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近日,Mark Sullivan写了一篇名为“Apple’s Obsession With Secrecy May Be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的文章,描述了苹果对新产品信息保密工作的重视。这样的营销策略是不是真的会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多掏腰包呢?

在苹果,隐私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深深根植于公司的理念和文化里。Outline近期得到了一份泄漏的苹果职员保密产品培训的录音,并将其细节发了出来。

培训是由苹果的一个叫做新产品安全团队的部门提供的,团队里的成员都是之前在国家安全局(NSA),FBI,情报机关,部队工作的人,这个部门主要负责调查全球苹果新产品资料泄漏。在2012年,一名苹果的前员工将iPhone 4原型留在了一家酒吧,之后苹果就成立该部门,虽然当时很快就把原型找了回来,但是Gizmodo还是公布了iPhone 4的细节。

在培训课程的视频里,可以听到苹果员工讨论隐私的需求,一位员工表示:“当我在媒体里看到泄漏的信息时,我是很揪心的,而且感觉很恶心。”

作为一名科技记者,我见过很多苹果的一手信息,但是他们,但凡与苹果有关,只要问到苹果,他们都会面露担忧,迅速结束对话。没有人想被这家最大的科技公司讨厌,甚至抛弃。

我也有几个在苹果工作的朋友,但是我们从未谈起过他们的工作内容。如果因为一些原因谈起了有关苹果的话题,我能感觉到他们在转移话题。

Outline揭露苹果对隐私的保护已经远超我们的想象。苹果是不是在员工,供应商和承包商之间营造了一种“恐惧的文化”?

苹果对保护产品信息的热衷应该起源于Steve Jobs,他有着极为出色营销,销售能力,也很喜欢惊在新产品发布时给大家带来惊喜。因为产品定价和销售的独特方式,苹果似乎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注重隐私。的确,苹果的产品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和精细的设计,其硬件软件巧妙的结合方式也带来了绝佳的用户体验。但是苹果在特征和规格的冷计算上面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苹果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一家产品营销公司。产品的市场价值也是通过消费者可以感受到的方式来调节的。很多人说苹果的产品是“梦寐以求的”,我相信苹果产的确会给消费者提供一种其他品牌产品,比如三星,给不了的感觉。

这需要很多营销天才来打造,培育以及维护。所以对新产品信息隐私的保护和严密管控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政策在乔布斯时代的确是很有效的,但是,库克时代虽然与当时情况不同,它却依然有效。苹果正处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在不停歇的媒体风暴,科技媒体,主流媒体,华尔街的中心。现在的苹果公司也比乔布斯那时更富有,更强大。

当今时代,信息泄漏在新产品发布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苹果发布新产品之前的疯狂炒作,可能只是从一开始一点点的谣言开始,但也吊足了消费者的胃口,甚至可能会在新品发布之后继续影响消费者购买的意愿。泄漏的信息就像是一点一点渗出来的汽油,不多,但是足以让消费者心中的火不熄灭。

Tim Cook在2012年表示他将在“加倍”产品保密工作力度,但总体来说,苹果保密的难度要比以前大很多。近几年,尽管库克一直在强调保密工作,但是苹果已经越来越没有新意了。

信息泄漏的确会让大家对新产品充满期待,但是也会影响市场上已有产品的销售。iPhone 8应该今年秋天就会推出,但是苹果肯定希望消费者现在购买iPhone 7和iPhone 7 Plus,不希望他们一直等着iPhone 8。

其实,苹果对于保密的痴迷最后可能只会让泄漏信息的价值更高。对于很多人来说,苹果未公布的产品信息是很诱人的,时不时泄漏一下这样的信息也可能是科技记者的职业习惯。而且读者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些苹果公司不想让我们知道的。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搞得像情报机构一样,苹果对新产品的保密是不是太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