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Julie Ruvolo今日发表了一篇名为How chat fiction app Hooked got 20M teens reading on their phone的文章,采访了当前火爆软件Hooked的创始人夫妇,让我们了解了这一新软件一路上的发展历程。Hooked是否会真的改变新一代年轻人的阅读习惯?让我们拭目以待。

Hooked是一个“对话式小说”软件,在过去的半年里吸引2000万青少年用户阅读了超过100亿条小说短信。Hooked的共同创始人兼CEO Prerna Gupta表示千禧一代没有放弃阅读,小说也需要随时代进步,她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采访Prerna 时,我们了解到了Hooked到底是怎样改变我们的阅读习惯的:

  • Prerna认为对话式小说是让青少年对多媒体和手机阅读上瘾的第一步。

  • 在App Store夺得榜首的秘方是坚持。

  • 拿到了融资是改变Hooked命运的一步:“突然之间所有的投资人都跑过来想弄清楚我们到底在干嘛了。”

Julie Ruvolo: 你和你的丈夫是做序列音乐的,,然后你们在2011年把公司卖给了Smule,留下了所有财物,去哥斯达黎加冲浪,还写了一篇小说。那你们是怎么开始做Hooked呢?

Prerna Gupta: 2013年底,我们开始写作,但是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我们全身心扑在这个项目上,但是没想过它会有什么样的反响。

我们开始问自己:现在你怎么才能把书送到年轻人面前。如果我们把小说以app的形式发布怎么样?我们意识到这背后的商机可能会潜力无限。

所以你们是怎么把书送到年轻人面前的?

阅读习惯变化十分迅速,十分巨大,特别是年轻的这一代人。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你会发现,80%的年轻人都是用的电子设备读书的。现在几乎所有媒体的第一接触点都是手机。

阅读习惯一直处在变化之中,但是我们对小说的看法在几百年里几乎没有变过。传统的小说可以分为很多阅读时间为一个小时的章节,但是手机阅读的分段时长一般为2.5到5分钟。

你之后就开始做实验调查青少年用手机阅读的方式。你把50本在青少年中最畅销小说的前1000字拿出来,然后看看到底有多少青少年读到了结尾,你发现了什么?

最好的情况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读者读完了1000字。也就是说大部分青少年读者不能在手机上读完五分钟的畅销小说。然后我们就用短信形式的小说进行测试,几乎所有人都读完了第一部分,这才是让青少年读书的方法。

你们已经发布了超过2000个专业人士写的对话式科幻故事(大部分都是恐怖故事)和一百万个用户写的故事。对话式的故事是你们的起点还是你们想做大的一种形式?

 这只是一个起点,是敲门砖。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想讲一些超越媒体的故事,整合所有青少年现在在网上交流的方式:图片,视频,动图,音频,或者其他什么。

我现在看到我们的故事越来越多媒体化,但是重点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故事开始的。故事最简单的形式就是碎片式的对话。我们不想那么花里胡哨,也不想发布一些没有用心去写的故事。

什么人在Hooked上看对话式科幻?

最开始80%读者都是13-17岁的女性,大部分在美国境内。自从2016开始以来,今年四月份我们的读者超过了1千万,五月超过了2千万,读者的人口结构也更加复杂。

你们有计划下一步进军爱情小说吗?爱情小说是小说市场的大头,不论是数字的还是印刷的。《暮光之城》粉丝写的《五十度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个问题很好,也是我们考虑很久的事情。就单纯从商业角度来说,这的确是用小说赚钱最容易的方式,女性也会对此上瘾。我们近期会上类似爱情小说的小说,但是这一方面仅是业务面的扩大,不能作为核心内容,而且因为有很多青少年读者,我们也会很谨慎地处理这方面内容。

Hooked吸引了很多优质投资人,你能给我讲一讲你们融资的事吗?

种子轮的时候,我们融到了5百万美元。

我们在2014年十一月开始一轮融资,拿到了65万美元,基本上是从之前投资过我们的人那里的熬的,包括之前在RackSpace 的Pat Matthews;Smule的一些同事,比如CEO Jeff Smith;PlutoTV的Tom Ryan;高管教练Mark Thompson;The Lean Startup的Eric Ries;Jaunt VR的创始人Jens Christensen;以及500的Dave McClure,他是给了我们第一张支票,他也投资了我们上一个创业公司Khush。Dave还说:“这很疯狂,但也很酷。我这里拿出一些钱,你们去干吧。”

当时我们的想法可能有些不着边际,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要建造一个什么东西,只说要用数据来做手机上的故事。

2015年我们萌发了短信式故事的想法,也准备好了要发布测试版Hooked,融到了150万美元,Shawn Merani也在这时参与进来,我们给了他两万五千美金的份额。再后来,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看好我们并给了我们很多投资。

去年九月,我们有了自己的产品,我们也告诉了大家现在人们还是在阅读的,我们可以告诉大家到底有多少人在阅读之后订阅,突然之间,我们的项目好像更有说服力了。

你是怎么认识Shawn的呢?

我们通过一个来自Scripted的咨询师Sunil Rajaraman引荐,认识了Shawn,他对我们所做的工作很感兴趣,所以就开始投资我们,并且也给我们介绍了其他的天使投资人,还介绍很有帮助的基金和产业联络人。Sunil和Shawn真的在融资上面帮了我们很多。

Shawn说他想提高他在AngelList份额时,你们是怎么反应的?

我其实早就猜到了。Shawn通过AngelList投资过Sunil之前的公司Scripted,所以Sunil告诉了我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况。

Shawn是怎么帮你的呢?

他一直很支持我们。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一年的时间我们只是一直在测试,重复,得到用户反馈,也就是说,那一年没有任何成果。他却一直在帮助我们,帮我们改变战略决策等等。

 他也对我们开放了他所有的网络,Flight.vc集团的个人投资者真的很棒,因为每次我们提交投资人更新,或发布文章的时候,他们都会把好的一面放大来说,对我们很有意义。

第三轮融资怎么样,谁参与了?

AngelList集团为我们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突然一下子所有的投资人都跑过来问我们到底在做什么,这一下子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Shawn的集团在第三轮中占到了大部分,大概是135万-300万美元。Greylock紧随其后,还有Foundation Capital, Founders Fund, SV Angel, 和Sweet Capital (the Candy Crush family)。我觉得我们是Cyan Banister加入Founders Fund之后的第一次投资,她也以个人的名义进行了投资。还有Trinity Ventures的Anjula Acharia,华纳兄弟的Greg Silverman,WME之前的长期代理Charles King,以及Kevin Spacey。

融资的时间点也很疯狂,因为我们在2016年感恩节开始第三轮融资,接下来的一周我们有一个故事异常火爆,也登上了App Store的榜首。

从头开始推出一个新事物也是很神秘的。有的创业公司神秘兮兮地把他们的创业史讲成了神话。是真的有秘方还是特定的战略?

我们自2009以来,推出或帮助推出了10-15个应用,有效的方法策略也一直砸随时间改变。

这比我们上一个公司Khush要难多了。不是说你做了什么好的应用就会突然被下载几百万次。都是很多细节在其中发挥作用:公关或者传播很广的视频等等。

还有人说没人会下信的app了,因为他们手机上的应用已经数不胜数了。这显然不是事实,但是现在让用户下载一个新的app的确是要比以前难很多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

所以诀窍是什么?你们是怎么做到荣登App Store榜首的?

好像这个问题没有确切答案,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没有什么是一定会成功的,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你坚持了多久,你的产品如何以及你的人际关系。所有的事情里面总会有一点魔法,这也是坚持就是胜利的原因,不能因为你一开始的作品很失败就放弃,你只能一直坚持下去,不停尝试,直到成功。

创建Hooked的过程中我们也花了一年的时间原地踏步,知道去年12月才被大众熟知,从那之后一切才走上了正轨。

现在的竞争怎么样?

广义来说,我们的竞争对手是所有能把青少年的目光吸在手机上的东西:SnapChat,Instagram,Facebook。我们在和他们争夺青少年的注意力。

最近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比较直接的竞争对手,它们大部都是Hooked的复制品。去年秋天,Amazon推出了Amazon Rapids,这很明显是对Hooked的一个回应,但是Amazon针对的是年龄更小的人群:8-12岁。所以真正的顾客其实是决定改下载哪个应用的孩子父母。

二月份,Wattpad推出了一个和Hooked几乎一模一样的产品,叫Tap,一开始他们甚至把“hooked”这个单词放到了自己app的名字里,我们委婉地请求他们去掉了。然后Science Mobile推出了Yarn,这是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些复制品的出现说明对话式小说已经成熟了,Hooked不会是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讲故事的应用,这也是件好事。这说明我们可以诱导青少年看更多的小说了。

Biz Carson是这么说的:“没有人能创造一种新的,手机上的,旨在吸引读者短期注意力的叙述方式。”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个Netflix。我们想把精彩的故事先放在手机上,然后向所有媒体进发。

我的个人目标不仅是探索新事物,我还想帮助打造下一个《哈利波特》。每个人都想挣大钱,但是这应该是自己作品的功劳,而且也是很难达到的。这提醒我们,我们只是一对做app的奇怪夫妇,因为归根到底,一切的起源就是一本小说。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阅读应用Hooked创始人:我们改变了两千万年轻人的阅读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