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特斯拉开始启用遍布Autopilot 2.0硬件车型车身四周的摄像头开始收集路况信息,自动驾驶的研发刚开了一个好头,今天,加盟不到6个月的特斯拉Autopilot软件副总裁Chris Lattner宣布离职,同时前Open AI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专家 Andrej Karpathy被曝已加盟特斯拉,担任特斯拉Autopilot视觉部门主管。

Chris Lattner很传奇,Andrej Karpathy也不逊色

1月11日,特斯拉宣布前苹果软件高管Chris Lattner加盟特斯拉,担任特斯拉Autopilot软件副总裁。在加入特斯拉前,Chris在苹果任职达11年之久,在苹果期间主导开发了大名鼎鼎的苹果编程语言Swift,Swift是用于在苹果平台上构建应用的编程语言,这一便捷高效的编程语言一经面世便广受欢迎,并成为Linux平台上增长最快的语言之一。

Chris的辉煌履历让特斯拉对其寄予厚望,在欢迎Chris的博客中,特斯拉表示“Chris以高深的工程学造诣而闻名”、“我们很高兴Chris加入特斯拉,也热切期待他能带领自动辅助驾驶工程团队加速自动驾驶时代的到来。”

任期不到6个月,Chris Lattner的离职似乎有些仓促,他今天通过Twitter宣布:“事实证明我和特斯拉不是很合拍,我正在寻求技术管理的新职位。”

然而就在不到一周前,他的上条Twitter还在为特斯拉启用摄像头收集路况信息摇旗呐喊:“深度学习技术需要大量的路测数据。”

对于离职的Chris,特斯拉发言人的回应与前者如出一辙:“Chris和特斯拉不太合拍,我们决定做出改变,祝他好运。”

再来说说新来的,Andrej Karpathy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视觉方向的博士生,学业生涯师从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谷歌首席科学家李飞飞教授。曾先后在研发出“阿法狗”的谷歌DeepMind公司及Google Brain研究小组工作,加盟特斯拉前的最后一站,Karpathy担任了非盈利性AI研究组织Open AI的研究科学家。无论是理论知识水平还是产品商业化能力都无可挑剔。

Karpathy本人也在Twitter表达了对在特斯拉任职的期待——

特斯拉在欢迎Karpathy的声明中表示:

“Andrej Karpathy是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领域全球顶尖的专家,我们欢迎他加盟特斯拉担任人工智能主管兼Autopilot视觉部门主管,他将直接向CEO Elon Musk汇报工作。

Andrej将与Jim Keller紧密合作,Jim Keller现在统领特斯拉Autopilot硬软件的研发工作。”

Karpathy在业内的影响力有多大呢?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对手、天才黑客George Hotz创办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Comma.ai 一直很欣赏特斯拉激进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策略,并对传统车企的渐进式策略嗤之以鼻,今天Karpathy加盟特斯拉的消息曝出后,Comma.ai官方Twitter评论称:“这种规格的挖人解释了为什么传统车企(在自动驾驶领域)根本没机会。”

高层更迭频繁?特斯拉习以为常。

如果我们翻回去看看5个月前特斯拉欢迎Chris Lattner的博客文章,会发现另一些有趣的信息。

那篇文章中还特意感谢了另一位高管——特斯拉Autopilot视觉部门副总裁David Nister所做的工作。问题是,在今天欢迎Karpathy的声明中,Karpathy的Title是“人工智能主管兼Autopilot视觉部门主管”,那么……谁向谁汇报?

其实,早在3月底,David Nistér便从特斯拉跳槽到了芯片厂商英伟达,担任自动驾驶副总裁一职,负责领导软件开发和高精度地图的绘制。彼时特斯拉发言人对David Nistér的离职回应称:“伴随着Chris Lattner成为新任Autopilot软件副总裁,David Nistér在公司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继续留在特斯拉让他遇到了瓶颈,我们感谢David Nistér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

好了,现在的状况是,David Nistér继任者Chris Lattner也已经离开了特斯拉。

除此之外,现在统领特斯拉Autopilot硬软件研发工作的是Jim Keller,他的前任Sterling Anderson是去年年底才从特斯拉离职的。

如此频繁的高管更迭,又一次引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质疑:特斯拉的公司文化是否留不住人才?继Uber之后,特斯拉也患上硅谷明星公司病“公司文化危机”了吗?

事实上,我们上文披露的不过是特斯拉高管更迭的冰山一角,事实上,自去年3月开始,特斯拉已经流失了超过20名高管,他们的业务范围涵盖了金融、通信、监管事务、生产、制造、产品和规划等各个领域。

以下是特斯拉离职高管的不完整名单:

  • 2016年3月16日,分管通信与战略营销的特斯拉全球副总裁Ricardo Reyes通过Twitter证实已离职。

  • 2016年3月24日,分管全球会计、财务报告及财务运营团队的特斯拉财务副总裁Michael Zanoni离职,以财务副总裁的身份加盟亚马逊。

  • 2016年4月13日,特斯拉公共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兼副总法律顾问James Chen离职,加盟创业公司。

  • 2017年2月,特斯拉人力资源副总裁Mark Lipscomb离职,跳槽到Netflix担任人力资源副总裁。

  • 2017年3月,特斯拉硬件工程主管Satish Jeyachandran离职。

  • 2017年4月,特斯拉CFO Jason Wheeler离职。

特斯拉频繁的高管更迭甚至引发了市场担忧,瑞银分析师Colin Langan就特斯拉股票给出“卖出”评级的理由是,任何时候,一家公司要高速扩张,都必须要有稳定的管理层来主导。

华尔街质疑的另外一点是特斯拉高管信息不透明,除了CEO Elon Musk和CTO J.B. Straubel,特斯拉官网、投资者关系界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年报中从未列出其他任何高管或副总裁的名单。

然而身处旋涡中央的特斯拉表示情绪稳定:“特斯拉吸引和留住人才的能力是我们最大的资产之一,2016年,特斯拉的员工流失率低于科技公司的行业平均水平。特斯拉高管团队拥有相当长的任期,在特斯拉最高级的高管团队中,超过3年任期高管比例达到75%;超过6年任期的比例达到60%;超过十年任期的比例达到20%。自特斯拉成立的14年来,特斯拉管理层近60%的人目前仍然留在公司。”

除了新来的Andrej Karpathy,特斯拉还挖来了前Faraday Future计算机视觉科学家Yong-Dian Jian,在Autopilot视觉部门担任首席科学家,他更早些时候在百度美国自动驾驶事业部担任研究员。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Open AI同样是Elon Musk发起成立的公司,这家公司汇聚了多位全球顶尖的AI及计算机视觉专家,比如本文主角之一Andrej Karpathy。对于Musk来说,同时担任航空航天、汽车制造、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研究等多个领域的公司CEO使得他有机会随时找到相关领域的顶尖人才加码业务的研发。

可以看出,伴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自动驾驶技术演示期限的临近,特斯拉正在不断加大对计算机视觉及深度学习人才的招募。从另一个角度说,即便在今年上半年Autopilot高管频繁更迭的情况下,特斯拉不还是在6个月内自研了此前由ADAS厂商Mobileye提供的所有辅助驾驶功能?所以,关于年底长达4500公里全程无干预的自动驾驶技术演示,继续安心等待就好啦。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特斯拉Autopilot高层地震,说好的4500公里自动驾驶演示还有戏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