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编译自 David Fickling 在 Bloomberg 发表的题为“China Takeover Tycoons' Cash Wall”的文章。

想要了解海航集团、复星国际、大连万达和安邦保险这些中国并购巨头的资金状况,不妨参考一下苹果的故事。

周四,海航集团、复星国际和大连万达在香港和内地股价大跌。熟悉此事的人士告诉彭博社,中国银监会要求一些银行提供向这些公司发放的海外贷款信息。

苹果的故事

如果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的银行家突然关闭了库克对苹果财政资金的访问权限,会发生什么事情?答案是,库克基本不会受到什么影响。除了与税收和流动性相关的一些波动,库克第二天就可以使用银行存款和有价证券偿还苹果的九千九百亿美元的债务,而且仍然有15800万美元的现金用于投资无人驾驶和升级下一代苹果设备。

苹果在2013年打破了40年的传统,开始承担重大债务来支付股东,过去五个财政年度的现金流出已达近940亿美元,主要是以分红和股票回购的形式。

苹果对于杠杆的厌恶可能有些偏执,相反,中国巨头们对于债务的偏好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对并购能力最强的西方公司过去一年的现金流进行分析,我们可以找到原因。

高通公司(Qualcomm Inc.)、黑石集团LP(Blackstone Group LP)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在过去12个月内在美国进行了最多的现金并购,共发生了1,23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待确认和已完成的交易)。看看这些公司的财务状况,你注意到一个共同点:自由现金流(Free Cash Flow)几乎总是盈余的。

支付自由

大多数现金并购的美国公司的自由现金流都一直是正值。 

 资料来源:彭博社 

 注意:财政年度按最新过去的一年计算。例如,截至2017年1月的数据,时间维度显示为2016年。

这是管理公司的标准和合理的方式。如果要在并购中投入大量资金,你肯定希望确保正常的收入能够超过潜在的经营和资本成本,以此来避免自己陷入更深层次的债务问题。现在看看三大中国并购巨头的资金状况(因为安邦不公布财务报表,所以暂不包括):

资金陷阱

中国并购巨头的自由现金流很少突破正值。

资料来源:彭博社

图表显示,中国三大巨头的自由现金流一直呈现负值,而且数额往往非常巨大。这个数字甚至不包括用于并购本身的现金,所以如果包括的话,这个缺口还会更大。这些数字应该引起行业中的所有人(包括现今越来越多的外资投资机构)的注意。这些公司的发展不是基于在销售商品和服务方面的努力,而是说服投资者为它们的投资野心而投资。只要银行家(特别是中国重要的国家贷款人)保持现金流开放,这出投资大戏的幕布就永远不会落下。然而,一旦这些现金流开始干涸,留给中国并购巨头们的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梦境。如果它们不能维持资金正常运转,结果将是全盘崩溃。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与苹果强生等不同,中国并购巨头们的自由现金流多为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