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这个概念,对未来中国乃至全球的发展产生的影响,似乎并不亚于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和东京湾区。

在此之前,由政府牵头和主导的雄安新区举措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相比政治意味更浓的雄安新区,粤港澳大湾区的调性更多的聚焦于商业、经济、科技等。而且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是企业家马化腾首次在两会这个公开场合提出,随后这一概念还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由此也就有了日前举办的首届论坛。

展望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发展,无论是三地的政府官员还是学界和商界人士,都感到非常的激动。在大会上,马化腾、周其仁、王卫、董明珠、李泽湘等人分析了大湾区发展的必要性、优势以及需要面对的问题。

未来,粤港澳大湾区会成为世界级的湾区或新硅谷吗?

中国需要一个世界级的湾区吗?

在网络及PC刚刚兴起的时候,中国企业的创新大都山寨自美国,而中国也被调侃为“山寨大国”。在世界创新潮流的裹挟下,中国也曾想把中关村以及深圳打造为类硅谷的创新基地。但科技创新的多年发展证明,单单一个中关村或深圳并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

在这种情况下,今年两会准备议案期间,马化腾敏锐的感觉到打造粤港澳这件事将变的越来越重要。就腾讯来说,很多员工都是香港人,出入境、个税等方面的痛点一直都非常突出。

那么中国真的需要一个世界级的新硅谷吗?在周其仁看来,全世界现在最好的创新,也还是不够。因为还有世界级的问题还没有完全得到回答。比如电发明已经两百年,现在全世界用不上电的人口还有十二到十五亿。

另外越来越多的人享受高质量的现代生活的时候,还需要面对环境恶化、资源短缺等新的世界级的问题。所以,因为有世界级的问题,才需要新的世界级的大湾区,才需要汇集更了不得的力量。

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哪些优势?

随着国家对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视、该地区经济总量的持续攀升、以及港珠澳大桥的建成等,多种机遇表明粤港澳大湾区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

就经济力量来说,粤港澳大湾区0.6的土地面积创造了中国13%的GDP。这意味着该地区的单位土地GDP最高,而且该地区单位土地面积里发生的经济互动最为活跃。

在马化腾看来,消费电子以及PC互联网时代,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引领了全球科技,但是最近十年,尤其最近五、六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其实正在赶超全世界。而粤港澳湾区的优势恰好反应了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比如三位一体的软件、硬件和服务。

在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眼里,中国的大湾区也具有很多的优势,比如具备世界最完整、最具竞争优势的制造业体系;“互联网+”的效应推动产生的高效率;三个城市优势互补,各具特点。另外,颠覆性的智能技术也出现了。这四个轮子,将是驱动大湾区、驱动智能时代发展的最有力的发动机。

除了这些外界所认知的诸多优势外,在董明珠看来,粤港澳三地自身也意识到对方身上的优势以及可以学习的地方。广东的制造业、澳门的科技以及香港的金融业务,各自的优势让他们未来的发展,体现出一种共存共荣的特点。

如何打造新硅谷?

谈到未来大湾区的发展,马化腾认为这个概念才刚刚出现,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具体来说,首先中国大湾区要更重视发展科技,吸引国内外优秀的企业在这里落户。其次,大湾区要有鼓励创新的氛围,培养产学研一体化的创新生态。最后,粤港澳三地政府要建立常态的协调机制。应该把竞争的心态,转变为一种合作的心态。

而在周其仁看来,三地的行政规划和经济发展的咬合不是那么贴切。所以,未来大湾区的发展要打破行政区划的藩篱,可以实现跨区域的流动发展。

周其仁还总结到,打造大湾区就是煲一锅汤。煲汤第一要优质材料,这个材料不完全在锅里产生,要全世界找。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工作的人一定是在全世界挑,要用世界级的资源解决世界性问题。第二掌握好火候的汤,营养才能充分的到汤里来。所以,打造大湾区就是煲一锅创新驱动增长的浓汤。

对此,马化腾认为目前这锅汤的原材料都准备好了,但还都是生的。未来如何发展,还需要协调好内部在很多方面存在的隔离。

为了推动大湾区的发展,高瓴资本的张磊认为,需要告别创新1.0时代而进入创新2.0时代。前者可能还会存在取巧的商业模式,而后者则是从基础科学、技术的创新抓起,从而改变传统产业。一句话来说,就是诞生更多的IFC(innovation from China)。

东京湾区和旧金山湾区有哪些经验?

美国和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其中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可以从中借鉴哪些经验呢?

在日本著名经济学家山崎养世看来,东京湾的成功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移民”。从农村地区到大城市的大规模移民,人口从200万增长到3000多万。

通过这样的人口流动,他们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和更好的工作机会,逐渐就可以建立一个好的生态系统。一方面是政府政策的支持,同时所有的公司也有更多的机会来发展,所以鼓励人口的自由流动是很好的因素。

而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院院长肖恩·伦道夫看来,在硅谷的发展中,联邦政府确实没有这么严肃的进行过规划,更多的是一种自发的发展。但在科研投资、资助大学方面,政府还是做了一些出色的工作。

比如像斯坦福这样的大学,它并不是象牙塔,而是成为了一个社区。也就是说它不只是作为学术机构,而是积极主动的鼓励学生去创业、做生意。这样的话,也许你只是过了一个大街就开始创业了,这里是一个导向。

另外,硅谷也特别有创业的文化和氛围。从这个文化当中产生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企业家,企业家又变成风险投资家。有了风投之后,又吸引更多的创业人才,形成自我的循环,这样它自己就会有一种不断繁衍生息的趋势。这对于中国有难度或者有区别,但是我们这是一种自我发展、自我循环的发展方式。

总之,硅谷有大学、技术、吸引人才的手段、自由的文化氛围,还有实验室等条件,在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共同起作用。关键是人才,有大学很好。有钱但是没有人才,这样也做不成事。

为何有了硅谷,中国还要打造一个世界的新硅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