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Uber创始人兼 CEO Travis Kalanick(卡兰尼克)本周辞职后,公司陷入了无人驾驶的状态。

对于Uber来说寻找一个能让公司重新步入正轨的CEO成了当务之急。但是想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CEO也不是那么容易,外媒BI列出了一份可能的候选名单。

Uber新CEO大猜想

BI总结了各大媒体和调研机构的分析,总结出了七个比较可靠的候选人和两个“躺枪”的候选人,亮点总在最后。

Thomas Staggs

前任职务:迪士尼首席运营官

2016年4月开始,Staggs下台不再担任迪士尼首席运营官,当时震惊了整个“娱乐”圈。在成为COO前,Staggs还曾担任过迪士尼的CFO。 鉴于他曾担任大型跨国公司的高管以及对于经营和财务方面老辣的经验,成为Uber CEO候选名单的一员一点都不奇怪。

Helena Foulkes

现任职务:CVS Health医药部门总经理兼执行副总裁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Uber曾接触Foulkes,让她担任公司首席运营官一职,不过当时她拒绝了。卡兰尼克出局后,可能情况会带来转机。Foulkes在CVS工作了25年,曾从事过营销业务,并帮助CVS一步步成为全美知名的连锁药房。现阶段,Uber需要一位懂营销和销售,能够洞察人心的高层,来想办法修补与Uber司机之间的矛盾。

Adam Bain

前任职务:Twitter首席运营官

Bain一直被称为Twitter的“老好人”,去年11月从Twitter离职后,Bain一直是自由身,他可以很快的进入管理角色。当Uber今年4月开始寻找COO职位时,Bain就曾问过朋友有关Uber该职务的相关信息。

Susan Wojcicki

现任职务:谷歌YouTube部门首席执行官

根据外媒Recode报道,Wojcicki曾考虑过担任Uber COO一职,但可能CEO对于她来说会更有吸引力。在Wojcicki的带领下,谷歌2006年成功收购了YouTube。2014年她升任谷歌YouTube部门CEO。

Nikesh Arora

前任职务:软银首席运营官

Arora于2016年7月离开了软银。他与Uber的渊源颇深,可追溯到他在日本另一公司Liane Hornsey担任人力资源主管期间。Liane Hornsey曾是在谷歌旗下,后来转投了软银,Arora的所在公司摇身一变成了软银。但当他离开软银后,Liane Hornsey又归到了Uber旗下。

目前,不少Uber员工集体请愿希望Kalanick留在公司,这时候能找到一个获得人心的CEO显得格外重要。鉴于Arora与Liane Hornsey和Uber的关系,Arora如果担任CEO,其工作会得到更多人支持,尤其是一系列的文化改革。

Alan Mulally

前任职位:福特首席执行官

Mulally非常擅于拯救危机中的公司,在2008年经济衰退时,他领导福特进行内部改革,不仅提振了士气,还提升业绩和利润。他在担任6年福特CEO后,于2012年退休了。不过,他如果成为Uber CEO,可能还会带来麻烦。因为Mulally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而现在Uber和Alphabet旗下Waymo打官司打得不可开交。

Jeff Immelt

现任职位:通用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今年8月Jeff Immelt将会卸任通用电气CEO的职位,留任董事长到12月底。过去16年,Immelt帮助通用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2001年的恐怖袭击,2008年的经济衰退,通用扭转了衰退的局面。对于Uber来说,他们可以选择一个经验丰富的带头人,让他们在大规模的危机中冷静下来,并为他们选择一个合适的发展方向。

除了上述几个比较靠谱的猜测以外,媒体还给出了两个极为“荒诞”的猜测,认为Uber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公司,一切皆有可能。躺枪的有两位: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和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

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Arianna Huffington正在推动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成为Uber的下一个领导者。不过随后,LinkedIn CEO就出来辟谣了,表示桑德伯格目前在Facebook的工作很开心。

当LinkedIn CEO被问及是否想要成为Uber CEO时,他的回答很耐人寻味,首先他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而后表示,不管谁当Uber的CEO,与卡兰尼克的私人关系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看来尽管卡兰尼克被“赶走了”,但依然对于CEO一职有着很强的“控制力”。此外, The Information 报道称,卡兰尼克曾对接近 Uber 公司董事会的人表示过,他将直接参与到 CEO 人选的选拔中,还给出了要求新人选有运营全球业务的经验、技术行业背景这些标准。难怪BI评论称,Uber新的CEO自己可以称自己为CEO,但是对外很可能被称作是卡兰尼克的最佳合伙人。

最后一个候选人的让人大跌眼镜,美国总统奥巴马。很多人都认为奥巴马非常适合担任Uber新CEO,甚至还出了文章专门分析原因。根据分析机构Trip Chowdhry的说法,如果Uber能请得动奥巴马来担任CEO,那么公司的估值可能有救了。

奥巴马本身很喜欢科技这行,今年3月还在卸任总统后首次大规模的与科技公司的高管见面。AOL的联合创始人Steve Case曾经对纽约时报表示,如果硅谷企业把奥巴马招去当“打工仔”,他一点都不会感到诧异。

Uber和奥巴马还有一点小故事,2008年奥巴马竞选团队的经理David Plouffe一直都在Uber担任顾问一职。不过这些也都是分析师和媒体的“臆测”,如果能请到前总统当CEO,大概Uber史册又有了光辉的一笔。

被赶走的CEO联合创始人和无人驾驶的公司最后怎么样了?

探讨了新任CEO后,还得说说被踢下台的CEO和公司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情况。创始人与公司间的步调不见得总那么一致,因此与卡兰尼克经历类似的CEO并不在少数,有的再度回归,有的则选择其他领域重新开始。以下总结列举了一些“出走”CEO的故事,看看后来都发生了什么,剧透一下,大多数这些公司的下场都不太好。

网络电商平台Etsy联合创始人Rob Kalin

2011年Kalin被赶出公司。当时Etsy的用户增长处于停滞阶段,Kalin被投资人认为是一个不合格的领导者,无法带领公司保持增长。 Kalin下台后曾经抨击过,为股东创造价值这种“荒谬”的经营理念。目前尚不清楚 Kalin现在在做什么,据2016年纽约时报的跟进报道, Kalin在一个工匠社区,买了一个老磨坊社区,但似乎并不急于开展下一段创业。而电商平台Etsy的处境是,又换了一个CEO,裁员了22%的员工,努力在亚马逊的“打击下”生存。

雅虎联合创始人Jerry Yang

Jerry Yang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了雅虎,2007年升至首席执行官,2008年雅虎的形势已经不太好了,微软顺势提出了446亿美金的收购计划,但Jerry Yang担心收购后自己的权利被削,拒绝了这桩或许能解救雅虎死亡命门的大买卖。这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Jerry Yang先是在2008年辞去了CEO职位,后又在2012年离开董事会。

如今,雅虎的核心业务被48.3亿美元贱卖给了Verizon,卖身契中包括我们熟悉的雅虎邮箱服务、搜索引擎、新闻网站以及其名下的房产。其在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股份更名为“Altaba”。这世上已再无雅虎了。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Jack Dorsey

Twitter2007年成立后,Jack Dorsey作为联合创始人担任CEO一职,但在2008年,Dorsey曾因交流问题和对公司发展方向有异议被要求辞职,将CEO交棒给埃文·威廉姆斯。不过随着Twitter境况越来越差,投资者态度发生大转弯,在2015年重新邀请Dorsey担任CEO的角色。尽管如此,该公司的股价仍然比历史最高时下降了73%。

电商服饰网站Nasty Gal联合创始人Sophia Amoruso

Amoruso CEO职位在2015年时被 Lululemon 前任高管接替了。当时,该公司正在面临销售低谷,Amoruso下台前表示,该公司需要的是一位拥有业务专长的CEO,言外之意就是搞电商的,而不是实体零售的。 2016年底Nasty Gal申请破产了。

特斯拉创始人Martin Eberhard

大家通常都会把特斯拉和CEO马斯克划上等号,但其实原来电动车制造业务是由创始人Martin Eberhard一手掌控的。 但是,2007年Eberhard就向董事会提出辞职,其实是被挤走了,特斯拉早期投资者Michael Marks担任CEO职务。 他则变成了公司的雇员,职责很少。 2008年初,Eberhard离开了特斯拉。目前,Eberhard已经重新创业,成了他自己电动汽车创业公司InEvit的首席技术官。 特斯拉大概是唯一一个挤走了创始人还活得不错的公司。

按需食物配送公司Munchery联合创始人Tri Tran

按需食物配送公司Munchery一直在努力寻找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但是无果。去年11月份,投资者要求将SimplyHired的James Beriker任命为CEO,取代原来的联合创始人Tri Tran。Tri Tran降级成为首席战略官。大约两个月后,Munchery连着Tri Tran和其他30多名员工一块裁了。

还有最著名苹果和Steve Jobs的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不过,公司引入外部的人才成功的例子也不在少数,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曾经在公司高速扩张时期请来如今的Alphabet公司董事长Eric Schmidt担任谷歌CEO,与此同时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并未完全淡出公司管理,而是在Eric Schmidt的辅佐下快速成长。Facebook也类似小扎请到了Sheryl Sandberg宣布加盟Facebook,担任COO一职,带领Facebook从美国本土的社交平台成为了全球社交霸主。

回到Uber这件事情上,卡兰尼克离职会让Uber的未来更好吗?确实还很难下结论。

Uber新CEO大猜想,最后一个候选人竟然是奥巴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