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默尔索”(搜索ID:“TheMeursault”或点击关注),作者 默尔索;这是一份历时四个月的独立调查,36氪经授权发布。

1、神奇的「巨星演艺会」

2016年12月4日,上海八万人体育场。 

此刻,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别样的「巨星演艺会」。在宣传资料中,这场演艺会的主角是李宇春和汪峰,可事实上他们每人只表演三首歌曲,真正撑起演艺会90%表演工作的,是一批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的「创业者」——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大多数人对文艺表演只是业余爱好,论演出效果,他们的表现与「巨星演艺会」的噱头似乎并不相称,整场演出更像是一台自娱自乐的基层晚会。

可是即便如此,仍然有42000名观众涌入八万人体育场观看了这场表演。

八万人体育场并不是因能坐满八万人而得名的,它的固定座位只有56000个,所以42000名观众意味着当晚的上座率接近八成。要知道,在北京鸟巢还未建成之前,这座体育场的重要性堪比香港红馆,想要把这个场地填满,只有一线明星的演唱会才能做到。而以业余表演为主力就让八万人体育场接近爆满,还只是这场演艺会神奇的地方之一。

这场演艺会的另一个神奇之处,是这批「创业者」不仅包办主要的表演,还自行负责几乎所有的会场布置和安保工作,有些人甚至专程从外地赶来。一位山东的女性创业者就写道,「12月1号下午4:30左右,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妈,抢票成功啦!抢到一张晚上2:45济南-上海的卧铺票。放下电话,我匆匆换下工作服,扔下一群还在给小鸡做防疫的工人,匆匆交代了疫苗如何配制后,坐上了发往济南的最后一班大巴车。」在之后的五天时间里,身为牧业公司总经理的她布置会场、参与安保,累到哮喘发作,在返程上车之前还在诊所输液。

属于这场演艺会的神奇还没结束。它最具有现实意义的一个神奇之处,是它的门票仅通过微信,以3999元10张的价格成套销售。尽管价格不菲,但购买5套、6套门票的大有人在,甚至据说有人不惜花费几十万购买门票。而正因为门票不在任何平台开放销售,因此哪怕是李宇春和汪峰的粉丝,也并不知道偶像今晚会在上海开唱。 

对局外人而言,三个神奇背后,留下的其实是三个神秘:

  • 为什么会有数万人愿意来看一场业余演出?

  • 为什么会有人千里迢迢舟车劳顿,只为来做义务劳动?

  • 为什么在性价比明显不高的情况下,有人愿意用高价购买大量的演出门票?

答案都要从这场演艺会的主办方所罗门矩阵开始说起。

2、创业:以想象力的名义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创客?」在我提出想加入所罗门微信群的要求时,我的引荐人很警觉。 

「创客」,是所罗门中最基础的一个身份,在这之上还有「威客」和「极客」,依次代表着更高的层级。在判断我没有威胁之后,引荐人同意拉我进群。入群后,我首先是得到警告,让我把名字改为真名,头像换成真实头像,同时也被告知「不许在群里打广告」。之后没多久,群里的人陆陆续续开始「打卡」,随后有人连续发出了许多所罗门的学习资料——在所有所罗门的微信群中,「打卡」和「学习」都是每天的固定内容。

所罗门微信群学习资料

所罗门矩阵所谓的「线上系统」都是依托这样的微信群建立的,据说大大小小共有10500个,其中还有500个是海外群,主要成员都是身在传统行业却渴望互联网转型的中小企业主。所罗门声称汇聚有100万名企业家,每一个加入的人,都会听到同一个童话: 

你有创业项目但是缺少资金对吧?所罗门有100万企业家,不仅可以给你投资,而且每个人都可以帮助你的创业项目实现落地,你有机会成为马云,成为雷军。

你有钱但是没什么好项目对吧?所罗门有100万企业家,好项目遍地都是,而且在100万企业家的帮助下项目一定都会成,投资回报率绝对高,你有机会成为马云或者雷军的投资人。

你没钱也没项目,但是想发财对吧?只要加入所罗门,你就是所罗门的股东,你为平台做的贡献越大,股份也就越多,等所罗门公司或者旗下的项目上市,你就是阿里巴巴、小米的股东,坐拥上亿资产不是梦。

所罗门矩阵称这种商业模式为产业互联网,它的名字来自于SoLoMo,即Social(社会化)、Local(本地化)和Mobile(移动化),这是美国KPCB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约翰·杜尔提出的互联网概念,但所罗门矩阵的创始人刘少丹说,这个词汇是他的独创。

加入所罗门的「9好」

「100万人做同一件事,哪件事?你现在正在做的这件事!」在这个童话的基础上,所罗门矩阵有长达几十万字的复杂阐释。按照刘少丹的说法,目前的所罗门处在「自组织学习」的初级阶段,只有学好「知识」,未来大家才能做好项目一飞冲天。因此这几十万字的资料,是每一名创客的必修课。在这些复杂的资料中,创客们被告知自己是股东、是创业者、是营销团队、是投资机构、是货源、是渠道……是一切,又似乎一切都不是。 

所罗门学习资料

尽管处在「自组织学习」的初级阶段,但作为一个创业组织,所罗门也在建设属于自己的项目。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所罗门创客们陆陆续续提出过上千个创业项目,以下是一些最近在系统内部广受好评的项目:

  • 「人人单车」项目:让社会大众把自己闲置的单车共享出来让所有人使用,车主到指定地点缴纳180元GPS锁押金并安装车锁,然后把车留在大街上供人使用,用户使用单车每半小时0.5元,收入平台拿走一小部分,车主保留一大部分。

  • 「充电宝鞋」项目:在鞋底设置一个小型发电机,随着人的行走而发电,配以一条两米长的充电线,用卡贴固定在裤子上实现充电。

  • 「天下e心」健康项目:这个项目可以进行突发事件的应急救援,如果有人生病或受伤,用这款App可以一键呼叫附近500米的志愿者,或者找到附近的急救医疗包。每一个平台的分享者和使用者都成为项目的合伙人。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创客提出的创业项目因得到所罗门的支持而落地。 

对此刘少丹的解释是,大家学习得还不够。

3、「马云专程来答谢我」

刘少丹,是所罗门矩阵系统的创始人。生于1976的他,大学时学习的是美术。2003年,刘少丹加入好耶广告网络公司担任设计,在这里,他遇到了淘宝创业初期的马云,两人留下了一张合影。 

这张照片至今仍经常出现在刘少丹的自我宣传中,因为刘少丹自称是淘宝用户从0发展到9000万的幕后推手。「2003年我接手了一个项目,就是淘宝,当时我是看不起淘宝的,马云也没有今天这么神。」「因为淘宝做得很不错,2006年的时候,马云专程到北京来答谢我。」这样的表达,在刘少丹的个人演讲中经常可以听到。同时,他不止一次地表达过,他至今仍负责着支付宝所有的线上营销工作。

除了马云与淘宝,刘少丹的个人履历中还有许多大型企业和大型项目的影子。例如:

  • 刘少丹说,过去15年,他运作了中国互联网几乎一半的商业项目,成就了淘宝、京东、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商业传奇,是中国互联网营销第一人;

  • 他在1998年开发的数据全流量发布系统AD Forworld一度覆盖中国互联网85%的市场份额;

  • 他在2000年用一年时间开发了300多款游戏,其中一款游戏上线6天,下载数量过百万;

  • 他2002年开发东方网上家园SNS平台,是全世界最早做社交网络的人;

  • 他倾心研究了20多万个互联网交互组件,是中国互联网界实操最多的人……

看了这份履历,有人评论说,刘少丹似乎是从高维空间下凡的超人。但是,刘少丹提到的所有项目在互联网世界中都搜索不到一丁点踪迹,换而言之,以上的所有内容既无法被证明,又无法被证伪,人们只能凭借自己的逻辑与常识进行判断。他是神还是骗子,在不同知识背景的人看来,答案也可以截然相反。

在所罗门矩阵中,刘少丹的人设是曾经在主流互联网圈叱咤风云的世外高人。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行业地位,刘少丹常常出镜,从重庆忠县电视台到新疆克拉玛依电视台,都有刘少丹接受采访参与节目的身影。此外,刘少丹还一度接受过「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卫视」的记者采访,只是从话筒上的台标、视频质量、记者水平以及采访内容的设置上看,这些内容可信度并不高,在这些媒体的官网也找不到任何关于刘少丹的报道。 

刘少丹接受央视采访中的话筒图标,已于2001年停用 

香港卫视官网并没有与刘少丹有关的采访内容 

在所罗门矩阵的组织形式上,刘少丹做了很多宗教式的设计。所罗门有属于自己的主题歌曲,有固定的「左手按于右侧胸口」的集体手势,甚至刘少丹将自己的语录称为「启示录」,这个饱含基督教色彩的词汇,向受众传递着他并非凡人的潜在意味。 

信徒们对刘少丹的信服与崇拜,从微信公众号的评论区可见一斑:

尽管关于刘少丹有太多无法证明的信息,但在一件事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那就是他在商业社会中的角色,远没有他的履历那么复杂。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资料,截至目前,刘少丹只参与过三家公司的创办,2009年,他创办北京传视互动广告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比邻四方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中刘少丹任法人,投资比例100%,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目前这家公司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2013年,刘少丹参与创办了两家公司,分别是深圳市所罗门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刘少丹任股东,投资比例6.25%,公司注册资本80万元)和深圳市所罗门商派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刘少丹出任监事,投资比例60%,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

显然,刘少丹此前的创业之路并不顺遂,而且所参与的三家公司都规模普通。那么,是什么让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互联网教父」呢?

4、从78到100万

刘少丹曾说,他发展所罗门的前78个人用了3年时间,而从78人到100万人只用了3个月。 

假如这份数据是真实的,那么所罗门传销式的「拉人头」扩张方式一定功不可没。

具体来说,想要成为所罗门的合伙人,就必须成为秘书长。秘书长分三级,级别不同,自然收益和权力也就不同:

C级秘书长需要拉100人成为认证创客;

B级秘书长需要在自己达到C级的基础上,再发展5名C级秘书长;

A级秘书长,需要自己达到B级,同时直接创客认证人数达到450人。

在所罗门内部,只有成为C级秘书长才有项目的申报权,而所有的秘书长都会从所罗门的创业项目中得到一定比例的收入。而在利益的分配上,所罗门也有一种很玄妙的解释,他们用「虚拟资产」的概念取代「钱」的概念,理由是所罗门的核心目的是构建底层信用系统,换而言之,所罗门将自己设定为一个「社会」,虚拟资产是这个「社会」的货币与地位。

出于这样的设置,在所罗门系统内讨论利益会变得异常模糊,比如,创客自己申报的项目如果被所罗门选中,创客就拥有项目增值部分的85%,但这85%不是资金或股份,而是虚拟资产,剩下的15%中,有49%属于所罗门的地方工作组,其中的9%属于各级别秘书长。当然,这些数字也都是虚拟资产,至于虚拟资产和现金之间的兑换关系,还有另外一套复杂的解释,这在之后所罗门上线的「超级买手」App部分有更为直接的展示。

尽管在扩张方式上传销化,可是,由于所罗门一直以来并没有落地的项目,刘少丹只是通过微信群组织创客进行「学习交流」,所以,从法律的意义上看,刘少丹或者所罗门矩阵没有通过这种类似传销的扩张方式获得任何经济收益,很难被直接认定为传销。

这其实也是所罗门身上最大的一个谜团,那就是「所罗门是骗局吗?如果是骗局,它的真相又是什么?」在2017年之前,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而随着「巨星演艺会」的举办以及所罗门内部「超级买手」App的上线,答案似乎逐渐清晰起来了。

5、巨星演艺会与超级买手

对所罗门矩阵来说,巨星演艺会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文艺演出,用所罗门联合创始人刘云凤的话说,它是一个为所罗门即将上线的电商App「超级买手」进行的造血活动。 

在「巨星演艺会」开始前,所罗门的每一名创客都被告知,花3999赞助「1204巨星演艺会」,不止会得到10张门票,而且企业可以获得全省所罗门微信群滚动一周的宣传推广,更关键的是,可以携一款产品进入「超级买手」App,将商品卖给「全球3000万准创客家人」。

此外,所罗门线下的40个工作组也有各自的售票任务,完成售票任务的地方工作组可以从门票收入中获得奖励。

所以,所罗门的「巨星演艺会」之所以能够有42000名观众进场,得益于这两股力量形成的合力。最终,所罗门售出了4715套门票,收入约1885万元,此外,所罗门还收到三笔赞助约297万,合计约2192万。

而在所罗门的巨星演艺会刚刚举办完不久,所罗门内部就有多人进行举报和投诉,称演唱会收入有1200万不翼而飞。为此,所罗门煞有介事地成立了内部调查组,并在2017年3月公开了调查结果,可是,所罗门内部公布的演艺会财务收支表却告诉所有人,这场演艺会办赔了。

根据这份支出表,所罗门巨星演艺会支出超过2236万,亏损44万。可是普通人很难辨别其中的数据是否真实,比如「1204总结会会务费」就高达31万6千元,而「筹备办公费」也有38万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支出表中有两项工作组奖励退款,一个是已付的192万,一个是未付的73万。用举办演艺会的收入证实所罗门众人持股分红的诺言,在创客们看来,这是所罗门有信誉有担当的体现,可是对不信任所罗门的人来说,这像极了庞氏骗局的初级阶段。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这场演艺会所谓的「主角」:超级买手。这是所罗门开发的一款电商App,尽管它可以在各大应用商店开放下载,可是对所罗门矩阵之外的人来说,这是一款僵尸App,因为它没有任何功能可以使用,没有任何页面可以跳转,整个App的前端展示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墙,遮住了所有的内部运作。普通用户想要注册,需要提供所罗门的微信群群号、所在工作组和推荐人ID,否则不予通过。 

超级买手App首页,只是一个空壳

不过,如果你是所罗门矩阵的一员,这款App会呈现另外一种面目。 

在注册之后,所有内容都会「活」过来。作为一款电商App,用户也可以通过「超级买手」购买商品,不过与淘宝、京东这样的电商产品不同,所罗门「超级买手」并不是为了连接人与商品,而是为了通过购买行为增加「数字资产」。

所谓「数字资产」,分为流动资产和种子资产两个部分。流动资产可以简单理解为是用于购买、消费、转账的货币,而种子资产相当于创客所持有的「超级买手」App的股份,用于「未来的收益增值」。

在流动资产和种子资产的兑换关系上,所罗门做了很多阐释:

1、新注册的创客需要缴纳1-1000元的认证金额进行激活,系统只在第一次缴纳认证金的时候赠送两倍的流动数字资产,如认证1000,创客就会得到2000数字资产,可以用于购物消费,或转换为种子资产。这种做法,显然是在鼓励新创客在第一次认证时多交认证金; 

2、种子数字资产不可以提现,流动数字资产每月只能提现1次,而且要在数字资产达到5000以上才能提现,提现金额不能超过总额的30%,每次提现,平台收取5%的手续费。

3、创客之间可以互相转账,每次转账,平台收取手续费3%。据说这是为了防止有些人为了升级而进行虚假转账。

4、流动数字资产每月有一次机会转换为种子数字资产,转换额度从30%向0%递减。饥饿营销,鼓励创客们持有更多的所谓的股份。

5、商家如果想要入驻所罗门,所罗门向每一个入驻商家都收取5000元的保证金,并给商家1000元数字资产。

6、数字资产的增加可以通过系统奖励、自己购买产品、推荐他人购买产品、分享产品成交、推荐商家入驻、他人转赠、完成系统任务和自主充值8种方式获得,而其中最有效的方式,是推荐他人购买产品和推荐商家入驻。

按照这份说明中的逻辑推导,「超级买手」毫无疑问会成为一个难以脱离的沼泽。新创客缴纳1000认证金获得2000的流动数字资产,并不能随时提现,必须要经过重重努力达到5000流动数字资产才能提现30%,这样其实就会永远存在不能提现的部分,最终只能用于平台消费。至于留在「超级买手」App内部的资产可以以何种方式、在什么时间完成增值、退出机制如何,所罗门都没有给出任何承诺和说明。而为了获得更多的「数字资产」,创客们只能拉更多人加入「超级买手」,所罗门矩阵的传销面目,至此才终于得以完整显露。

超级买手排行榜

「充值之后,至少还可以用来在平台内消费。」这是很多创客加入「超级买手」时最深层的心理保障。可是实际上,超级买手的商品并不丰富,这些商品大部分是农副产品,而且很多商家的公司资质与所售商品全然不符,产品质量很难得到保障。比如,名为「湖南俊景世兴环保高科有限责任公司」的商家在超级买手上销售的商品却是「手撕腊肉」,而商家上传的营业执照却属于「湖南非我不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种货不对板的情况,在超级买手App内并不少见。 

显然,在向商家收取了5000元保证金之后,所罗门对商家的监管几乎为零。所以,如果是抱着「至少还可以用来在平台内消费」的思维加入「超级买手」的创客,很有可能会面临根本没有什么商品可买,或者是买到劣质商品的状况。

事实上,因「超级买手」而产生的大量流动资金和用户数据由谁监管,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2017年1月10日,刘少丹发布了一篇题为《现实版的「画皮」正在上演》文章,文中他讲到,超级买手的技术外包商王建胜在获得了四千多个资金账户和用户信用数据之后,「欲望膨胀」,向刘少丹索要项目股权,在被刘少丹拒绝后,王建胜单方面终止了合同,拿走了用户数据,而且在1月5日之后转入「超级买手」的资金,全部转移到了王建胜安排的账户。

随后,刘少丹发出通告,暂停所有在旧版超级买手上的操作,他已重新组织技术团队,请大家等候新版「超级买手」的上线。有意思的是,在刘少丹晒出的「超级买手软件开发合同」中,王建胜是以个人身份签订的合同,这种草率与超级买手「覆盖全球3000万创客」的宏大愿景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而且作为软件外包开发商,王建胜系统权限之大,更可以说是超乎想象的。所罗门在资金管理、系统安全和内部管理方面的薄弱或者说业余,这起风波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说明。

6、真相

用演艺会为电商App扩大规模,在电商App中完成「现金」与「数字资产」的兑换,鼓励成员通过拉人头的方式获得「资产增值」,而在电商最关键的产品质量、资金流向和数据安全方面漏洞频出……所罗门用系统成立以来的首款产品「超级买手」,证明了其商业梦想的荒诞、技术能力的薄弱以及传销骗局的本质。 

而在此之前刘少丹所有的自我营销、所罗门微信群中所有的学习资料和「家人」之间所谓的深厚情感,无一例外都是为骗局所做的铺垫。 

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凭借「数字资产」的概念,「超级买手」App可以吸纳大量资金,而没有任何人可以对这笔资金进行有效地控制。倘若有朝一日刘少丹及其团队带着这笔钱突然消失,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去向,因为对所罗门创客来说,刘少丹仅仅是一个微信群的遥控者而已,哪怕是对那些添加了刘少丹为微信好友的「高级秘书长」来说,距离他消失,也不过就是一个「拉入黑名单」的距离。

在所有所罗门的阐释中,一个根本逻辑是:100万企业家,可以辐射3000万准创客,3000万准创客可以辐射6-9亿人,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可是实际上,所罗门矩阵内并没有企业家,有的只是一批中小企业主,他们的能力、经验、智慧和资源都被大大地高估了。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系统内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神通广大,自己侥幸加入,以后就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殊不知在这个系统里,每个人都是别人眼里的大树。

而对组织者刘少丹来说,这些企业主是他辛辛苦苦埋下的种子,等秋天到来,他们可以被悉数收割。

在本文即将收尾的时候,所罗门内部又推出了第二个项目:所罗门手机。我加入的地方工作组计划筹集100万资金,以争取获得系统1%的股权分配。截至此文发稿时,工作组内已有17人交款,累计19万元。

这不禁让人警惕,从2013年初到2016年底,所罗门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诞生哪怕一个项目,而进入2017年,所罗门已经在半年时间内先后上线了「超级买手」和「所罗门手机」两个项目,这份突出其来的迫切,对一向表现得很有耐心的所罗门来说,着实很反常。

在我看来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所罗门秋收的镰刀正式挥下来了。 

等待这些虔诚创客的,恐怕会是一个格外伤感的结局。

后记

关于所罗门的这份调查,前前后后历时四个多月,产生了数万字的文字资料和上百张图片,如果你是媒体或者有关部门的代表希望对此事进行跟进,可以在后台与我联系。

我已授权快版权对文章进行依法维权,洗稿前请为自己找好律师。

感谢Play同学和K姨为本文做出的贡献。

「所罗门矩阵」调查: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骗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