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创业很大程度上源自激情,但激情也会毁掉事业。一些事情如果实现考虑不周就匆忙创业,可能会对你的事业造成致命打击。以色列的这位刚刚尝试创业的大学生就有这样的经历,从中吸取教训,可以避免重蹈覆辙。

我的第一家初创企业毁于一旦过去已有将近12个月的时间。我准备告诉你这是怎么发生的,希望我的错误——以及我从中了解到的洞察——能够对你的创业冒险之旅有所帮助。

在你开始阅读这个沾满汽油的故事之前,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现在做得很好。我已经推出了一家新的初创企业,名字叫做Mindflow.ai,它刚刚从Y Combinator的Startup School毕业。

好了,言归正传,以下就是我学到的一些深刻教训。

做大家想要的东西

——Paul Graham

在打算开我的第一家公司之前,我是一名高频的应用开发者以及黑客马拉松的常客。我喜欢匆匆忙忙通过软件利用“意志”把想法变成现实。我做得越多,学到的就越多。在做过几个项目之后,我开始感觉到,只要有足够的决心,耐心以及恒心,几乎一切皆有可能。

我和我妹赢得了长达一个夏天的黑客马拉松的第一名

但是做业余项目和开发原型已经不够了!我渴望开发出具备真正实用性的东西。我希望体会一下创建出能真正替别人解决问题的软件的感觉,最好是大规模地解决。我想要开一家公司。

作为一名来自特拉维夫在以色列理工学院(位于海法市,离特拉维夫100公里远)上学的大学生,我想要解决的问题很明确。交通!通勤是一个痛点,找出往返园区的办法一直都是个物流问题。

以色列的公共交通因水平低和周末资源稀缺而声名狼藉。为了对抗这一点,学生们组建了Facebook群来拼车。做法基本上是一名学生会把自己的起点、终点以及离开时间发布出去。想要加入的学生可以通过Facebook、Whatsapp或者短信联络,协调在哪里搭车并且分摊油费。

这些Facebook群可以发展到相当大,而且往往行程协调会变成令人头痛的问题。搜索相关帖子,记住带上确切的现金,然后在形成细节最后确定前还要跟几位司机交流,这些还只是行程协调需要处理的几个步骤而已。

全球各地的共享乘车群

即便多了要协调行程的事情,共享乘车仍然是常见的解决方案。不管怎么说,这种体验也要比公共交通更加顺畅。

我希望开发一个移动app,让这种共享体验更方面更令人享受一点,这个app应该能够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可实现出行搜索,协调以及支付等一系列功能。

招兵买马

自然地,我想到了一起参加黑客马拉松的伙伴。经过几周先进的说服技巧的运用之后,我终于成功地说服他们这项事业是值得的。

我们的团队有3个人。我是CEO,另外两位一位是CTO,另一位是CPO(首席产品官)。

我们都属于那种从来都没有开发过真正产品的开发者。每个人都放下了自己的工作,而其中是学生的那些(我!)把学业都搁置了。我们的状态大概是这样的:

早期所犯的错误

作为第一次创业的创始者,我其实并不相信这能行。尽管我希望如此,但在我脑海里,最好的情形也就只有校园的人会用我们的app。我主要是希望在这过程中能学到很多东西,并且跟朋友一起获得现实世界的经验。光这一点就足以为我辍学找到正当理由。

因为有了这种心态,大量本该经过慎重认真考虑的决定就被轻率做出来了。

尽管我们在纸面上各自都有自己的角色(CEO、CTO、CPO),但我们并不尊重那些角色。每一个决定,无论是API设计、logo还是登录流都要经过激烈的争吵。

当然,这未必就是坏事。这甚至是你可以预期在富有激情的一群人身上看到的东西。每个人对“最好”的产品都有自己的愿景,这些愿景未必总是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但这些争论需要迅速解决,不要妨碍进展。

初创企业不是民主政治。当你有了一支团队时,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系列的责任,而创始人需要彼此信任。对于特定的决定发表你的观点是可以的。但到最后,责任和权威应该落到一个人的肩膀上。

MVP

我们都听说过开发MVP对于测试产品的重要性。在验证自己的想法之前永远都不要转向全面开发模式

后来想想,我可以说出几家公司的名字,这些公司的功能集无一不是比我们试图要做出来的东西都要小。这种情况很糟糕,理由是:

  1. 我们的截止期限久得令人沮丧。我们光是核心开发就进行了将近6个月,最后才把MVP做成了。有趣的是,这一截止日期从来都没有到达过……

  2. 我们就是闷头写代码,没有接受真正的用户反馈。

  3. 我们不断打磨app,试图在让任何人看到我们做了什么之前就把它做到完美。这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以下是一些我们工作的截屏。回顾起来,这跟MVP应该有的样子相差甚远:

MVP的应用内聊天,为什么?!

通过Facebook Graph API做的用户资料

搜索出行

融资和加速器

Facebook的新闻流算法真TM的好。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当我在编码间隙随便翻看新闻流的时候,一条奇怪的消息弹了出来。那是Capsula的交通与清洁能源加速器广告。他们愿意为智能交通与清洁能源的创业者提供10万美元的赞助金。

我们争论要不要申请……毕竟,我们只是学生……2天之后,在你只能活一次的激励下我们提交了申请表格。

瞧,我们接到面试通知了!

加速器的面试过程非常的紧张。我们准备了一张纸的宣传材料,执行摘要、推介PPT并且进行了市场调研。提醒一下,我们就是3个黑客,根本没有商业开发经验。这个过程非常紧张,放大了团队成员之间的鲜明对比。

这一过程侵蚀了我的开发时间,但花费的这段时间却是极其重要的。研究和准备让我对我们正在开发的中感觉更有信心了。此刻我们所有人都开始相信这是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司。

时间过的很快,几个星期过去了,我们被选中了,获得了赞助金!大家都欣喜若狂。但随着我们被选进加速器,以及预期资金将被注入到公司,事情开始变得更加糟糕了。

团队内部的沟通问题开始恶化,我们原有的问题被放大。作为队友,我们越过了我们的边界,每个人都想参与到每一项决策当中。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点。但我们的做法不是处理问题,而是把问题压下来。我们不希望一场可能很丑陋的对话搞砸了我们的运气,或者令我们在投资者面前表现出分裂的迹象。但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分崩离析

有了10万美金的赞助之后,我们就有了runway(运营资金)来推进我们的MVP。加速器为我们提供了一位法律顾问,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JoiRyde注册为公司。这牵涉到了股权分配问题。但这不会涉及到任何类型的兑现条款。我强调要签,因为我们已经写过一份,但我们的新律师希望修改一下,所以告诉我们先不要签。

所以现在因为我们是没没有兑现协议的平等伙伴,即便我们的企业还只有7个月的时间,每个人都有33%的公司股份。这个又成了公司的另一个致命错误。

经过了创立公司所需的各种繁文絮节之后,更多的决定还有待做出,比如要哪一位创始人跟我去旧金山进行Alpha版发布。出于对牵涉其中的人的尊重,其中的细节我不想多说了。

在对公司未来的看法上面我们再也无法达成一致。商业决策变成了个人行为。到了这个时候造成的伤害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其中的一位创始人不是在团队内部解决分歧,而是把投资者牵涉了进来。对于我们的投资者来说,这是我们有麻烦的迹象,他找到了我们,试图理解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决定我们再也不能跟那位创始人继续下去。在一个业已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我们的公司即将面临若干挑战。如果团队在信任、沟通和愿景方面已经遇到严重问题的话,这些问题一定会随着公司发展呈指数增长。

试图找到妥协

我们试图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比如向那位创始人提供补偿。

我们提出给那位创始人分一定的股权,份额是按照没有签名但口头达成协定的那份协议规定。回答是不行。

我们随后又增加了份额。回答还是不行。

那位创始人希望拿到33%的股权才愿意离开公司。从法律上来说,这是有可能的,因为我们并没有达成兑现协议。到了这个时候加速器撤出来了(这么做是对的)。一家还没有一位用户的公司就已经乱成这样,作为投资者谁会愿意投资这样的公司呢?我们的创业之旅完蛋了。

教训总结

12个月后,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我重新返回了学校(完成大三课程),推出了目前的创业公司Mindflow.ai的Alpha版,并且下个月将在Facebook开始软件工程的实习生涯。

尽管我的第一家公司并没有按照我的计划做成,但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对于这段经历我心怀感激。最后,我要对这段创业之旅进行一下总结。

  • 了解你的创始人——这个说法听起来似乎已经是老生常谈。但记住千万不要跟自己不是很了解的人一起开公司。创办公司是很难的,在情绪方面的你会有过山车的感受。在匆忙开公司之前,确保你们有经过考验的共事履历。

  • 保持精益——搞清楚你的公司范围是什么,要尽可能精益。3个人够不够用了?是不是2个就够了?创始人太多绝对是给尽早尽快做出东西制造挫折的不二选择。

  • 找到缺失的环节——在建设一支精益团队时,每一位创始人都应该带来一支别人所没有的独特技能。如果3位创始人各自都有着类似的技能集的话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完美情况下,每一位创始人都应该形成互补的关系。

  • 快速交付,经常交付——“嘘……我们还在秘密模式!!”除非你在攻关一项突破性的专利,否则的话要尽早让别人看见你做的东西。收集反馈、集成进来,交付,然后再重复这一过程。

  • 要尽快解决好法律方面的事情——打算把你的一生都投入到创办公司去了?很好!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做此事,请花些时间和金钱去理清楚像创数日恩协定之类的基本问题。这一点本该可以拯救我们的公司的。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从当事情变得情绪化的那一刻开始脚本很快就会变了。在那坨屎撞上风扇叶片之前务必要将可能造成的损失最小化。

 

一家失败初创企业的验尸报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