科的未来、万科的国际化,没有任何要退出的想法!

犹记得今年二月份,在一个高端会议上,王石当着众多高官的面,现场脱掉西装翻跟头!王石用翻跟头告诉大家,自己的身体很好,还有的是精力,能继续掌控万科……

可6月大雨滂沱后,王石退休了…… 

王石发朋友圈当天,万科公告称,深地铁提名郁亮、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王文金、张旭为下一届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为独立董事候选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郁亮、王文金、张旭来自万科管理层;林茂德、肖民、陈贤军来自深地铁,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盛典起到平衡作用。

“万科股权大战”中另两位狠角色宝能系、安邦未能提名。

独董华生亦未出现。 

几经周折下,万科已不再是曾经的万科,又重归政府的怀抱。1988-2015年,万科当时大股东(深特发、华润)只持有15%的股份,可现在,第一大股东深地铁持股29.38%,距离相对控股只有0.62%的差距。万科终于变身第一大股东为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王石和万科命运的转折,是从他主动放弃万科股权开始的。

1988年,万科股份制改造,王石本来可以拿到4%,可他却主动放弃了这些股份。

至于放弃股份的原因,王石曾在公共场合做过多次表述,他的解释是:

第一,他相信自己没有股份支持,也能治理好万科,进而获得股东认可,从而掌握控制权;第二,他认为在1988年的中国,突然很有钱是一件危险的事。他屡屡提及熟知的三个富商的下场:两名锒铛入狱,一名流亡海外,至今仍不敢归。

王石肯定懂得,建立在股权上的控制才是最牢靠的,王石放弃股权,更多是面对危险的一种妥协。这也为后来万科管理层增持万科股份埋下伏笔。

面对潜在的风险,王石选择了退却。可在当年,面对同样的风险,很有一些人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比如TCL的李东生,海尔的张瑞敏,联想的柳传志,都曾行走在“剃刀边缘”,最终既令自己获得巨额财富,同时又为公司搭建了安全稳定的架构。

即便在相对狭窄的地产圈,也不乏大胆者。譬如和万科齐名的绿地董事长张玉良,比起张瑞敏、柳传志等商业教父毫不逊色。

且细理绿地股权变革:1992年6月,上海市农业委员会、上海市建设委员会下属企业出资2000万元成立绿地前身——上海市绿地总公司。此时绿地前身是上述两委员会100%控股的国有企业。

——随后几年,企业股份制改革启动,职工持股概念屡被提及。1997年,绿地职工持股会成立,职工持股会斥资3020万元获得绿地18.88%的股份。绿地由国有企业变身为股份制公司。1998-2003年6年间,职工持股会多次得到绿地红股、配股,同时频频注资。可国资股东按兵不动,或只少量认购。至2003年5月,职工持股会的股权比例已达58.77%,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控股超过50%,可谓绿地职工持股会已绝对控股绿地,绿地MBO(管理层收购)业已完成。

——2003-2008年6年间,职工持股会控股地位不变。可到了2009年,MBO事件泄露,上海市国资委对绿地下达处理意见,在上海市国资委强烈压制下,国资股东不断获得股份补偿。到了2014年,职工持股会股份被进一步稀释到29.09%,国资股东持股达46.37%,绿地重回国企怀抱。

2015年,绿地重组上市时,绿地职工持股会以嵌套有限合伙上海格林兰的形式,获得了上市公司股份。张玉良约持股2%,虽然比王石可能获得的4%还少。可张玉良的这一番资本运作意义在于:第一、为自身和同事谋得数百亿元的财富;2、更重要的是,也为绿地搭建了相对安全的股东架构。

绿地股权争夺战险象环生。最终张玉良不算胜,可输的也不算惨。

当然,提及这些成功人士的同时,也不能忘了还有承担另一种后果的企业家……譬如红塔山原董事长褚时健、科龙顾雏军……他们选择冒险,可是,他们失败了。褚时健女儿褚映群的死,变成了褚一生的痛;暴躁且自负的顾雏军尚在狱中……

人生的悲喜,大多是从一开始便埋下伏笔的。在过程中试图调整,往往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

其实,当MBO的社会风险和政治风险降低后,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也曾尝试重新搭建稳定的股权架构。

2014年4月,华润董事长宋林因涉嫌行贿被抓。此后不到一个月的事件,万科管理层麾下的国信金鹏便密集增持万科股份,再加上德赢资管持有万科股份,短期内增持到约8%。

——宋林刚下台不到一个月,万科管理层斥资数十亿增持至8%,由此可以想象其想搭建稳定架构的急切。

可惜,或许有心,或许无意,万科MBO未满一年就遭遇了宝能系意外搅局。短短2年时间内,宝能系斥资数百亿元5次举牌万科,持股至25.4%。万科MBO意外受阻,只好引进国企对抗宝能系姚振华,最终令万科的混合所有制属性得以保全。

宝能系为他人做嫁衣裳。自身却接连受挫:前海人寿被要求整顿,万能险业务被暂停,资金链可能断裂;姚振华被要求10年禁入保险业。今年1月,四面楚歌的宝能系服软了,称以财务投资者身份介入万科,热情地表示:

欢迎深圳地铁投资万科,愿共同为深铁及万科发展而努力。宝能看好万科,作为财务投资者,支持万科健康稳定发展。

我们不知道姚老板是否后悔,但是菜贩子起家的他,仰仗的路径就是爱拼才会赢,面对万科这只颜值与味道俱佳的猎物,机遇似乎唾手可及,姚老板必须利用一切合理的杠杆和窗口去搏一把。

不搏没所有,一搏毁所有。不同的人在做不同的诠释,用我们看不懂的代价。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自我选择,把幸运完全归功于自己,不幸归结为命运,是可悲与可耻的。王石说,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他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每一代的披肝沥胆都会被时代记载,那么,坦然地面对人生悲喜,不失为最体面的选择。

透过王石看时代,人生所有的悲喜都是自我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